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公众需要更好地获取科学

李大光表示,科学素养的低水平必须通过改善中国科学媒体并鼓励科学家参与之中来解决。
 
20多年以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CAST)进行了公众科学素养的全国调查,并使用这些数据把中国与其他国家进行了比较。
 
上个月(9月14-15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的中国科普研究所(CRISP)举行的一场关于科学素养的国际会议为科研人员和政府官员讨论这些结果及其改善中国科学能力的意义提供了一个论坛。
 
这场讨论把重点放在了中国成年人的科学素养比例偏低上。这个数据来自CRISP几个月前公布的最新的全国调查。
 
但是测量和改善科学素养不是中国需要应对的唯一的科学传播问题。公众理解具有争议的科学问题和促进中国科学家在传播中的作用也是重大挑战。
 
素养较低
 
接受调查的中国成年人只有3%到达了理解科学术语、概念和方法以及科学对社会的影响所需的科学素养的水平。
 
用同样的问卷对全世界的人口进行了调查,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排名较低——中国的科研人员和政府官员不太愿意透露这个事实。在美国,来自2008年的调查提示28%的成年人达到了同样的科学素养标准。
 
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国务院制定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致力于到2020年将科学素养提高到与欧洲国家20世纪90年代相同的水平。[1]但是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科学素养的增长速度慢得令人担心——从2001年开始的10年中,从2%增长到了3%。
 
而且这不仅仅是素养问题。中国科学界必须帮助改善公众对敏感或有争议的科学技术问题的理解,这些问题包括从纳米技术核能再到遗传改造
 
而且还有关于信息自由流动的问题。所有关于工程项目、自然灾害和与科学和环境有关的其他问题的信息都能公开自由获取吗?当地公民能获取它吗?他们能自由地反馈他们的观点吗?
 
电视的职责
 
这次调查提出,电视是90%以上的人口获得科学技术信息的主要来源。但是我对中国电视科学服务的研究表明,地方电视台的科学频道的数量从2002年的20多个减少到2010年的不到10个。
 
这项研究还显示,当收视率变成对电视节目的唯一衡量标准之后,所有的原创节目都被取消了。科学节目被所谓“养生大师”的节目取代,后者谈论如何通过只吃绿豆或茄子来延长寿命。
 
也没有关于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科学信息,尽管日本媒体向日本公民有效地传播了这些信息。其结果是,关于碘能防辐射的谣言导致了加碘盐的短缺。
 
中国的电视科学节目需要变革。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应该资助专业电视公司制作科学节目并且分发到全国的地方电视台。
 
其他人的责任?
 
在2008年进行的另一场调查中,我评估了中国科学家对科学传播的态度,询问了他们关于参与普及他们的研究的活动的情况以及他们在科学传播中的职责。结果显示中国科学院80%的科学家不愿意参与科学传播活动。
 
他们不认为科学传播是他们的职责,而且他们说他们只对资助他们的组织负责。他们认为媒体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有传播科学的职责。
 
这种中国科学界和媒体之间的分离仍然没有改变。让科学家与媒体交流并且不用术语解释他们的工作的训练仍然没有在中国建立起来。
 
“公众科学日”的年度科学活动已经举行了许多年,一组退休的科学家去全国各地与公众打交道。但是需要激励科学家——特别是青年科学家——更充分地参与到科学传播中。
 
而且所有的科学传播活动需要得到独立的机构的评估——目前很少对科学传播活动的有效性和影响进行评估,这让它很难纠正在理解受众或表达信息方面的错误。
 
未来对公众理解科学的研究需要考虑到中国各地经济发展、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巨大差异。而且应该把重点放在中国公众如何以及从哪里得到能够服务于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的科学技术信息。
 
李大光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学传播教授、美国密歇根大学国际科学素养促进中心的中国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