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南非必须把更多的女性吸引到科学中来

南非科学部长Naledi Pandor说,鼓励南非的女性毕业生的政策如今已经起作用了。如今我们必须支持女科学家。

南非增加高等教育机构入学的政策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第一代黑人和女性学生。在仅仅10年时间里,它已经带来了显著的性别逆转:在1995年,男性毕业生的数量比女性多。到了2008年,女性毕业生的人数比男性多。

然而女性倾向于研究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和艺术。为了恢复平衡,当我在2004年到2009年担任教育部长期间,我们指定了一部分大学资金去鼓励更多的女性学习物理和自然科学,特别是工程。

如今,女博士的数量比女工程师更多。南非大约有3.5万名工程师,其中只有3000名女性。在3.2万注册博士中,6000人是女性。

为了实现科学中的性别平等,并且为了帮助女性实现她们的潜力,我们必须首先理解为什么女性没有在大多数科学学科中得到充分代表

平等的障碍

性别平等面临的3个障碍在很大程度上正在南非出现。首先,有一种种族隔离制度教育的遗产("班图教育"),在这种体系下,不教给黑人中学之后的学习所需的数学和科学。

这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发生了变化,但是即便到了今天,根据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数据,南非的小学生在数学和科学考试中的成绩不好——这表明了克服班图教育的遗产的困难性。

第二个障碍是数学和大多数科学学科被认为不适合女孩。排除女孩在小学阶段就开始了,在小学,学生观看的图片让性别刻板印象长期存在,并且传达了一种信息,即科学和技术不适合女孩。

用于辅助教学的图片把女性描述成做家务活,或者仅仅是观察男性进行与技术有关的任务,诸如修理汽车、布线、更换灯泡等等。

当女孩确实对科学感兴趣的时候,教师和学术导师常常积极地劝她们不要在学校学习这些科目。教育研究者发现,导师告诉女孩数学和科学是困难的科目,而艺术和人文(诸如文学和历史)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最终,来自对男女合校的学校的教室研究的证据指出了教师的歧视。它提出,教师通过允许男孩问更多的问题的方式鼓励男孩参与科学,而忽视女孩,对她们的回答不够或者因为小错误而批评她们。

这与来自女校的证据形成了对比,在女校,女孩得到了鼓励,而且在科学上的成绩远远更好。

增加获取

女孩在学校有限地参与科学学科意味着在高等教育层次上参加科学、技术与工程学科的女性更少。

关键在于南非和其他国家做更多的工作从而增加女性对科学知识的获取。科学与工程对于创新和经济增长具有关键作用,而且对于应对全世界许多最脆弱的社会面临的发展挑战具有关键作用。

在过去的10年中,高等教育的领导者已经开始在鼓励女性从事科学职业方面起到了一个远远更加主动的作用。一些实际的干预手段已经在南非启动:提 供设备资金和特别会议资助、举办关于论文发表和写作技巧的研讨会、为女性提供的研究生资助和科研学术奖金、特许的学习假期(包括授课替换),以及关于女性 的科研机会的制度交流。

其中许多资助手段都为女科学家设立了配额。但是当资助水平与私营部门提供的工资相比太少的时候,吸引和留下学生就是一项挑战性的任务。

突出展示成功

突出展示女科学家的成就是鼓励和激励青年女性从事物理和自然科学职业的另一种方式。

每年我都很高兴在南非工程女性协会(SAWomEng)、Women in ITHERS-SA(一个致力于促进高等教育中的女性的网络)、国家科学技术论坛奖以及女科学家奖的会议上演讲。

这些奖项突出展示了在自己的领域取得成就的女科学家。另一些私营部门的项目也鼓励女孩从事科学职业。移动电话公司Cell C的"带女儿去上班的一天"就是一个好例子,这是一个每年一次的活动,女孩可以了解参与这个项目的公司。

数字上的平等可能要等许多年才能实现。但是用南非罗兹大学的一位癌症科研人员Tebello Nyokong的话来说:"你做到的每一件小事都比开始的时候要好,因此,每一个成就都需要庆祝"。

Naledi Pandor是南非科学技术部部长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