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我是如何把科学传递到青少年的生活中的?

Estrella Burgos Ruiz是墨西哥17岁—25岁青少年月刊Cómo ves 的编辑,她总结了自己的经验,讨论了把科学带给这个群体的人面临的主要挑战。作者在本文中态度直率和蔼,她揭示了她的杂志发现如何最好地与青少年打交道,如何激发他们的兴趣。

1998年,我们的一队科学传播工作者和教师被墨西哥城的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the 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 UNAM)任命来编写一本杂志。这是本主要面向17到25岁青少年的科学月刊,也是该国面向这个读者群体的第一份此类刊物。

在杂志创办之前,我们收到了很多短小故事型的文章。文章中的人物通常都是老师和学生、或者是聪颖的父母和他们好学的子女,抑或是了不起地投身于某种科学领域的学子。其余的作者写作时则用他们认为是年青人的用语,结果文章里到处充斥着非正规的语气以及滥用的俚语。还有的文章看起来就像从课本里面直接“引用”过来的。

这些做法能行得通吗?我们能吸引这些墨西哥青少年吗?他们显露出对阅读兴趣不大,而科学在他们的学习中也在趋冷,我们能吸引这些孩子吗?其实,我们自己也不太清楚。

我们问自己到底有没有某一种方式能够让我们沟通这个读者群,但是我们找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个读者群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群体而已,而是一个由各种不同的群组构成的整体,他们中每一个都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民族传统、兴趣爱好以及不同的收入和受教育程度,甚至自己的行话。调查清楚每个群组的具体资料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要想做好这个调查我们得致力于长时期的各种各样的研究,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所以我们只能依赖于我们的经验和直觉。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其它著名的科学杂志社工作过,虽然那些杂志都是面向年长一些并有着学术背景(或至少有这方面兴趣)的读者的,而且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为高中生编写过很受欢迎的科学读物。

很早我们就放弃了短篇故事的方式,那些文章既不是优秀的短篇小说也不是优秀的科学文章。相反的,那些文章就有如伪装成糖果的药丸一样,没有人会上当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再去欺骗任何人。而那些用年青人用语堆积起来的文章看起来非常做作(还有那些早就过时的俚语),而且总是用一种要读者买帐的口吻。我们的作者不是年青人,那为什么却要试着去像他们那样说话呢?同样不合适的还有那些教科书类型的文章,我们并没有教授科学的意图,只是想用一种愉快而轻松的方式让人们更接近科学。

我们假定我们面对的是高智商和苛求的读者,他们应当得到最大程度上的尊敬。我们的挑战就是要去吸引这些读者,并且我们决定,如果有人能够成功地告诉大家科学是什么以及如何从事它,科学本身就非常吸引人。我们知道年青人好奇心强并且喜欢惊喜。他们也同样喜欢被挑战。那么,优秀的科学文章就应该考虑到所有的这些因素。

那么,你是怎么为年青的读者写一篇好的科学文章呢?首先,它必须是清晰明了的,读者要能读懂它其中的科学性的内容,而且,它必须是准确的。在我们的杂志,我们通过考虑文章中哪些概念对我们最年青的读者来说是熟悉的来达到这些要求。任何超过这个范围的内容都必须得到解释。比如说,我们假设他们知道细胞是什么,但是却不能肯定他们知道什么是重组DNA。我们可以认为他们听说过恒星和星系,但是我们不能认为他们知道星团或者类星体。

就算是最清晰的解释都可能会很枯燥。所以文章就必须得向读者阐明为什么其具有趣味性,并且要履行这个承诺。以下是一些意见以供选择:

其一是我们要满足读者的好奇心。我们问自己,这个相当超前的想法是不是可能让大家好奇呢?(想想看基因疗法、太阳能宇宙飞船、时空旅行)或者,我们找出一些现有的指示,然后问科学家是怎么想出这些东西的?(比如说细菌的活动、黑洞动力学、进化论)。更好的情况是,我们找出一个问题,然后看我们如何解决它。(这里我们可以把目光放在太阳系以外行星的探究、鉴别非典型肺炎病毒、或揭开暗物质的性质)所有这些问题都带给读者一个挑战,并且同时也是一个机遇来展示当今正在发展中的科学。这对于读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特别是对年青人来说。

另外一种吸引读者目光的办法是把一个科学题材和他们的兴趣相联。对于年青的读者来说,关于身体健康、性行为、环境保护、计算机、野生生物、音乐,或者运动通常都是很有吸引力的。新鲜的事物,当然会是一种巨大的诱惑。就算它不是一篇关于近期科学突破的文章,也通常会获得青睐。假如作者打算写一些关于大气的文章,我们会建议他或她不要立足于一个全面的评述,不要过多地定义以及描述那些我们已经知晓的东西。已经有很多的教科书做了这方面彻底的工作了。相反,我们会建议他们探索大气科学中某些长期未解的迷上、或者科学家如何监控大气的运动和他们的新发现。

作者必须要乐意花笔墨在这个主题之上。如果他或她对这个方面充满热情,那么这在文章上将会得以体现并且能使其更引人注目。通常情况下,作者在写作时笔锋越个人化,效果也就越好(加点幽默就更好了)。如果可能的话,把人融入到文章里会达到更好的效果。科学,就像任何一项人类的事业,是关于那些奋斗、失败或是成功的人们的故事。科学是一次历险的经历,我们希望我们的读者能够来一起分享。

在出版65期本杂志的过程中,我们曾遇到了愿意承担完成所有这些要求的作者,而且他们也确有实力。但是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常常,我们会收到着重于文章的清晰度而无法吸引读者注意的文章;或是很吸引人、却又太过于复杂的文章,有的还既无清晰度又无吸引力。我们主要的投稿者是研究人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或是很少接受过针对非专业人员的科学写作培训,但是却有着真诚的兴趣来和读者沟通。

一旦一篇文章被我们所接受,通常基于此文章的潜力,作者会收到一些关于改进的修改建议。这些建议可能会包括重写一些段落、文章结构的更改、附加信息或是让文章对年青读者更有吸引力的指南。我们鼓励作者写一些相关的科学方法和个人经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试着站在读者的角度上来看问题,试着思考哪些部分对于他或她来说过于难以理解或枯燥。最后的结果使我们和作者都很满意,虽然之前我们要做四到五个版本。出版了的文章的内容通常都相对要求比较高,需要读者花点功夫来理解,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花这么多的心血来使这篇文章值得读者花心思一看。当你想要深入研究(深入的程度当然是篇幅所能允许的)一个主题的时候这种方法是必要的,从而展示科学到底是什么,并且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最后,我们想要和读者交流知识带来的愉悦,并且鼓励读者具有提问的和质疑的态度。

5年以后,我们发现我们的读者群体正是我们当初打算面向的青少年学生,但也有年长的成人以及研究工作者和非专家。高中老师意外地成为了我们的同盟。这份杂志并不是为课堂而设计,但是老师却用它来介绍科学的一些话题或者与同学们讨论新近的发现。许多年青人是通过这个方式认识这份杂志的,并且成为了我们的长期读者。现在,我们每一期都会在其中一篇文章中设有教师导读,以及附加信息和建议开展的课堂、实验室活动。

最后,我们得到这样的结论:没有一种特别的方式用来将科学传达给年青的读者。但是有这么一种方法来吸引他们某一方面的兴趣以及倾向(成年人有时候也有这种倾向), 同时,也传达给他们为什么科学对我们的生活如此重要,为什么科学这么充满活力、这么有趣、这么充满着挑战,对了,还有这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