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识别科学中的欺诈观点

科学记者们如何辨别一个科学家的声明是否是真实的呢?朱莉·克雷顿(Julie Clayton)帮助科学记者们检视了各种科学上的声明,甚至帮助他们识别科学界的造假者。

大多数科学家是真诚的,但其中有一些人会进行科研造假,提出虚假观点以欺骗他们的同行或大众。他们可能会报告一个从没有做过的实验,描述根本不存在的病人,或者篡改数据以使研究结果更令人信服。2005年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一项研究中,挪威医师Jon Sudbø捏造了多达900位参与临床试验的病人,并声称一般止痛药能帮助防治口腔癌。[1] 德国物理学家Jan Hendrik Schön在多篇论文中伪造数据,其中包括发表在顶级杂志《Nature》和《Science》上的15篇论文。最近,韩国科学家黄禹锡伪造数据并在《Science》上发表,他声称已经从人类胚胎中培养出成体干细胞。[2, 3] 在所有这三个例子里,随着骗局被揭露,相应的文章都被从刊发杂志上撤消。

媒体对科研造假进行报道以促进科学界对维护科研标准负责是非常重要的,科研项目的资金来源往往是公共资金。科学界不仅要迅速惩处科研造假,更要思考下面这些问题:为什么科研合作者对所发表的科研工作没有更多更完全的了解,以及怎样避免科研造假的发生。通过公开科研造假行为,媒体能帮助避免造假者对大众的欺骗,例如,避免病人因使用未经证实的药物而延误接受恰当的治疗,最近南非的一些艾滋病人身上正发生这样的事。[4] 何况,一旦造假者的虚假观点得到广泛传播产生先入为主的效果,媒体的声誉将岌岌可危。

为什么科研造假难以发觉?

通常,科学家们遵循一个公认的行动规范。他们从实验设计出发,尝试回答一个科学问题或者研制一个新产品。他们将试验的结果告知他们的同事并随后在科学期刊上刊出。高质量的学术期刊会要求独立专家们证实论文结论的正确性---这是一种被称为同行评议的过程。

有了同行评议的过程,意味着记者能够假设已出版论文是高质量并且值得报道的。这种假设往往就是事实。但是同行评议并不是为鉴别科研造假而专门设计的,同行评议者和记者一样会被设计周密的造假所欺骗。

评议者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试验过程,因此他们只能相信研究数据是真实的,并且也不一定能注意到数据被捏造或是经过修改。只有当其他科学家不能重复出试验结果时,科研造假才会被发现。并非行家的记者几乎没什么机会揭露这类的欺骗。

然而,有时候造假者实在太明显地藐视一般科学行为准则,以至于连充分知情的记者也能像科学家那样对他们提出质疑。例如,他们会完全忽视科学证据,仅仅依赖日常观察,甚至某篇已经出版的报道得出结论,在临床研究中,他们不能向监管机构注册详细的试验细节或者拒绝公布试验结果用做独立分析。

如何更好地发现科研造假?

下面的几个技巧能"武装"记者,使他们能更好地判断科学主张的质量和发现造假:

了解一个科研领域

记者们可以参加学术会议或者拜访科学院所会见感兴趣领域的科学家,找出他们的目标、方法和进展并了解他们对其他人工作的批评方式。

访问大学图书馆,或使用网络数据库例如PubMed找到关于某特殊话题或者某一作者的出版作品。这将为个体研究提供更多看问题的角度。尽管原始科研论文中有太多的专业术语和技术细节会让非专业人士理解困难,但是,阅读那些探究观点和假设的评述文章还是能较容易理解并能够帮助获得对某一研究领域进展比较全面的认识。

检测同行评议的质量

询问科学家,他们的主张是否出版在经过同行评议的杂志上。即使回答是肯定的也不要假设这就是论文质量的标志--不同的杂志有不同的标准和习惯,所以它们的同行评议也相应的有所不同。有可能的话了解被讨论杂志的质量是很重要的。要做到这点,可以直接向科学家咨询,或者跟大学图书馆员核实该杂志是否有好的声誉。高质量的杂志往往被更广泛地阅读和更多地被学术论文引用。记者可以尝试用网络搜寻引擎Google Scholar(谷哥学术),这是一种免费的根据论文被引用次数来对搜索结果排序的办法,它可以指出该杂志在科学界的相对重要性。

