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谨慎地处理‘行星界限’

Simon L. Lewis. 说,设立了地球生物物理系统的极限的“行星界限”的概念有两大缺点,而且可能为决策者带来新的问题。

即将在6月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上讨论的这个概念提出了如果我们要让地球处于全新世——工业时代之前的时间——的安全运行空间内,那么我们不能超过的环境阈值。Lewis说,它提出了“清晰、定量的措施,没有对‘正确’或‘错误’做出明确判断”。

但是他指出了两个主要缺陷。这个概念没能区分可能被打破的阈值和自然资源的固定的极限——诸如全世界可供使用的磷的总量。

Lewis说,这远远不是一个学术角度,它对于政策有着有形的意义。例如,执行一个关于磷酸盐污染的界限可能鼓励对解决其环境影响的技术的投资,但是对于保护磷几乎没有作用。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our coverage of preparations for Rio+20 — the 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which takes place on 20-22 June 2012. For other articles, go to Science at Rio+20

第二个弱点在于它把焦点放在了全球阈值上,而没有把它们和如果重复出现则可能成为全球问题的局部或地区界限区分开。气候变化是一个系统过程,受到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的驱动,但是局限于特定国家的氮污染在总体上可能成为一个全球问题。

Lewis认为:“把重点狭隘地放在维持类似于全新世的环境上可能面临忽视诸如在太平洋上延伸的颗粒废物‘塑料汤’等关键问题。”,而且面临让“已经薄弱”的政治意愿过于分散的风险。他得出结论说,在Rio+20上的协商应该把重点放在全球行星界限上,搁置关于一些地区问题的讨论,受到地区问题影响的人们能最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链接到《自然》的文章全文

本文是我们关于Rio+20的科学的报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