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印度科技政策缺乏协作战略

中文编者按:理论物理学家T. Jayaraman指出,印度科学界应该以更加积极的态度评定国家科学政策。目前的科学决策科学界参与太少。这样的观点我们中国的科学家并不陌生,因为我们的决策过程同样没有多少普通科学家的声音。                            

2005年上半年,印度政府及其科学顾问委员会针对基本科学研究领域,提出了一系列公告和建议。最早开始的是,印度财政部长宣布的预算书中将一个10亿卢布的特殊款项(约2290万美元)拨给印度科学研究院,以帮助其发展成世界级的研究所,此外还有近5000万美元的特殊预算基金用于发展印度的纳米技术产业。

另外,印度总理科学顾问委员会和内阁科学顾问委员会也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印度人力资源部任命的一个基础科学研究工作组提出了更加雄心勃勃的措施,印度人力资源部宣布接受了这些措施,并让这个工作组转变成一个特别委员会,监督这些措施的执行情况。

这些措施中的一些不过是上任政府方案的翻版。

在早些时候,印度总理科学顾问委员会将原定按照印度技术研究院模式发展的五所国家科学研究院减为两所(分别位于Kolkata 和普奈),而现在这个工作组开始寻求在各所高校内额外增加十个研究“中心”。

对于在上一届政府和这届政府中负责科学决策的科学家们来说,这些不断变化的数字的确令人困惑不已。上届政府的提议并未引起科学界的公开批评,因此很难推断这些变化的数目是由于批评造成的。

目标远大 (A laudable goal)               

基础科学研究工作组提议在未来10年里,将博士学位的数目增加5倍,这一目标固然是远大的。但是,如果不在大学生和研究生阶段的教育方面进行更多投资的话,是否会有这么多合格的学生获取博士生课程呢?更为重要的是,高质量研究的项目是否会增加,研究基础设施是否能得到相应的发展来配合不断增加的研究项目呢?看来,这些问题目前还无法得到回答。

同样,工作组还提议未来5年里在全国各所大学里引进1000名研究科学家。这一数目对于印度来说并非不合理,但必须考虑到即使增加几名高素质的科学家,通常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综上所述,如果突然增加科学家的数目,必然会影响到整体的素质。                

不良影响(A deeper malaise)               

这样看来,这些提议和公告都有共同的特点,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在推动印度基础科学研究的发展吗?研究活动的形成方式对印度科学政策来说,将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与很多工业化国家比较,印度科学的决策过程主要停留在一个渺小而狭窄的基础之上,绝大部分从事研究的科学家对其投入甚少。印度的决策人员包括杰出的科学家、主要科学部门的秘书长、大型科学研究院的负责人和其他科学机构的成员。

印度的科学决策中没有系统、连续的监督。如总理科学顾问委员会和内阁科学顾问委员会、基础科学研究工作组的提议并非来自于科学界详细而中肯的意见,而这些意见至少会给它们提供令人渴求的长期目标。

像这种科学界领导者决定国家科学政策的情形,由于年轻的科学家无法独立提出自己意见而日益恶化。工作组的实例可以清楚地说明这一点。工作组在准备报告的时候,仅仅只和一位杰出科学家和一名政府官员进行过直接讨论。来自其余科学界人士的提议只能通过书面形式或部门报告的形式出现,连正式的讨论都没有,不要说是辩论了。

由此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对于成功或失败的经验、以前在努力加强基础科学过程中的强项和弱点都没有系统的陈述。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科学界还没有任何一位负责人意识到这一点。

代表性特征极少(Little representative character)                  

后果之二就是,新的基础科学计划完全依赖于某些杰出科学家和政府官员的政治领导地位,以及他们实行科学计划的方式。因此,由某些科学部门、政府部门、财政和行政部门构成的委员会之间的谈判,是决定印度短期科学发展的关键性因素。毫不吃惊的是,在各种委员会中获得很好代表的一些主要的研究院所,通常会确保自己在这一交易过程中可以获益。

一般而言,顾问委员会向政府提供的科学政策咨询不具有任何代表性,也无法代表整个科学界。

如果以这种以政府委员会为驱动的模式来规划基础科学的未来,就不可能会有任何适合的形式来支持长期的发展目标。把长期目标与短期计划相结合的做法,只能在某些特殊的领域有效,如原子能或太空领域,在这些部门,主要的观点都是在人们比较英明的时候形成的。                           

后果之三是,决策过程只是基于一些政府官员和高级科学家的意见。因而,用于推动科研力量或增强科研基金的各种提议无法得到科学计划发展过程中具体实践的支持。

目前,虽然印度的个别研究部门和机构表现不错,但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还存在严重的问题。总的来说,印度基础科学的力量正处于下降趋势。科学家这一职业对于年轻一代来说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了。正如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曾经指出,科学研究机构正在不断官僚主义化。

然而,按照其迄今为止的表现来判断,印度科学的主要利益相关者--印度科学界,在解决这些问题上拿不出什么可以形成系统的战略。

T. Jayaraman是位于春奈(Chennai)的数学科学研究所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家。本文原来发表于《印度人》报,经过允许在此处全文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