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纵观全局探讨转基因技术

洛克菲勒基金会的Joseph D. DeVries对生物科技对穷人的潜在影响作了一个个人估计,并讨论了为什么发达国家必须支持对这一领域的研究。

本文作者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粮食安全项目副主管。

随着有关转基因作物的全球论战无情地向前推进,似乎越来越清楚的是,大多数的争论都是关于前因后果。发达国家那些在粮食安全方面反对生物科技的运动者们认为,为了使食物更加丰富而冒险介入生物科技这一理由并不充分。对于发展中国家大约十亿长期挨饿的人民来说,这项议程远未清晰

看一下我最近到莫桑比克楠普拉省 (Nampula) 的一个家庭农场参观的情况。我看到了当地流行的一种木薯褐色条斑病,这种病使植物叶子变黄、长斑点,同时破坏了它的食用块根。接着我跟随几位农业科学家从附近的一个研究站开始旅行。

我们测量那些木薯,想要估测疾病的范围和它对作物丰收的影响。同时,我们也设法测量是否能给农民提供些对土地有用又能抵御病害的东西。

尽管另一种作物病毒——木薯花叶病毒已经被饲养员、病理学者、分子生物学家等等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对于木薯褐色条斑病,人们还知之甚少。

我们在一座茅草棚前和四五个农民妇女谈着话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迅速的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只有一种静谧。家里的三个孩子明显营养不良,肚子胀大,头发发红,还有长期营养不良的人所常见的行动迟缓。最小的孩子大约两岁,躺在空地上的一块烂席子上,准备睡觉。在孩子旁边,妇女们兴高采烈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我们试图拼凑一个好一点的有关他们如何种植作物,喜欢什么作物种类,为什么附近大多数的木薯染上了褐色条斑病等等这些问题的答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疾病会突然爆发,但当地的农学家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很可能会出现饥荒。地处非洲的偏僻之处,当地沙化的土壤不能种植玉米或者别的可靠点的作物,因为它们根本抗不了干旱,也全无营养可言。

除了种木薯,这些农民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赖以生存:没有可供选择的工作,没有社会安全保障,没有社区食品店。在非洲的这个地方,就像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村一样,生命完全是由每年的收成决定的。收成不好时,人们就会饿死。

在我脚下,房子周围中的极少的玉米正被一种名叫Striga 的寄生性杂草所包围,这种杂草遍布非洲,能够造成颗粒无收。我想起了为找到解决寄生性杂草的办法,洛克菲勒基金会斥资进行的生物科学研究。玉米底部周围种植的豇豆到处滋生着扁豆螟。我想起了最近我们集资建起的研究队伍向通过一种抗虫害Bt基因来改变这些豇豆,这种自然改变的基因已经被设计应用于玉米和棉花,显著提高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收成。接着我又想起了那些产品对这些农民意味着什么。

我们感谢了这些妇女肯花时间和我们分享信息后就说再见了。这些信息很有价值,也只能从农民妇女那里得来,因为她们好像非常明白所种的各种作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事实上,传统的种植方法已经不能培育出能抵御寄生性杂草的玉米或抵御虫害的豇豆。同样,传统种植方法设备落后,也不能培育出耐干旱的玉米和水稻、抵御虫害的玉米或者抵御象鼻虫的香蕉。

去年,仅仅是在美国,八种生物科技作物的生产就给农民减少了12亿美元的成本,减少了1亿多公斤杀虫剂的使用。然而,最急需得到这类好处的不是美国农民,而是那些直接依赖自己的收成过活的人们。

仅仅在非洲,就有1.94亿人长期营养不良,4000万孩子严重体重不足,5000万人忍受着维他命A缺乏症的折磨,还有65%的育龄妇女贫血。对于楠普拉的农业区和发展中国家成百万的那样的人们,生物科学技术简直就可以改变一切。

我们还不知道针对木薯褐色条斑病的抗性遗传。这一地区的研究人员甚至还不确定哪些种类是抵御的好来源。一旦知道了,传统育种可能要花五年的时间,依靠育种路线把一个抗性特征加入到能在楠普拉长得好的木薯种类中。

但是我敢打赌,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或许就是非洲的某个地方,有一组生物科技研究者两年之内就能将有抵抗力的基因直接转移到我遇见的妇女所使用的当地品种中。为什么会这么匆忙?我想起了那个最小的孩子,思考着在他迅速成长之前我们能做些什么。

反对生物科技运动者们不会有任何感想。他们说:“把这种科学抛到一边!大公司控制着它所以很危险。”但是面对楠普拉这些家庭的困境,我们怎么能将它抛到一边?同样,我们又怎能让如此有前途的技术被大生化公司封锁?当然,对于这些困难,我们都有办法解决。

为了做出关于生物科技应用方面负责任的决定,我们不得不统观全局。对于那些生活得很舒适、要与裤腰带作斗争的人、用理智战胜我们的恐惧可能需要我们把自己放到别人的位置上考虑。但是,我们在使用生物技术培育他们所能种植的最好作物方面,欠世界上那些穷苦农民的债。

我们这些生活得很好的人,可能不需要生物科技就可以活下去。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找到一种抗虫害的豇豆或者抗杂草的玉米品种。而且,木薯褐色条斑病仍在莫桑比克肆虐。如果想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我们将需要借助于生物科技。如果我们不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将进一步危及地球上最脆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