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绿色经济需要一个新的机制来利用科学

Gisbert GlaserAlice Abreu表示,Rio+20应当建立一个科学的合作机制来利用南北的能力。

在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地球峰会的20年后,可持续发展议程一直把重点过于放在了环境上——这是由各国环境部门驱动的,悲哀的是,在总体上的进展不足

在过去20年中,发展已经让我们更加接近超过我们的地球系统的“行星界限”——从气候生物多样性再到土地使用——的风险。然而,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我们必须进一步强化弥合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发展鸿沟的举措,并确保更大的社会平等以及人类福利。

因此,关键在于确保在未来那些处理我们的经济的人也致力于可持续发展以及我们的经济体系的“绿化”。这就是Rio+20世界峰会将把重点放在“可持续发展与消除困穷背景下的”绿色经济上的原因。

但是没有清洁的技术、创新和合理的科学,就不会有绿色经济。因此,Rio+20的结果必须包括一种鼓励更多的研究和更好地获取所有科学领域的知识的机制。

合理的科学基础

Rio+20会议的准备过程如今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不存在所谓的“万能”绿色经济。绿色经济的组成部分应该是对国家和地区有针对性的,让所有经济部门都变得“绿色”,不论是农业、信息技术还是化学工业。

向更绿色的经济转变将涉及到空前的利用科学技术以及国际合作的举措。我们需要建立在有协调的政策以及合理的科学的基础上的更全面的创新系统,它们真正地把可持续发展的三个支柱——环境、社会与经济——整合起来。

理解自然与社会经济体系的这种互联性是解决全球挑战的关键。而这意味着跨自然与社会科学的新的更综合的跨学科研究的清晰的职责。

Rio+20会议上的代表的建议应该致力于把加强科学与政策之间联系以及体制内的科学基础的举措纳入进来。

国政府应该同意在Rio+20的成果文件中纳入一个呼吁,即建立一种促进有协调的可持续发展挑战研究的机制,把焦点放在北南和南南合作上。

经验显示,国际科学合作——诸如科学基础设施薄弱的国家的地区培训计划、机构网络或卓越中心是建设科学力量的有效战略。

合作的力量

这个新的机制将以现有的合作机构为基础,诸如国际科联(ICSU),并且与其协同增效。

它应该由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加以治理,而它的功能之一应该是系统化地收集和处理关于关键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绿色经济问题的现有知识。

与私营部门合作,除其他外,这将促进和协调跨学科的研究和创新,也包括科学和技术的能力建设,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

此外,与私营部门合作将会促进和协调跨学科研究与创新,以及科学技术的能力建设,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

而且它将会积极地与决策者、资助者以及其他利益攸关方在设计、实施和传播研究方面进行合作。

这个机制还将在国际层面上进行动员和协调,从而支持能力建设、知识共享和新的研究。将需要并非在传统上参与全球可持续性研究的新的资助者——发展机构、主要慈善基金会和社会科学资助者——加入进来。

更好地安排科研优先事项、更多的杠杆作用以及避免重复科研意味着有共同目标的项目将有更多的资助。

一场“可持续性的革命”

一个新的国际研究项目“未来地球——促进全球可持续性的研究”是走向这样一个科学合作机制的基本单元。该项目将在今年的Rio+20会议上由包括国际科联、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ISSC)在内的一个联盟启动。

全球捐助界的财政支持将在让这样一种机制取得成功方面有重要作用。但是国家科学能力薄弱的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也必须致力于通过大幅度增加它们分配给高等教育的资金从而增强制度科学技术能力。

私营部门是研发的主要资助者,它将起到一个重要的作用,而且应该把它的优先事项重新定位到朝向可持续性的目标。关于“绿色研发”的公私合营伙伴关系应该支持清洁技术的开发、可持续化学物质管理以及能源和材料的效率。

产业界还应该对更广泛的国际科学合作以及科研举措做出贡献。通过一种全球机制,这将不会没有回报:诸如未来地球等新的科研项目将提供“跨学科”知识的一个平台,它能够被商业和工业的合作伙伴使用,而且还将帮助让创新走出实验室并把它们转化成有用的“绿色”产品或服务。

在农业和工业革命之后,人类需要一场建立在知识和创新基础上的全球可持续性革命。但是只有Rio+20会议通过启动一个大型的全球协调的关于科学技术与创新的项目从而支持进行科研的一种新方式之后,才能向可持续的未来加速转变。

Gisbert Glaser是设在法国巴黎的国际科联的资深顾问。Alice Abreu是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社会学终身教授

本文是我们关于Rio+20会议上的科学的报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