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能源与中国

中国采取措施让其能源来源多样化并提高能源效率。这些都会减缓排放的急剧上升。

介绍
气候变化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减排的挑战
能源消费的格局
能源需求会继续上升
积极支持“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
中国的国际气候变化政策:历史回顾
多样化,多样化,再多样化
展望未来
参考书目

介绍

在20世纪80年代末,气候变化成为一个全球政治热点问题,从这时起,中国也从一个能源生产剩余国变成了一个净进口国。这一变化体现着中国的高速工业化,它也伴随着中国开始遭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最近的数据表明,中国仅次于美国,是世界上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研究表明,中国的民众和环境有可能遭受极端气象活动的冲击,气候变化正在让这些极端现象出现的更加频繁;研究也显示,不断升高的温度和变化的降雨量会影响粮食生产,能源消费这一排放的主要源头也会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继续增加。

然而,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中没有减少排放的义务,它也不会以自己的发展为代价去减少排放。中国政府认为,发达国家必须要为温室气体历史上在大气中的集聚承担责任。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还是对气候变化的复杂性及其影响有所警觉。尽管中国最初的动机是不要把自己与国际气候变化政策联系在一起,该国还是采取措施让其能源来源多样化并提高能源效率。这些都会减缓排放的急剧上升。

返回文档开头


气候变化对中国的影响

今年早些时候,一份对中国环境和气候变化的综合评估(秦大河等人编著,2005年)显示,气候变化对中国的影响与对其它国家非常相似。在过去一个世纪,平均气温上升了0.6-0.8摄氏度。在过去50年,年均海平面上升1-2.5毫米。

全球变暖将让中国对海平面上升、干旱、洪水、热带飓风、沙尘暴和热浪等造成的破坏更加脆弱。尽管更加暖和的气候会增加可耕作土地数量,但是极端的气候会将农业收成减少10%。2004年一年,干旱和海水就破坏了3700万公顷耕地,让其中的400多万公顷绝收。

中国包含了几个气象带和多变的环境。中国西北部基本上是干旱和半干旱的脆弱环境,对气候变化非常脆弱。中国东北部,温暖的天气可能增加农业的产量,但是诸如暴风和洪水这类极端气象现象可能会引起严重的破坏。

在华中和华东地区,冬天很冷,夏天很热。这些地区的建筑业正在使用越来越多的能源。东南沿海地区人烟稠密,海平面上升极有可能让经济上最活跃的珠三角和长三角遭受巨大破坏。

返回文档开头

中国减排的挑战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排放国,仅次于美国。它的排放量占据了世界总排放量的七分之一(2000年是14.7%,与之对照,同一年美国的比例是20.6%)。
据美国皮攸全球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的研究者表示,中国极有可能在20年内成为世界第一大排放国。 (Baumert and Pershing, 2004)

返回文档开头

能源消费的格局

中国蓬勃发展的工业及其相应的能源消费的爆增和迅速的城市化,以及该国通过烧煤生产出本国大多数能源这一事实,极大程度上造成了其快速增长的温室气体排放。毕竟,仅仅在半个世纪中,中国从一个农业社会快速发展为一个产值的半壁江山来自工业的国家。

1960年,中国工商业部门的能源消耗相当于3.02亿吨标煤(一亿吨标煤相当于7500千瓦时)。1980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到2000年,它已经达到了13亿吨标煤。2004年,这一数字激增到19.7亿吨标煤,超过了该国产出的相当于18.5亿吨标煤的能源。同年,中国消耗了2.9亿吨石油,但是仅仅生产了1.75亿吨。

从1993年到2004年,在仅仅11年间,中国已经从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变成了石油进口国,以满足其能源需求。

经济发展正在推动中国温室气体排放达到了一个经常属于发达国家的层次。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拥有蓬勃经济的“发展中的巨人”, 它发现能源安全和污染问题正在决定其如何选择发展模式。

返回文档开头

能源需求会继续上升
 
在1980年到2000年间,中国经济翻了两番,其能源消费增长一倍。在2000年,中国政府设定了一个目标,将其国内生产总值在2020年时在翻两番。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曾经预测,这一目标,加上技术进步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将会在2010年前让能源需求保持在19亿吨标煤,然后在2020年达到28亿吨。(周大地等人编著,2003年)然而,在现实中,能源消耗在2004年就超过了2010年的目标,整整提前了六年。

返回文档开头

积极支持“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
 
中国一直在强调工业化国家应该对过去的温室气体排放负责;强调发展中国家需要增加它们的排放,满足发展的需要。中国认为,发达国家应该在减排中起率先垂范作用,通过向发展中转移技术和资金来帮助它们限制自己的排放。

当1997年各国就《京都议定书》谈判时,中国正式表示,它在达到中等发达程度之前不会考虑限制其温室气体排放。所谓中等发达程度意味着人均年收入5000美元,这一目标大约要到21世纪中叶才能实现。

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年,中国政府还是不大会对限制排放做出任何承诺,尽管它在参与减缓气候变化的国际行动方面态度已经更加灵活。这包括在可再生能源技术发展、以及碳捕获(carbon capture)和储存方面的合作。

