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在促进生命伦理方面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邱仁宗认为,中国的生命伦理条例将保护人类受试者,同时允许生物医学和生物技术发展。

中国正在迅速成为经济增长、科学研究、社会发展和全球化的生机勃勃的实验室。由政府角色转变带来的长期经济繁荣再加上新的经济体系和社会结构,已经让创新在生活的每个领域都变得至关重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国丰富的遗传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以及大量人口对于健康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为国内外的制药公司提供了全世界最大的探索药物研发的市场。事实上,中国的国有研究机构和产业界已经成为了医学研究领域无处不在而令人敬畏的全球力量。

但是直到不久前,在这些领域几乎没有伦理审查的控制。在中国科学家、伦理学家和决策者争论了大约9年之后,今年1月中国卫生部终于批准了中国的第一部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伦理审查的一般规章。

应对关键问题

卫生部要解决两个原则问题。伦理规章对于中国是必要的吗——甚至是值得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伦理指导方针应该建立在中国文化特征的基础上(例如儒家原则),还是建立在大多数由西方伦理学家提出的国际伦理指导方针的基础上?

一些科学家提倡不加限制地发展生物医学研究和生命伦理学。他们认为这样的自由将让中国更迅速地赶上发达国家的成就。

但是这样的建议既错误又危险。

这样的建议是错误的,因为它假定遵守保护患者权利和福利的伦理规范将妨碍科学进步。中国的科研努力——例如,北京医科大学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使用叶酸防止神经管缺陷的合作项目——清楚地表明了两者并非互斥的。

这样的建议也是危险的,因为中国的科学技术可能在国内外失去至关重要的诚信和公众支持,更不用说妨碍它的发展。韩国黄禹锡和中国上海交通大学汉芯造假的陈进等丑闻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

至于把中国价值观纳入伦理规章——尊重一种独特的文化背景并不是拒绝国际伦理准则普适性的借口。这类指导方针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来自全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的专家交流和辩论的产物。正如孔子所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都有一些基本的价值,例如尊重人、不伤害原则和公正对待人。

中国新的伦理规章成功地让伦理审查与中国的法律法规相适应,同时也遵守了国际生命伦理原则。它们清楚地规定了伦理审查的过程应该是独立、客观、公平和透明的。

这些规章包括了一个由国家、省和机构伦理委员会组成的三层结构。规章指出了伦理审查更广泛的原则、要求获取受试者的知情同意和确立科研方案,违反这些规则将受到处罚。新的规章把个人健康和安全的优先级置于科学和社会利益之上。

下一步是什么?

但是起草规章只是让保护人类受试者的工作持续发展的第一步。贯彻实施规章、确保规章被广泛采纳是更费力和困难的任务——但是如果成功,它将为建设中国科研伦理能力提供急需的推动力。

帮助中国在这方面取得成功还需要做很多——而现在确实也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卫生部的伦理委员会正在忙于起草一些重要的文件,例如拟议中的伦理委员会章程,以及研究负责人寻求伦理审查批准所使用的申请表格,它将在全国范围使用。卫生部和省级卫生管理部门正在监督已有的机构伦理委员会,评估它们如何运作,是否能够运作,以及考虑哪些应该重组或者重建。

培训科学家、伦理委员会成员和负责管理伦理审查的卫生管理官员已经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中国国有科研机构和国外科研机构——包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复旦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加州大学、芝加哥大学和耶鲁大学等等机构——自从2004年就开始合作提供这样的培训。它们已经为中国各地的利益攸关方组织了科研伦理研修班。

这样的努力已经创造了一个有利氛围,促进实施和传播这个新批准的伦理规章的。这将帮助我们把中国对人类受试者的权利和福利的保护推向一个新阶段。

邱仁宗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伦理研究中心名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