如果你对杂志质量并不确定,那么你可以尝试找出该研究的局限性。这项研究是否因为处于初始阶段或者样本数量太少所以难以被高质量杂志接受?一个诚实的科学家会欣然承认他科研的不足之处和将来可待改进的地方--而一个不太谨慎的科学家则可能会夸大其科研成果的重要性和意义,并且不承认实验数据不足。

如果你发现一项研究被拒绝发表,那么要试着找出原因。这可能是一项真实的科研工作,但设计不好,或者什么地方做得还不够。此外,可能该研究结果只是被投到了一本不合适的杂志--比如,好的科学论文可能会因为研究的领域过于狭窄而被兴趣广泛的如《Nature》或《Science》这样的杂志拒绝。而且,作者可能会在投稿过程中拒绝重新设计或者扩展其研究,因为担心这样使他们的主张不再适用。

质疑数字

科研中涉及到的数字对于这种类型的研究来说是恰当并且充分的吗?比如,临床试验要经过三个认证阶段:从初期少数人参加的安全试验到为检测有效性而有成百上千人参加的大规模测试。这会显示结论是否是偶然产生的(即其统计学意义),这样使结论的得出更为确定。即便是最顶级的杂志也会有错误发生,所以就算数据统计看起来与提出的主张不相符合,还是值得让独立专家检验。

苛刻地看待发表在公共场合的主张

当记者在采访、记者招待会或学术讨论会期间听见一个未发表过的新主张,他应该深入调查这项研究是怎样进行的。提出以下问题(这些问题也适用于已经出版的科学研究):对科学界同行们来说这位科学家是否值得信任?直接向其他的科学家询问是一种快速获得结论的方法;此外,通过检索网络数据库如PubMed能获得该科学家的论文被他人引用的频率;

这位科学家是否就职于一所被认可的科研机构?

实验的经费支持从何而来?以用公共资金支持的研究为例,科学家为竞争科研经费所递交的实验方案通常经过了专家的仔细研读,从而能战胜竞争对手。
这项科学研究的作者们是否有可能出售科研相关产品来获利呢?尽管许多杂志要求作者申报任何竞争性的财务权益,一些科学家并没这样做。

从专家那里寻找建议和评价

找到独立专家来对科研论文作出评论是判断某一项科研结论可靠性最可信赖的方式。采访科学家的时候,询问他们做同类工作的其他科学家的详细联系方式。记者们也可以通过如下方式找到相关专家:查找一本有声望的相关杂志的编辑委员会名单。也可以使用PubMed数据库来寻找在相关课题发表文章的作者,或者也可以查看相关会议演讲者的名单列表,这些列表往往可以在杂志广告中或者相关科学学会的网站上获得。当地的大学、研究中心或者资助机构或者政府部门都有可能提供愿意与媒体交流的学术人员名单。

检验科研是否得到伦理和体制上的认可

如果该项研究是临床试验,并且声称能为某种疾病提供治疗办法、疫苗或者治愈的手段,仔细查看那些可以公开获得的与药物或疫苗的成分,是否有毒性副作用相关的信息。要确保研究者是正式注册的医药专业从业者并且他们的试验或产品都符合伦理标准和获得了监管机构认可--无论是用于试验还是销售。在公共数据库例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开办的网站ClinicalTrials.gov上,临床试验可能会在这个网站上注册,所有的高质量的杂志现在都坚持要求出版论文引用这些数据。

确保证据的真实性

记者必须对他们的证据非常确定,因为一次科研造假的指控可能毁掉一个人一生从事的事业。记者应该从多个源头检验他们的证据,并预料到劝服一些科研工作者驳斥其同事将会是困难的。被指控的科学家可能威胁因诽谤而控告记者或其文章,这种情况下,发表文章前寻求律师的建议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总之,值得记住的是大多数科学家是诚实的,同时造假是难以被发现的。然而遵循以上的几步,记者还是能提高其报道那些准确和高质量的科研论文的技能和知名度,并且或许能将造假者逮个正着。

References

[1] Sudbø, J., Lee, J.J., Lippman, S.M. et al.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and the risk of oral cancer: a nested case-control study. The Lancet 366, 1359-1366 (2005)

[2] Hwang, W.S., Ryu, Y.J., Park, J.H. et al. Evidence of a pluripotent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 line derived from a cloned blastocyst. Science 303, 1669-1674 (2004)

[3] Hwang, W.S., Roh, S., Lee, B.C. et al. Patient-specific embryonic stem cells derived from human SCNT blastocysts. Science 308, 1777-1783 (2005)

[4] Bolognesi, N. Bad Medicine. Nature Medicine 12, 723-724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