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在最需要的地区强化结核病诊断设备

伊夫林·哈维(Evelyn Harvey)认为,在发展中国家,控制肺结核的蔓延意味着既要建立设备齐全的实验室,也要有先进的诊断设备。

肺结核是一种顽固的疾病,死亡率很高,不仅很难发现,也很难治愈。事实证明世界上最成功的病原体是结核分枝杆菌,每年导致160万人死于肺结核,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了潜伏性结核病菌。

广泛耐药结核(XDR-TB)和HIV同时发病,这正在削弱自从1940年代开发出结核病药物以来,人们在治愈这种疾病方面取得的进步。

但即使是对结核病最新研制的药物也不能很好的控制病情,只有相应配备先进的肺结核诊断设备,我们才不会迅速陷入死角。

在发展中国家,人们经常不检测结核病。寻医问药的人们从来没有检验过他们对药物的敏感性,主要原因是没有检验设备。而检测对药物敏感性是一种控制广泛耐药性结核的基本方法。

发展中国家急需配备高效的、廉价,并且技术上简便可行的诊断设备。还需要有快速的方法确认抗药性,以防止产生广泛耐药性结核病。

为了完成这些目标,我们呼吁不仅要增加研究结核病的资金投入,同时还要承诺在结核病高发地区增加设备先进的实验室,还要增加实验室培训项目。

高水平的诊断和药物敏感性检验要求技术上具有可操作性,还要在比较偏远的地方用得住。这些地方经常需要利用这些设备。

正在开发中的诊断方法

唾液显微镜法——病人从肺部流出的痰液沾有肺结核杆菌——这长期被认为是检验肺结核的标准。这种方法在DOTS(全程监督短程化疗)的规则下使用,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用于控制肺结核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在发展中国家中使用时会有所限制,并且对艾滋病患者诊断的精确性不高,还会花掉几个星期的时间或的诊断结果,对患者收入损失很大,旅行成本也比较高。

提高结核病诊断能力仍然有很多工作正在进行。例如,在2003年,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提供了3000万美元进行结核病诊断研究。

同时,由WHO运作的结核病诊断计划,正在与工业和资助部门合作,以发展新的诊断方法用于低收入国家。

另一个计划是诊断创新基金,这项计划与40多个公司、学术机构和政府组织合作,研究可以现场应用的简易结核病诊断方法。

他们有很多新的检验方法正在开发中,包括培养菌群来确诊结核病并检验对药品的耐药性,也包括各种检验试剂,能够检测出结核病病原体的抗原和DNA、以及病人对结核病菌的免疫反应。

尽管这些方法都可以快速有效的发现肺结核感染,但是很多会由于受到污染而检验无效,或者需要专业技能或特殊的装置,而低收入地区无法获得这些资源。

改善实验室设备

一些基于培养菌群和对药物敏感性测试——例如,硝酸钾还原酶实验或微生物群研究——能够使用实验室的非专利技术研究,不需要购买工具设备和试剂。

但是各国政府和援助机构在结核病高发地区发展实验室设备方面所做工作甚微。忽视这方面情况是没有远见的,使多地区无法进行耐药性测试和细菌培养式的诊断。

人们在呼吁增加肺结核诊断技术研发投入的同时,必须倡议增加开支,改善基本的国内实验室设备和实验培训。

将高科技、高消费、高成本的技术用于低收入国家的尝试必然收效甚微,去年,当无国界医师组织参观了几个研制结核病诊断方法的公司,以评估那些正在报批的诊断手段。他们发现几乎没有公司意识到结核检验工作的真实环境:糟糕的工作环境,当地有限的资源。

在实际结核病控制方面,在受结核病影响的国家发展起来的技术,与资金雄厚、设备先进的海外实验室开发的手段差距并不大。

培养资源贫乏的国家在结核研发的能力必然会成为全世界最优先要做的事。

WHO和控制结核病组织的目标是到2050年世界范围内减少一半结核感染者。达到这个目标的最好的机会,是把新的诊断术研究与强化现有诊断方法并在最需要的地方使用它们结合起来,这些地方正是那些处于紧急应对结核病的前线的边远村落。

伊夫林·哈维(Evelyn Harvey)是英国医学研究会国家医学研究所的博士生,并且是健康和发展组织防治结核病论坛的资料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