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必须克服文化障碍以促进研究

宫鹏在《自然》杂志上指出,如果中国要改善科研质量,它必须采取坚实的步伐去克服阻碍其进程的根深蒂固的“文化障碍”——诸如隔绝和自给自足。

尽管科研腐败妨碍了该国许多科研的质量,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哲学也是表现不佳的原因。宫鹏说,这些哲学“阻碍了好奇心、商业化和技术”。

其中之一的后果就是中国科学家渴望从事领导性的研究,而不是扮演支持的角色。这导致了分享数据方面的繁琐和不情愿。例如,中国气象局有2000个气象站,而水利部也有20000个观测站,这可能改善气象局的预报,但是它并没有提供这些数据。

另一个后果是缺乏有效的分工。在中国很少有专门的研究服务,因为科研管理者只奖励原创研究,这让科学家不愿从事支持性的工作。

宫鹏说,指派专门化的工作是可以克服这些障碍的步骤之一。“必须提供化学分析员、计算机工程师、实验专家、仪器技术员以及专门化的数据提供者这样的职位”。

宫鹏还提出,中国必须在其教育体系中尽早贯彻一种“科学精神”,而不仅仅是像近年来在大学中推广科学精神所做的那样。

而且该国必须做更多的工作,通过提供财政支持从而鼓励国际科研合作。近来政府资助的一个700万美元的测绘计划排除了国外合作者——这就是一个可能阻碍发展的做法的例子。

宫鹏说,科学家个人之间和组织之间的合作必须加以鼓励。而那些取得合作成功的人必须得到资金和提升的奖励。

链接到《自然》杂志的全文

References

Nature doi:10.1038/481411a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