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政策应该通过'人权测验'

政治哲学家Simon Caney认为,利用人权框架来解决棘手的伦理问题能够指引气候政策。

国际社会承认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然而其影响用纯粹的经济措辞来描述的,而气候变化引起的具有挑战性的伦理问题却经常被忽视了。

这些问题包括诸如气候政策的目标应该是什么,还有谁应该承受气候变化的重担?有关缓解和适应战略的决策应当包括谁?

人权框架是应对这些挑战的一种有价值的方法,而且对于科学、技术和创新来说有着明确的实际意义。

一个危险的目标

人权框架在三方面来提供指导。首先,它有助于指定气候政策的目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第2条指出"危险的人为干涉"——但什么才算是"危险的"呢?

很多人定义气候政策的目标为避免全球平均温度比前工业时代增加超过2摄氏度。但从科学和伦理的角度来看,这还远远没有弄清楚,而采用它作为一个目标的方法也受到了批评。 [1, 2]  

一种人权的做法将有助于此,用破坏人们享受生命、食物、以及健康等基本权利的改变的术语来定义"危险"的气候变化。 [3]

人权的做法也可以帮助指导适应,通过声称适应政策的目标是保护这些权利而不损害其他权利。

分担负担

其次,人权框架应当告知国际社会解决世界应当如何分担应对气候变化的负担的问题的方法。

无论我们遵循'污染者埋单'的原则(那些制造了这些问题的人应当为此埋单)或者是'有能力埋单'的原则(那些拥有最多财富的人来埋单),应对气候变化的花费不应当损害人们享受生命、食物、水以及健康等基本人权,这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点对于共享温室气体的排放权利来说是有意义的——减缓政策必须保护对能源的获取。

它也适用于涉及发展新能源——比如生物燃料的政策。举个例子,美国生物燃料政策、巴西源于甘蔗的乙醇生产、以及马来西亚源于棕榈油的生物柴油生产分别因为损害人们获取食物的权利、侵犯劳动权利和剥夺人们传统的土地的原因而受到指控。 [4]

人权框架还有第三个意义——也就是说人们有权去了解并参与到对其生活产生深远影响的气候政策之中。

现实意义

除了对如何迎接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提供指导外,人权框架还有三个重要的实际意义——特别是对于科学和技术(科技)政策来说。

首先,它解释了为什么从富人到最不利的地方的广泛的技术转让以确保其适应气候变化是一个公平的事情,还有为什么富人应当满足这些花费。此外,那些通过工业化发达的国家应当给予那些最不发达的地区所需要的技术来发展自己而不加剧气候变化。

其次,尽管人类需要向低碳经济转变,新能源也应当通过人权测验。这可以通过认证计划来实现,要求任何一种新能源都要满足五个关键标准,包括有助于净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公平分配新技术带来的成本和效益。 [4]

第三点,科技政策应关注个人的权利——假如仅仅是关注国家的排放是错误的,它趋于向回避诸如国家内的不平等之类的问题。关注个人的需要,比如,确保认证计划使用人权标准并且转移的技术到达个人手中,而非没有责任的精英。

集体行动,集体影响

气候变化是许多不同角色(数十亿人和企业,政府和国际机构等)各演各的而不考虑他们对环境的集体影响的结果。成功的解决这一点因此需要同时处理集体行动的问题和环境问题的边缘化。

这需要超越法律的声明。制定能源政策的机构——从国家立法机构以及像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这样的国际组织,到资助新技术研究的团体——创建一个人权测试植入他们的决策过程之中。

其次,它要求这些机构彼此间相互协调和配合,以确保社会和经济政策不是继续破坏环境的方式。气候变化不能简单的丢给环境机构。

第三点,人权框架需要负责的政治制度让那些受到影响的人维护和捍卫自己的权利。

基于这一点,它要求决策者(尤其是在富裕的国家的那些人)对清洁能源和技术的创新、以及向需要这些来适应和发展的人的扩散进行奖励。

Simon Caney是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一位政治理论教授,也是Magdalen学院的政治研究员和导师。他是《气候变化、人权和道德的阈值》一书的作者,也是《Nuffield生物伦理委员会生物燃料报告:伦理问题》的共同作者。Simon本人可以通过电子邮件simon.caney@magd.ox.ac.uk   进行联系。

本文是'把人权、科学以及发展联系起来'专题聚焦的一部分。

References

[1] Tol, R.S.J Europe's Long-Term Climate Target: A Critical Evaluation, Energy Policy 35: 424-432 (2007)

[2] Randalls S History of the 2 °C climate target. Wiley Interdisciplinary Reviews: Climate Change, 1 no.4: 598-605. (2010)

[3] Rachel Warren (2006) Impacts of Global Climate Change at Different Annual Mean Global Temperature Increases In Schellnhuber, H. J. et al. (eds) Avoiding Dangerous Climate Chan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4] Biofuels: Ethical Issues, 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