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核电:破灭的梦想?

Pervez Hoodbhoy说,核电并不是一个魔法解决方案——它不安全,也不廉价,而且它还会导致核武器计划。

一批缺乏能源的发展中国家把核能视为一个魔法解决方案。不需要石油、天然气和煤——这是一种空气污染或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燃料。高技术再加上其声望,它看上去似乎是相对安全的。

但是然后就出现了福岛核事故。这起事故的全球心理冲击超过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而且让全世界如今不确定核电是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核心担忧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应急发电机失效之后的火灾增加了辐射泄漏和扩散的恐怖前景。1号反应堆的核心熔毁,储存在水池中的乏燃料随着冷却水泵停止工作而再度活跃起来。

福岛的核反应堆被建造成能够抵挡最坏的情况,包括地震和海啸。传感器成功地关闭了反应堆,但是当30英尺高的海浪冲过20英尺高的混凝土防波堤之后,冷却反应堆必需的电力就失去了。

辐射尘最远到达了加拿大。其实它远远更糟糕。日本知道它的大片国土将被污染,或许在本世纪剩下的时间里都无法居住。例如,在今年7月,在超市销售的牛肉、蔬菜和海洋鱼类被检测出放射性铯的剂量是安全水平的数倍。[1]

日本人一直是很小心的。在这个“被爆者”(广岛和长崎的幸存下来的受害者)的国家,所有的反应堆接受的检查比其他地方都更仔细。但是很明显这并不足够。其他高度发展的国家——加拿大、俄罗斯、英国和美国——也都发生过严重的反应堆事故。

这对于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意味着什么?在这些国家,辐射的危险和反应堆的安全性尚未进入公共辩论。管理机制由政府严格控制着,它们声称这是出于安全的理由。个人或非政府组织被禁止监测任何核设施附近的辐射水平。

印度和巴基斯坦贫穷而弱势的村民社区因为铀和钍矿的开采而受到了健康的影响,他们被迫撤销了诉讼。

福岛类型的事故的后果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看上去很不一样。由于存在容易波动的人群,而且几乎没有灾害管理能力,社会相应有可能非常不一样。

在日本,海啸幸存者相互帮助,救灾队伍的运作畅通无阻,而且救援人员有充分的防辐射装备。在反应堆爆炸之后没有惊慌,也没有反政府的示威活动。

关于成本的问题


核能具有成本效益吗?

2009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强烈建议增进核电的作用从而抵消气候变化[2],它发现核电的每千瓦时(kWh)的成本更高,核电的是8.4分,煤/天然气是6.2/6.5分。它提出随着化石燃料的枯竭,核能-化石能源的价格比将会倒转。但是目前尚未实现。

世界银行把核电站称为“大白象”。[3]它的《环境评估来源手册》说:“因此核电站是不经济的,因为根据目前和预计的成本,它们不太可能是成本最低的替代方案。”

“也有证据表明提供者常常引用的成本数字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而且常常无法充分考虑到废物处理、退役和其他环境成本。”[4]

根据美国核管理委员会的数字,永久性关闭一个反应堆的成本大概在3亿到4亿美元之间。[5]这占了反应堆的原始成本的很大一部分(20%到30%)。

尽管诸如法国和韩国等国家确实让核能盈利,它们可能是一个一般规则的例外情况。缺乏建设自己的反应堆的工程能力的国家将花更多的钱用于进口和运行技术。

不良的记录、军事的野心


发展中国家的核电的记录很少能让人有信心。

以目前仍然面临长时间的日常电力缺乏的巴基斯坦为例,40年前,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员会曾承诺核反应堆将满足该国全部电力需求。

尽管该委员会帮助制造了100件核武器,并雇佣了3万多人,它并没有满足电力的目标。两个反应堆总共产生了大约0.7GW的电,这满足了巴基斯坦电力需求的约2%。

印度的记录也远不是一流的。在1962年,它宣布到1987年已安装的核能力将达18-20GW。但是到了1987年它只达到了1.48GW。今天,印度的电力 只有2.7%来自核燃料。

1994年,Kaiga发电厂的两座反应堆的建设过程中发生了一次事故,这让其成本增加到了最初估计的4倍。超过成本以及延误频繁出现,这不仅仅是在印度出现。

而且一些发展中国家对核能技术的兴趣可能掩盖了另一个目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围绕着它们的民用核设施建设了它们的武器制造能力。它们不是第一批,也将不会是最后一批。

当石油生产大国开始寻求建造核反应堆的时候,警铃便拉响了。拥有全世界第二大石油储量的伊朗如今处于使用其核反应堆用低浓度铀燃料制造核武器的边缘。如果伊朗制造出核武器,伊朗的对手沙特阿拉伯也将寻求制造自己的核武器,它已经计划在未来的20年投资3000亿美元建造16个核反应堆。

气候变化让寻找非化石燃料替代能源的工作具有了迫切性。但是说服人们使用核电正在变得越来越难。它既不便宜也不安全,它面临着一个费力的战斗。除非出现根本的技术突破——诸如可行的核聚变而非核裂变反应堆——它的增长前景看上去就是暗淡的。

Pervez Hoodbhoy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和物理学博士学位。他在巴基斯坦的Quaid-e-Azam大学和Lahore管理科学大学科学与工程学院授课。

本文是福岛事故之后的核电专题聚焦的一部分。

References

[1] Japan's Food-Chain Threat Multiplies as Fukushima Radiation Spreads (News, Bloomberg, 2011)
[2] Deutch et al. Update of the MIT 2003 Future of Nuclear Power Study  [223kB] (MIT, 2009)
[3]The Least Cost Path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Energy Efficient Investments for the Multilateral Development Banks, M. Phillips, Washington DC, IIEC, 1991.

[4] World Bank, Guidelines for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of Energy and Industry Projects. World Bank technical paper No. 154/1992.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Sourcebook, Vol. III, 1992
[5] Fact Sheet on Decommissioning Nuclear Power Plants (US NRC,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