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是时候制止海洋数据被破坏了

 Sidney Thurston M. Ravichandran说,必须做更多的工作从而阻止海洋数据浮标被破坏,这种破坏造成了金钱、关键数据以及生命的损失。

 
全球社会依赖于一个迅速扩展的海洋观测网络从而理解气候与生态系统,帮助预警海洋产生的危险,诸如海啸和气旋导致的风暴潮,并支持海洋救援行动。
 
安装在锚系或漂浮的浮标上的传感器收集气象和海洋数据,并且通过卫星把它们实时传输到全世界科学和运营界。
 
例如,全球热带锚系浮标阵列(GMTBA)为气候研究和预报提供实时数据。它的主要组成部分——包括太平洋的TAO/TRITON阵列——监测包括太平洋的厄尔尼诺/南方涛动(NESO)、大西洋的飓风活动以及印度洋的飓风。

 

 

TAO Project Office, NOAA/PMEL

图1。全球热带锚定浮标阵列网络的地图,它显示了在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设立的站点

Source: NOAA

 

但是所有这些类型的锚系海洋数据浮标都面临越来越大的被破坏的风险——不论是被故意破坏还是疏忽。
 
最糟糕的情况是,破坏和损坏威胁着某些主要观测网络或者说它们的很大一部分的稳定性。它推高了运营成本,重要的是,它侵蚀了监测设备通过科学知识而提供的价值和社会收益。
 
东南亚各国和渔民必须行动起来抵制破坏海洋浮标的行为。
 
浮标受损的成本
 
 
破坏和忽视的损坏以许多形式出现。这包括常见的船只碰撞、因为捕鱼线、渔网或缆绳的破坏,以及集鱼装置利用系泊浮标。
 
例如,当小型鱼类在浮标附近聚集并食用浮标上生长的藻类的时候,它们吸引了大鱼。而在这个过程中大鱼鱼群可能在浮标附近游动。试图在浮标附近捕鱼的渔民的渔具和浮标系泊装置缠绕起来,当他们试图回收他们的网的时候,他们破坏了系泊线和安装在浮标上的传感器。
 
有时候,渔网因为洋流而漂移,特别是在夜间发生漂移,并且与浮标缠绕。因为渔网被缠而愤怒的渔民可能枪击浮标,或者可能偷走整套系统或零件。这是一个悲哀而真实的现实,这可以避免而且应该避免。
 
破坏在印度洋最常见。在新建立的印度洋海啸预警系统与邻近海洋网络的36个海啸浮标中,超过一半在4年时间里被破坏了。
 
在2008年的9个月里,太平洋热带的18个TAO观测站由于破坏而下线。恢复它们的成本是100万美元以上。
 
在印度洋,海啸探测器(用于探测海啸的装置)网络在4年时间里遇到了30多次破坏事件,影响了超过半数观测站,导致了350多万美元的成本。
 
不论这种破坏发生在哪里,它让维护这些系统所需的预算翻番。不仅如此,早期预警系统和长期气候研究都损失了数据。
 
反过来,这让天气和海洋预报能力退化,让海啸预警系统更不可靠,并且破坏了它们的置信度。结果可能是生命和财产的重大损失以及对假的海啸预警做出响应带来的成本高昂的疏散。
 
管理措施,但不仅仅是管理措施
 
2009年12月,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通过了一个有约束力的措施,通过限制浮标周围1海里的捕鱼从而保护锚系数据浮标。
 
2010年9月,美洲间热带金枪鱼委员会(IATTC)在其弟81次会议上通过了一个措辞类似的非约束性的《禁止在数据浮标附近捕鱼的建议》。这些措施提供了一个让海洋数据浮标有意或无意被破坏最小化的新的区域管理做法。
 
这些措施禁止成员国在浮标仪器或其锚系绳的1海里范围内进行捕鱼或者接触浮标;禁止把船只或任何捕鱼用具系在数据浮标上;在没有特别授权之前禁止登上数据浮标。
 
但是这些管理规定不足以防止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破坏。渔民需要远远更好地了解为什么这些海洋浮标是重要的,以及它们如何能够通过帮助提供对糟糕的天气、气旋和海啸的早期预警而造福渔民的生命,而且甚至能提供有助于发现鱼最丰富区域的数据。
 
对于深海捕鱼船的破坏,相关港口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从而促进人们的关于这些监测系统的重要性的意识。
 
渔民和商业捕鱼都需要关于浮标地点的实用信息。
 
在根本上,这取决于使用海洋的所有人意识到维护这些浮标对他们的生命和生计有巨大的利益。
 
 
Sidney Thurston是美国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全球海洋-气候观测项目的国际协调员。M. Ravichandran是印度地球科学部国家海洋信息服务中心的科学家、建模与观测组的负责人。
 
本文是关于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海洋科学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