除此之外,中国参与了《京都议定书》的清洁发展机制,这一机制帮助发展中国家利用发达国家的投资,建设一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

返回文档开头

中国的国际气候变化政策:历史回顾

中国从未否认气候变化的威胁。从1980年代开始,它把气候变化作为一个科学问题,赋予中国气象局以职责,在政策选择方面给政府提供建议。

在国际水平,中国把气候变化谈判作为其对外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也把这种谈判作为一个本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需要捍卫其发展权和发展机遇的领域。

在1997年在各国谈判《京都议定书》后,中国政府把气候变化的协调权从中国气象局转给了权力大得多的国家发展与计划委员会(现在更名为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这一行动表示了一个视角的变化:对于中国而言,气候变化已经压倒性地变成了一个发展问题。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在积极回应国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诸如碳捕获(carbon capture)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在即将到来的后京都议定书谈判中,中国极有可能更加灵活,对国际合作更加开放:“中等发达程度” 这个词已经不再提了。尽管中国把自己标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它努力为自己培养的形象—— 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可能会让它在国际谈判中更加灵活。

返回文档开头

多样化,多样化,再多样化

尽管中国在国际谈判中拒绝减少排放,在本国它已经持续努力来让自己能源更加多样化,并努力提高能源效率。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想要遵从全球气候变化政策。相反,这么做的原因主要是社会的和经济的:中国主要关注确保能源供应和污染控制。

然而,结果仍然与国际气候变化政策是一致的。中国正在积极地推广一系列能源生产方式,这意味着勘查、投资和采用清洁的和可再生的能源,诸如水电、核电、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

例如,中国西南地区有望在2020年前生产4000多万千瓦的水电装机容量,这些足够供应数十个50万人口大城市的能源需求。六个核电站正在建设中或者刚刚完工,装机容量超过六百万千瓦。

2005年2月,中国政府颁发了《可再生能源法》,对那些发展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能源的企业提供财政支持。在农村地区,每年中国政府都要分配100亿元人民币(12.5亿美元)来鼓励农户利用沼气等生物能源。在最近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中,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获得了优先权。

中国的“五年计划”为节约能源制定了目标。国家发改委已经制定了10项工程,将在十一五期间(2006 到 2010年)节约2.4亿吨标煤。

返回文档开头

展望未来

随着后《京都议定书》的谈判开始启动,许多人认为中国应该要考虑在2012年后履行减排义务。由于该国7600万农民还生活在极端贫困中,2004年的人均收入不足924元(110美元),中国在其发展的道路上还要走很长一段路。但是,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规模和幅度都是前所未有的。

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国内,缓解气候变化的影响都符合中国的利益。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将会帮助中国能源利用效率更高,并利用更多可再生能源。在这一前景的鼓励下,中国更可能参与全球提高能源效率、开发可再生能源、以及碳捕获和储存项目,而不是承诺减少排放。


潘家华(Pan Jiahua)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返回文档开头

参考书目

Baumert, Kevin 和 Jothasan Pershing, 2004年版,《气候数据:洞见与观察》,华盛顿特区:. 皮攸(Pew)全球气候变化中心。

国家统计局, 2005年,《2004年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5年2月28 http://www.stats.gov.cn/ tjgb/ndtjgb/gqndtjgb/t20050228-402231854.htm

中国政府, 2004年,《气候变化信息通报》,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2004年,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临时管理办法,http://www.ccchina.gov.cn/cdm

刘江,2005年,在庆祝京都议定书生效高层论坛上的讲话,2005年2月16日,http://ccchina.gov.cn/source/aa/

秦大河、陈宜瑜、李学勇(主编),2005年,《中国的气候与环境变化》(两卷本),北京:中国科学出版社(中文)。

周大地等,2003年,《2020中国可持续能源情景》,2003年8月,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References

Baumert, Kevin and Jothasan Pershing, 2004. Climate Data: insights and observations. Pew Centre on Global Climate Change. Washington DC.

CSB (China Statistical Bureau), 2005. Statistical Bulletin of the National Economy and Social Development, 2004. 28 February 2005. http://www.stats.gov.cn/ tjgb/ndtjgb/gqndtjgb/t20050228-402231854.htm.

GOC (Government of China), 2004. Initial National Communication on Climate Change. China Planning Publishing Press. Beijing.

NDRC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s) 2004. Interim CDM Measures. http://www.ccchina.gov.cn/cdm.

Liu, Jiang. 2005. Speech at the High Level Seminar on Celebrating Kyoto Protocol Coming into Force. Beijing, 16 Feb. 2005. http://ccchina.gov.cn/source/aa/

Qin, Dahe, ChenYiyu, and Li Xueyong (editors), 2005. Climate and Environmental Change in China (two volumes). China Science Press (in Chinese), Beijing.

Zhou, D., Dai, Y. Yi, C., Guo, Y. and Zhu, Y.: 2003, China’s Sustainable Energy Scenarios in 2020, China Environmental Science Press, Beijing, August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