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排放权交易不是对亚马逊森林砍伐的解决之道

有人说,《京都议定书》规定的排放权交易应该被用来保护亚马逊雨林未经开发的地区,以及恢复那些森林已被砍伐的地区。这个(保护雨林的)目标值得称赞,但是,有许多原因表明,它在实践上不大可行。

清洁发展机制(CDM)是《京都议定书》的一个关键功能,并且已经在排放权交易市场中得到了应用。它允许发达国家的公司在发展中国家的特定项目进行投资,以获得排放信用(emissions credits)。要让一个项目符合清洁发展机制的排放信用,它必须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净减少。碳捕获项目,包括重新造林,符合排放信用,但是避免树木首先被砍伐的保护项目却不符合。

一些人认为,避免森林砍伐的项目应该适用于清洁发展机制的排放信用。他们说,防止森林砍伐将会在根本上防止二氧化碳被释放到大气中。把森林转变为管理很糟糕的农田不仅仅导致了碳从树木中释放,也会从随后被侵蚀的泥土中释放出去。

这个问题与拥有大部分亚马逊雨林的巴西格外有关。巴西北部的亚马逊环境保护研究所(Instituto de Pesquisa Ambiental da Amazônia)的数据表明,森林砍伐导致了每年大约2亿吨碳被排放。这相当于巴西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三分之二,或者是全球碳排放量的2.5%。

但是,把避免森林砍伐的项目列入清洁发展机制,这在巴西是不太可行的。为此我们有五个理由。

首先,巴西森林砍伐的问题与国内移民密切相关。如果宣布一个地区被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保护,农民们可能仅仅通过移居到另一个不受保护的地区,继续他们不可持续的农业活动。这让二氧化碳的排放没有改变。

要避免这一点,不得不提供其它的经济机会给这些农民,或者需要进行有效的制裁。控制森林砍伐和它造成的排放意味着控制移民。但是政府部门表示,这非常难办到,因为地方机构缺乏资金和人手。

第二,该国不同集团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政治分歧阻碍了巴西在国际谈判中结成统一的战线。巴西政府反对在清洁发展机制中纳入避免森林砍伐的项目,认为农民们会简单地迁居到另一个不受保护的地区,把那里的树木砍掉。另一些非政府组织和政府官员支持把避免森林砍伐的项目纳入到清洁发展机制中,以获取急需的资金进行保护工作。

第三,一些“不正当的动机”鼓励着巴西的森林砍伐。开垦新的土地满足国际牛肉和大豆市场,比投资森林已被砍伐的地区更加便宜。只要诸如大豆和生物能源等农业商品的出口仍然高涨,非法的农业定居行为就会继续不可持续地利用资源。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是,在草原上种植大豆推动放牧者进一步深入森林。

第四,干预小农的活动对森林砍伐不会有什么影响。一些人认为,通过碳排放信用获得的资金,可以用来提供迫切需要的激励(机制),让农民们转向可持续发展的方式。然而,巴西的小型农场只造成了20%的森林砍伐,而大型农场不大可能采用免耕农业或者农林复合系统(agroforestry)等可持续的发展方式。所以,使用这些技术很难解决森林砍伐的问题。

最后,按照《京都议定书》的规定,所有的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中,只有百分之一能够用于土地利用和林业项目。这样,只要用于解决森林问题的论坛——例如联合国林业论坛——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砍伐森林的问题就不大可能在气候变化的谈判中得到解决。

这样,巴西眼下的道路可能是集中现有体系的财政措施来鼓励保护森林,而不是争论清洁发展机制是否应该包括(森林)保护项目。在几个州,这一体系据报道已经取得了显著成就,包括中南部的Minas Gerais州。另一种有用的行动是防止不正当的动机,例如,通过认证标准来确保不在新开垦的土地上或在靠近森林的土地上种植大豆。这种国内政策措施比起通过国际碳市场的手段,能够提供更加切实的效果。

更多信息:

Garcia R. A., Filho B. S. S. and Sawyer D. O. Socioeconomic dimensions, migration, and deforestation: an integrated model of territory organization for the Brazilian Amazon.(2005)(《社会经济维度、移民和森林砍伐:巴西亚马逊地区领土组织的一种综合模式》)可以在该网址获得:http://iussp2005.princeton.edu/download.aspx?submissionId=51586 

Laurance W. F., et al. The future of the Brazilian Amazon(巴西亚马逊地区的未来). Science 291, 438-43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