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成功的创新取决于让基层参与进来

Lawrence Gudza写道,不能把技术创新强加给穷人——必须让他们参与进来从而选择出适合他们的生活的构想。

技术创新通常被视为解决发展中国家问题的万灵药。结果是,在津巴布韦等国家,来自富国的机构倾向于根据自身的议程"推动"技术——而且不是适合当地社区的技术。

这就拒绝了这些社区实现技术民主和公正的机会——也就是发展、选择和使用技术,帮助他们过上他们重视的生活方式,而不会削弱其他人和未来世代这样做的能力。

推动技术的代价是损害社会可持续性以及在基层层面上的持久解决方案。尽管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努力,人们怀疑通过技术改善人们生活的目标是否会凭借这种方法实现。

这种处方式的技术发展和改造方法在第一个障碍面前就失败了,这个障碍就是人们的接受程度。当它们在社会上是不可持续的时候,它们就受到了贫穷社会的隐性抵制,当人们感到它们破坏了社会的文化和传统规范的时候,它们就会受到积极的抵制。

例如,滴灌技术没能形成影响力,因为村民缺乏获取地下水的水泵。与此同时,社会没有接受生态卫生厕所,因为收集自己的废物去为花园施肥的观念违反了文化规范和信念。

我们需要包罗万象的、基于社区的方法,它考虑了人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技术。科研机构的关键是要与社会各界进行关于技术的对话,这包括弱势群体、传统的领导层、决策者、科学家和商业人士。

研究更广泛的问题

通过社会方法推广技术是一个社会过程,让社区通过辩论掌控自身的发展。这促进了建立在地方优先事项上的技术议程,并且加强了集体行动的联盟。

这个过程是透明的、把重点放在了社区的优先事项和需求上。它接受并整合了参与带来的成果,而这样就避免了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一个具体的技术上。相反,围绕着技术可以帮助解决的问题的问题得到了广泛的研究。

例如,在2006年,由英国的实践行动组织主办的一场为期3天的研讨会研究了纳米技术是否能够帮助实现到2015年让无法获得清洁的水的人数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

直到这次研讨会的最后一天之前,组织者一次都没有提到纳米技术。这让这场对话把重点放在了更广义的水问题上——例如,获取、可用性和水质——而不是放在一种具体的技术上。

其结果是,讨论了几种较优秀的技术——当提到纳米技术的时候,面临的问题比组织者在研讨会之前想象的更多。

会上也提出了社会问题,诸如无论离水源多远都要负责打水的妇女和女孩的作用。

会上还讨论了传统技术,以及维持了社区数十年的知识体系。我们需要的是找到把地方开发的系统与新技术整合起来的方式,从而增加它们被人们采用的机会。

扩大规模的政策

同样的方法需要指导国家层面上的科学技术决策。包括地方社区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应该在这个过程中合作。这将会利用地方知识的力量并确保政策与基层人们的需求相关。新技术的实施和改造也应该被使用者驱动。

在2008年,在津巴布韦的5.1万农村人口中进行的一项试验性研究"用地方的声音分享地方内容"——这是实践行动组织的另一个项目——测试了用于发布与农民有关的播客信息的移动设备,这些信息是关于农作物和牲畜生产,以及食品处理和保存等等。使用地方语音和语言进行了录制。

该项目的影响超过了预期:除了通过增加产品产量改善生计,它还帮助建立了买主和供应商的市场。

该技术如今正在用于推广到几个地区的45万人中间。接受社区扩展官员训练的农民正在传播这些内容,同时也收集地方知识,然后专家可以把科学内容合并起来让所有的社会成员使用。

帮助确保这项技术被社会采纳和拥有的另一个技巧包括了农民对农民的"看和学"的访问,让发展中国家的区级和省级利益攸关方参与进来,并且让内容优先化。

大多数为了适应地方需求的技术改造是由社区自身完成的,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新技术的构想也是在那里构思出来的。

自从在津巴布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推行技术至少40年来,它们对穷人生计的影响仍然难以捉摸,不论向社会堆积了多少技术。成功和失败的区别在于用于选择和评估技术的方法。

Lawrence Gudza是设在津巴布韦的实践行动组织非洲南部新技术响应项目的项目团队领导。他的联系方式是Lawrence.Gudza@practicalactionzw.orgldgudza@gmail.com  

本文是支持基层创新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