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塑料袋应加以管理,而不是禁止

包括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印尼、尼泊尔、巴基斯坦、菲律宾、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等一些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城市目前正在走向对塑料购物袋宣战。

这些城市通过了地方法规禁用了这类塑料袋,其理由是它们堵塞下水道和排水渠,导致街道出现洪水、让动物窒息,并且导致了其他类型的环境破坏

例如,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对违犯者加以重罚。其他一些国家正在呼吁转向生产和使用可降解袋。

但是这没有抓住要点。人们不反对使用可降解袋,而且认为它们是对环境伤害较少的当地材料(诸如黄麻、蕉麻和布)制成的购物篮和购物袋的传统做法的一个令人欢迎的回归。

需要记住的是,塑料袋是的生产是有目的的,而主要的意见是反对使用它们的方式,而不是反对它们的存在。

多用途产品

塑料袋被设计成满足一种需求。薄塑料可以比纸张做更多的事情,而纸张被推荐为塑料的一种良好的替代品。事实上,薄塑料可能比纸的用途更多。

例如,塑料袋因为包装食物、装水和其他湿的商品的用途而受到重视。它们作为垃圾桶的保护性衬里、作为脆弱的服装材料的保护性包装,或者作为临时密封房顶和水龙头漏水的方式也很有用。

这些用途和许多其他用途让塑料袋成为了20世纪的一种多用途的实用发明。

塑料袋的另一个优点是它可重复使用。尽管某些塑料袋太薄而无法重复使用,解决方案是制造更强、更耐久的塑料薄膜袋,而不是整个把它们丢掉。

塑料薄膜袋被广泛是为一种环境伤害的一个原因是大多数塑料袋是不可生物降解的。但是如果用生物可降解材料——诸如如今被某些欧洲国家使用的生物塑料——制造塑料袋,禁用塑料袋的主要理由就会消失。

错误的行为

然而,即便改变材料,也不能保证来自塑料的环境破坏就会停止。这是由于“恶”不在于所使用的材料,而在于那些不知道——或者不关心——何地、何时和如何废弃这种产品的人的行为。

此外,政府不能忽视薄塑料工业对经济的贡献。

例如,澳大利亚决定减少高密度聚乙烯(HDPE)薄膜塑料袋的使用,但是没有禁用它们,因为这可能对就业产生负面影响。

根据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数据,塑料产业在中国、马来西亚和泰国都创造出了成千上外的就业机会,这些国家在2005年共出口了2.39亿吨塑料袋到美国。

良好的环境管理是关键

与薄塑料袋有关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禁用,而是更好的管理。固体废物管理(SWM)的3R——减少、再利用和回收——也适用于塑料袋。

但是亚洲只有几个国家有良好的SWM系统,即便它们全都有关于固体废物的规定。这是对管理和管制是一回事的一个普遍误解的结果。

管理塑料袋意味着了解如何正确地使用和储藏它们,从而让它们可以重复使用多次,并且了解它们寿命终了之后如何回收它们。

关于如何使用、维护、再利用、恢复和回收塑料袋的指导方针是必要的,针对薄塑料袋的回收技术如今广泛存在。

这些指导方针应该延伸到处理塑料袋材料到达再生回收的最终极限的适宜技术的应用。

如果不想让材料伤害环境,许多材料都需要加以管理。事实上,如果没有得到正确的管理,纸是比塑料更糟糕的污染物。它在垃圾填埋场占据的空间是塑料袋的9倍,而且实际上并不比塑料分解得更快。

对实施的需求

美国环保署的数据显示,纸袋比塑料袋产生的空气污染物多70%,水污染物比塑料袋多50%,因为生产前者所需的能源是后者的4倍,回收它们所需的能源是后者的85倍。

事实上,和任何设计成有用途的东西一样,纸和塑料袋都需要加以管理,从而维持它们的有用性并防止它们破坏我们的生态系统的平衡。

管制塑料袋的使用是必要的。但是管制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实施。

禁用塑料袋是把它们当成了无用之物,忽视了它们的实际功能性、耐用性和廉价性。

导致环境破坏的是塑料袋的误用和不适当的处理,而不是这种产品本身。全面禁用塑料袋只会掩饰一个国家缺乏有效的环境管理政策。它不会把环境从“抛弃”心态的不良效应中拯救出来。

Lilia Casanova是联合国环境署设在日本的国际环境技术中心(UNEP-IETC)的前任副主任。她目前是菲律宾高级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也是菲律宾固体废物管理协会的委员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