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生物勘测:合法的研究还是“生物剽窃”?

摘要

“生物勘测”招来了数量不断增长的批评者,他们抱怨说,从事这种研究的公司经常没有充分补偿传统知识的持有者,通过这种方式开发的产品的专利实际上是一种盗版行为。

格拉汉姆·杜特费尔德(Graham Dutfield)是伦敦大学玛丽皇后知识产权研究所的研究员。

什么是生物勘测?

“生物勘测”(Bioprospecting)是一个最近被造出来的词,用来形容数个世纪之久的收集和筛选植物和其它生物原料、用作商业目的的行为,如研制新药、育种和开发化妆品。

资助生物勘测考察的公司,特别是那些医药和食品行业的公司,希望从它们收集的生物资源中找到一些信息,能带来新产品,特别是新药。这样的一些考察也从当地人拥有的土著知识中寻找有用信息,在药物领域就是寻求那些土著治疗方法。

可以说,生物勘测在发挥着更广泛地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工作。许多生物保护工作者相信,生物勘测通过强调和肯定大批生物资源潜在的经济价值,为保护热带森林、珊瑚礁和其它生物多样性系统免遭破坏提供了激励。

同时,“生物勘测”招来了数量不断增长的批评者,他们抱怨说,从事这种研究的公司经常没有充分补偿传统知识的拥有国家和持有它们的社区。这些批评者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开发的产品的专利紧密地依靠传统知识,这些专利实际上是一种盗版行为。

什么构成了生物剽窃?

生物剽窃(biopiracy)这个词是由北美社会活动组织——侵蚀、技术和汇聚行动组织(ETC集团)造出来的,指的是未加补偿的商业化利用发展中国家的生物资源或者相关的传统知识,以及为基于这些知识或者资源的所谓发明办理专利这类行为。ETC集团也就是过去的国际农村促进基金会。

ETC集团和其它组织宣称,授予这样的专利是错误的。这可能是由于一系列原因,包括专利检查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进行搜寻“在先技术(Prior Art)”,应用于专利申请人的创新标准可能太低了,或者申请这些专利的公司或者研究所可以隐瞒了作为这些专利基础的本土知识等“在先技术”。

诸如ETC集团等社会活动组织宣布,已经发现了许多这样的例子,其中一些例子中,获得专利的发明紧密地根基于传统知识(诸如印度楝树种子用作杀虫剂),另一些例子则是属于植物育种者权利证书(Plant Breeders' Rights certificates)被授予那些实际上与“土著品种”同一的植物品种的情况,植物育种者权利证书是一种植物品种的知识产权制度。ETC集团宣称,已经发现了100多例为从各种国际种质库获得的品种寻求植物育种者权利条约保护的情况,他们宣布这些来自国际种质库的品种实际上与传统品种相同,没有经过多少额外的育种。[1]

生物勘测/“生物剽窃”的争论已经让许多公司站在与若干发展中国家政府及其土著民众对立的立场,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民众们声称,他们被这些公司剥削利用。这一争论也导致了学术界和非政府环保组织之间的紧张。[2] 学术界的很多研究者长期以来主要是为了科学目的研究生物资源,并且认为,伦理上可行而且不进行剥削利用的生物勘测是可能的;而环保组织经常采取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所有的生物勘测不过是生物剽窃的另一个名字。

为传统知识申请专利

在原则上,为生物资源申请专利不应该是剥削利用性的,任何人都有权利申请一项基于生物发现的专利并坐享其成。然而,在实践上,专利规则更倾向于青睐公司而不是土著社区。例如,一个土著治疗师可能开发出一种治疗性的植物提取物或者草药药方。但是为之获得专利将会非常困难,首先是因为申请专利的发明需要用专业术语描绘,第二是因为申请专利的费用之高足以让人却步。

同时,尽管大多数传统知识由于缺乏创新性而无法获得专利,一些研究者声称他们通过添加了一些创新性步骤让自己的产品变得能够被专利保护。这样的说辞经常被专利局认为是合法的。

例如,制药业巨头辉瑞公司曾经获得了生产减肥药物P57的许可,这是一种有冠仙人掌(Hoodia cactus)中的活性成分。南非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曾经获得了该物质的专利保护。2002年,在该理事会遭到威胁说要对簿公堂时,它与San丛林部落达成了有关P57商业化利益分享的初步协议,San丛林部落宣称他们已经利用这种仙人掌克制饥饿用了几千年。[3]

