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太平洋岛屿为何应该采取海洋监测

Ben Ponia表示,太平洋岛屿必须建设自己的环境监测能力,来解决本地和全球两方面的问题。

 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被视为全球环境变化预警的金丝雀。然而尽管他们面临同样的全球问题,大多数关注经济增长并且已经成为工业化国家面临着他们自己的一套本国问题。
这些岛屿仍有原始的环境并令她们适合成为全球监控的前哨么?或者她们本身已经成为环境变化的热点了么?
现实更可能介于两者之间,这意味着小国须确保检测项目告知当地关注的政策的同时,也发出全球变化的告警。

所以谁应负责监测变化?这种情况太多了,当地政府这些事都交由全球组织,并且也没有做出必要的承诺以确保本地监控能力满足发展的愿望。

危机中取得进步

我在库克群岛政府中任职期间,我目睹了多年里监控优先级的变化以及我们得到的教训。I在上世纪90年代初,首要任务是监测海洋生态系统和首都拉罗汤加岛周边的健康情况,拉罗汤加附近珊瑚白化、沉积和污染的影响已经被清除了。但政治意愿和资源的缺乏导致沿海发展带来的这些问题很少得到解决。

上世纪90年代末之前,关注的焦点已经转移到对Manihiki Atoll地区珍珠养殖的监控。那里的农民听之任之并且达到了非可持续的水平——尽管有监控预警,最终因一种牡蛎病而导致生产的崩溃。总收入损失了一亿新西兰元,而且50%的人口废弃了这个环礁。

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没有接受过管理危机所需的科学训练,同时运维设备能力的缺乏造成水监控探头的数据库写满了,这让疾病爆发没有任何记录。
政府的反应是加大对自动监测项目的投入,并通过一个泻湖管理计划策划更好的养殖实践

在拉罗汤加,监测工作现在不仅仅是关注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也关注公众健康,比如西加鱼毒、有毒的藻类水华以及水中粪便细菌的高浓度等。受欢迎的海滨旅游胜地Muri lagoon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监测点。

能力以及工具

幸运的是,教训已经被吸取。政府理解听取监测项目的警告的需要,并且监测结果正在被主动采用而非被动的。
举个例子,海洋资源部和卫生部正在评估诸如腹泻、皮肤刺激、呼吸困难等疾病与水中的肠球菌水平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评估将帮助政府采取海滩监控以及公共告知标准等。

珊瑚覆盖的视频断面(通过视频摄像头开展的调查)和自动化水水质监测浮标等现代技术,已经显著的提高了我们监测项目的效率,也提供了一份连续的现场信息流。

但是技术工具应当用于实现决定,而非被当做解决方案来看待。这些工具也需要他们的操作员来运转——这个真理过去被忽视了,责任在于仅仅是装备了这些工具而不是他们的操作者。

这把我们带回到发展本地科学能力的问题上。全球组织根据人力资源和设备提供的支持值得称赞,并且无疑扩大了本地研究人员的资源池。

无论如何,优先研究领域的成长正在超过本地资源。在太平洋地区工作的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需要确保当地研究人员的分布不要过于单薄。

另外这些组织需要知道何时将重点切换至紧急的优先事项。一个显而易见的优先考虑是投入更多力量对当地研究人员进行培训来减少对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的依赖。

承担责任

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正在慢慢建立信心来融合监测项目和管理权力,进而保护其环境、人口以及经济。

他们开始通过互联网平台分享和国际项目来分享经验教训,他们也准备好了同时作为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参与全球监测项目。但这不是一个一夜之间就可以完成的过程。需要持续性的投入。

并非仅仅将援助资助项目集中在一起,太平洋地区各国政府必须制定一份长期的承诺来维持本地科学家和项目的资源池,这个资源池要设备齐全并且有合适的资源做后盾。

小岛屿国家必须开始看到面前因本地发展内在联系所面临的问题,而这不仅仅是全球组织的责任。他们面临的更复杂的问题是,更大可能性的情况是他们本身是问题的一部分。

在监测中投入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这给了小国家一种工具用来在其发展日程上维护自己的权威。

Ben Ponia库克群岛海洋资源部的秘书,他本人在拉罗汤加工作。克群岛海洋资源部的秘书,他本人在拉罗汤加工作。

本文是关于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海洋科学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