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女教师可以帮助弥合科学中的性别鸿沟

科学教育家Minella Clutario Alarcon说,更多的女教师和更好的教学方法将鼓励女孩从事科学。

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高等职位中缺乏女科学家都很常见。

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女性感到很难参与科学。她们的道路上有几个障碍:文化和社会价值带来的负面态度、科学与数学教师数量不断减少、长期使用过时的方法教授科学,以及缺乏政府支持推广最先进的科学教育方法。

文化态度和社会价值可能成为女性教育特别是科学教育的重大障碍。但是新的教授科学的方法可以为女性赋权并且帮助消除负面态度的障碍,为多产地参与科学铺平道路。而且教学让女科学家有机会对弥合性别鸿沟做出重要贡献。

传统的角色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女孩完全无法从教育中受益,因为人们期待她们待在家里帮助家庭做家务,而家庭中的男孩去上学。在一些家庭中,重视男孩的教育发展是常见的。

在另一些国家,青年女性和女孩无法在中学之后继续接受教育,因为她们结婚很早,而且人们期待她们把生活投入到丈夫和家庭中

当青年女性和女孩受到教育的时候,常常没有人鼓励她们学习科学和数学。这是因为传统信念规定了这些领域仅仅适合男性。

有些发展中国家的女性有更多的机会学习科学,有时候甚至有机会获得硕士学位。但是其中一些女性(有些人是自愿的,有些人不是)选择结束自己的科学职业从而结婚和抚养家庭。

其他人完全无法与她们的男同事竞争,这是因为在传统的角色中,人们期待他们早回家为家人准备饭。一般而言,女性照顾家庭所用的时间更多

缺少教师

在大学进行学习或在她们选择的领域进行研究的女科学家倾向于把重点放在讨论弥合科学中的性别鸿沟上。但是学校的科学教师参与培训下一代科学家,因此也不应该忽视他们。

在许多国家,女科学教师成为了榜样并且在吸引青年女性和女孩走进科学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激励她们并且给她们做得更好、在生活中实现更多成就的信心和力量。

但是学校教师存在短缺,特别是教授科学和数学的女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统计研究所估计,到2015年,96个国家比2007年总共需要另外190万名教师。撒哈拉以南非洲将受到严重影响,45个国家中的27个国家面临严重的短缺。

这种趋势再加上学习科学的女性和女孩的数量少,这让女性在发展中国家的科学领域未被充分代表的问题恶化。

教育科学中的青年女性和女孩可以为她们赋权,让她们拥有应对阻碍社会中的女性充分参与的文化态度和社会价值的工具和自信。

学习科学的青年女性和女孩能够批判地思考,分析她们的个人情况和她们的环境,最重要的是,做出关于她们的生活的知情决策。

更好的教学

但是现有的科学教学方法不够好。我们需要训练和重新训练女科学教师,让她们掌握有效而创新的教授科学的方法。这将让她们更好地理解科学,让她们成为青年女性和女孩的科学创新者和榜样。

建立在讲课和记忆事实基础上的教授科学的传统方法的效率较低。为了吸引女科学教师,并且吸引青年女性和女孩走进科学,教授科学的方式必须在所有教育层次上改变。

新的教授科学的方法应该是以学生为中心和以活动为基础的,让学生积极参与学习过程。研究已经表明,这种教学方式能让学生更好地学习并且从科学课程中获得更多收益。

为了让科学教育有效,它必须广泛包容,而且应该认识到科学教师、科学家、家庭和社区如何合作实现学习和教学的目标。

需要更好地资助科学教育从而训练更多更好的科学教师,特别是女教师。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应该推广持续的在职培训班,并且提供循序渐进的教师教育课程,接纳以学生为中心、基于活动的科学教学。

支持并且为这些训练活动提供资金从而改变教授科学的方式,这既迫切又必不可少。

每个国家都能够从训练女科学教师有效教学的方法上——以及学习科学和从事科学工作的女性数量的增加上——极大地获益。

Minella Clutario Alarcon受过物理学的训练,如今从UNESCO退休。她在UNESCO曾作为该组织设在法国巴黎的自然科学部门的基础与工程科学分部的资深项目专家管理科学技术教育、技术能力建设以及物理和数学的项目。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