对传统知识专利的挑战在过去曾经屡有斩获。例如,2000年5月,欧洲专利局驳回了一项覆盖印度楝树种子真菌成分的专利,声称这一专利缺乏创新。1995年一项授予给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使用姜粉治疗创伤的美国专利,在印度政府发起了司法挑战后被取消。这种姜粉的用法在印度尽人皆知。

颇令人可笑的是,如果这一挑战的论据是该专利在印度人人皆知,它就难以推翻这项姜粉的专利,因为根据美国专利规则,如果一项没有经过纪录的外国知识在美国不为人所知,它就不承认其为“在先技术(Prior Art)”。只是在印度政府提供了书面证据(包括古代的梵文书),这项专利才因为缺乏创新而被取消。[4]

有关“新的”生物原料是否合格接受专利保护的规则是非常苛刻的。通常仅仅通过描述一种植物化合物如何具有治疗性功效是不充分的,甚至表明这种化合物是什么也不够。满足“新型”或者“创新性步骤”——或者是美国的非显而易见性(non-obviousness)——要求的条件意味着,申请人通常要产生有关该提取物或者化合物的至少一种的合成形式。

以此为基础,许多科学家否定了大多数有关生物剽窃的指控,他们争辩说,相关的专利是授予给那些他们从事的额外工作,这些工作才使得一项来自生物资源的发明能合格获得专利,获得专利的并不是发现这种天然资源本身。

然而,批评人士反对这种论据,他们说最有创意的部分经常是最初发现的某物种的有用性状,这些都是被土著社区的成员们发现,以及通过他们开发的技艺和程序来应用的。他们争辩说,随后被实验室科学家进行的、对有效化合物的隔离和阐释是相对常规,不具有创意的工作。此外,他们指出,一些国家的专利局没有对专利申请进行细致的调查。结果,那些没有描绘出真正发明的东西有时候被错误地授予了专利。

通过立法保护传统社区

近年来,这些问题在若干国际组织——如生物多样性公约、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主办的国际论坛上进行了争辩。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一系列政策措施来确保规范生物勘测,让所有利益相关人获得收益。目前已经被提出的措施包括引进“获取和利益分享”立法,这要求生物勘测者与相关政府和土著民族进行谈判,以获取物种遗传资源,并与当地社区分享生物勘测活动产生的商业利益。例如,菲律宾政府就进行了这项立法。[5]

此外,如印度等几个国家已经在提出,如果为来自生物勘测获得的发明申请专利,申请人需要指明这项发明所基于的生物资源,同时也要提出书面证据,表明物种资源的提供国已经对生物收集活动给予了事先许可。[6]

实际上,波多黎各和安第斯共同体成员国(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和委内瑞拉)已经把这两个要求包含进其立法中。

另一种方法是个别国家开发出专门针对传统知识专利的立法,而这些传统知识目前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由于缺乏创新性等原因而被排除出专利体系之外。举例而言,通过把那些还没有广为人知的传统知识记录下来,或者通过为它们提供金钱和利益方面的交换手段,可以做到这一点。

秘鲁最近通过了一项基于这种手段的立法。[7]

有关此问题的国际辩论驶向何方还未可知。但是国际组织越来越多地意识到有必要提供各种论坛来讨论相应的解决方案。例如,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就在2000年建立了遗传资源、传统知识和民俗政府间知识产权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Committee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enetic Resources, Traditional Knowledge and Folklore)。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缔约国也建立了一个新的团体,获取遗传资源和利益分享工作组,该小组2001年10月在波恩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所有各方都希望,这样的会议能够发展出一些方法,来调和生物勘测活动中经常互相冲突的科学的、商业的和社会等各个方面。同样,所有各方都同意达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

References

[1] Doing Well by Doing Little or Nothing? A Partial List of Varieties under RAFI Investigation. Rural Advancement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 1998. 
[2] Political uncertainty halts bioprospecting in Mexico. Nature 408, 278 (2000). 
[3] Bushmen to share gains from 'slimming cactus'. SciDev.Net, 27 March 2002. 
[4] Siddhartha Prakash (1998) India. Part 2: Agriculture (Trade and Development Case Studies). WTO / World Bank Trade and Development Centre. 
[5] Graham Dutfield (2000)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rade and Biodiversity: Seeds and Plant Varieties. Earthscan Books, London. 
[6] WTO Committee on Trade and Environment / Council for TRIPS (2000) Protection of Biodiversity and Traditional Knowledge: The Indian Experience. Submission by India. 
[7] National Institute for the Defence of Competition and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2000) Proposed Regime of Protection of the Collective Knowledge of Indigenous Peoples (in Spanish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