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合作防控艾滋病和结核病

Peter Mugyenyi说,发展中国家必须更加重视世界卫生组织关于把艾滋病和结核病防控项目结合起来的建议,而不仅仅是口头承诺。

发展中国家迅猛流行的艾滋病已经让同样致命的结核病的感染人数增加。乌干达国家结核病和麻风病项目计算出了仅仅在该国艾滋病已经导致了结核病病例增加到了原来的4倍。而且几乎可以肯定这低估了病例数量,因为许多患者在未确诊之前就已经死亡或者没有上报。

同样,乌干达保守地估计该国60%的结核病患者也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这相当于全世界超过1100万成年人都感染了这两种疾病。

由于发展中国家已经与艾滋病进行着艰苦的斗争,这种联合感染的社会经济影响不容低估。事实上,结核病带来的额外负担可能被证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急需建立健全的计划,用于联合防控这些致命疾病,方法是在所有层面——从同时检验艾滋病和结核病到社区监控再到联合培训和研究项目——把艾滋病和结核病的治疗和控制联系在一起。

致命的结合

艾滋病—结核病联合感染常常被描述为“致死结合”。无疑,艾滋病病毒导致的免疫抑制让艾滋病患者非常容易感染结核病,而且让结核病的诊断变得更困难。拖延诊断结核病可能影响到治疗的成功。

艾滋病—结核病联合感染是比未感染艾滋病的人所患的结核病更致命的疾病——14%的联合感染者死亡,相比之下,只感染了结核病的患者死亡率只有0.5%。此外,联合感染会加速艾滋病的病程,导致更高的死亡率。

在过去的15年中,结核病已经成为全世界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的主要死因。联合感染率的增加也让一般人群感染结核病的风险上升,这对于公共卫生有严重的后果。

合作的手段

艾滋病—结核病联合感染向这两种疾病的治疗都提出了挑战,这是因为相关药物毒性的重合以及相互作用。接受这两种疾病治疗的患者常常存在严重的免疫缺乏,而且常常服用多种药物,这可能导致耐药性或者毒性的问题。

此外,艾滋病感染患者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常常导致此前未发现的、潜伏的或者亚临床的结核病出现,如今普遍认为这是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导致的免疫重建炎性综合症(IRIS)。IRIS常常会威胁生命,它是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病人死亡率相对高的原因。

不能指望目前针对艾滋病和结核病的治疗和控制措施有效地控制这些疾病之间所有复杂的联系。事实上,如果不立刻行动起来,它们可能导致更多的死亡——例如,它们可能增加艾滋病和结核病的多药耐药性。

整个发展中世界的艾滋病和结核病治疗控制项目亟待形成更紧密的工作联系,从而发展出一种更健壮的联合手段,取代传统的分别治疗手段——许多发展中国家最初采用了这种手段。

必须在系统的所有层面上实现整合——或者,至少是强有力的联合。但是整合也可以立刻启动,每次实现一步。在基本层面上,这应该包括为结核病患者常规检验艾滋病病毒,反之亦然,从而早期检测和诊断这两种疾病。

然后,联合检验应该扩展到所有利益攸关方的联合战略规划中。应该尽可能和成比例地并行进行针对这两种疾病的研究,还要改善实验室基础设施以及协调培训计划。

卫生保健的提供、药物和后勤供应也需要类似的联合管理。在当地层面上监控这两种疾病的努力——包括私人从业者、非政府组织的扩大服务项目和社区组织所采取的努力——必须能够分担责任和共享成果。

相互学习的曲线

推广采用已有项目的最佳实践方式可能有助于让诸如上文所描述的联合项目变得具有性价比。

例如,采用已被广泛认为是结核病控制的最佳实践方式的直接监督治疗(DOT, Directly Observed Therapy),可能有助于患者坚持治疗艾滋病——特别是对于服药需要特别帮助的群体,例如精神疾病或者身体行动不便的人群。

从防控艾滋病的角度考虑而言,信息、教育和交流(Information Education and Communication)的方法对于降低乌干达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有重大的贡献,它也可以成为唤醒公众关于结核病意识的一个有效手段。

世界卫生组织强烈推荐在艾滋病和结核病治疗控制项目之间建立强有力的联系。但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在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样的联系都很薄弱。许多国家的政府对于该建议只是口头承诺,或者行事迟缓。与此同时,数量多得让人无法接受的患者继续因为这两种疾病的危险结合而死亡。

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Peter Mugyenyi 是乌干达坎帕拉联合临床研究中心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