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辅导如何帮助女科学家

社会心理学家Tineke Willemsen说,辅导帮助女性积累科学职业经验,并且帮助科学最大限度地借助女性的力量。

辅导是帮助女性的职业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它廉价而且相对容易实施。而且它可以在几乎所有环境下运作,因为这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日常接触。每个人都可以作为导师,每个人也都能从辅导中获益。

辅导很简单,就是有经验的同事支持经验较少的某人、对后者的职业和个人发展提供指导的一种关系。

辅导对于女性有什么好处?

女性遇到的科学职业的障碍比男性更多。女性常常很难获得良好的教育;通常可以效仿的榜样更少;而且女性很难利用在雇用过程中非常重要的"老男孩网络"。

来自导师的支持可以帮助女性克服这些障碍。如今,技术和科学对于发展如此重要,让女性得到的机会更少不仅是不公平的,而且在经济上也是不明智的——发展需要最优秀的男女科学家。

比较受到辅导和没有受到辅导的雇员的研究总是表明了辅导的积极作用。

受到辅导的女性和男性获得了更高的工资,并且在几年之后有了更多向上的流动性。他们还抱高了主观的优势,诸如更敬业、对工作更满意,以及更低的工作-家庭压力。

机构也会受益—从更低的人员流动率、更满意和更敬业的雇员、更快地让新雇员融入到组织中,以及更好地输送组织文化(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则和价值)。

这对于导师意味着什么

辅导应该是保密的:导师和被辅导者必须自由地表达自身,并且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讨论问题。在双方没有明确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任何东西不应该报告给其他人。

辅导也是自愿的:导师和被辅导者都可以自由地结束这种辅导关系,而不会对双方产生负面后果。因此导师不能是被辅导者的上级或项目领导。

导师帮助某人为职业的下一步做好准备。一个例子是领路——帮她接触其他人,把她介绍给你自己的专业网络的其他专业人士。

指导是支持女性的另一个例子,方法是教给她"行业技巧"并且为她的工作提供建设性的反馈。一位导师可以帮助被辅导者积累履历——例如,推荐她担任委员会的职位,或者在一次会议上发言。

导师还提供心理支持,通过提供赞成和尊重从而强化自信。精神支持、积极的反馈或建议可以帮助她解决专业或个人的困境。

最后,导师作为榜样也可以起到积极的影响力:用她们自己的工作证明重要的是做什么,以及在这个领域进步需要什么态度和能力。

因此,担任导师并不意味着提供专家知识。这更多地是关于程序知识和社会知识:如何在组织或专业学会中入门、你应该认识谁、你应该加入什么团体,以及从哪里申请资助。

充分利用辅导

在大多数文化中,辅导是人们支持其他人的一种自然的方式,它是自发产生的——非正式的辅导常常比正式的、制度化的项目更有效。

但是当组织确实建立了辅导项目的时候,关键在于对导师和被辅导者进行配对并且对将要做的事情进行一些培训。

一个成功的辅导关系最开始需要一个公开而透明的讨论,从而达成关于被辅导者的目标的一致意见、双方预计多长时间见面一次、这种会见的形式与内容,以及哪些保密、哪些不需要保密。

而且双方必须想让这种关系起作用。导师必须愿意尽力帮助被辅导者,而被辅导者必须愿意学习导师。

男性导师还是女性导师更能让女科学家受益?这取决于实际情况。

女导师有一些优势。例如,一位女性充当另一位女性的榜样可能更加容易。

女导师能更好地理解女科学家在职业中遇到的障碍。而且这种关系常常更无拘无束,因为不适当的接近的风险(不论是实际的接近或者仅仅是传闻)很低。

但是女科学家找一个男性导师也有优点。一般而言,在组织中男性比女性的权利和影响力更大,这让他们能够更有效地帮助被辅导者的职业进步。而且高职位的男性比女性数量更多,因此能担任导师的男性也就更多。

也有更广泛的收益。通过辅导,男科学家了解女性在执业中遇到的障碍,特别是关于工作-家庭问题和性别偏见。这帮助资深科学家——常常是男性——意识到在什么地方需要采取特定的干预措施从而让女性在一个组织中有公平的机会。

用这种辅导方式,这种低成本的支持女性职业的干预手段提供的收益的覆盖范围远远超过了被辅导的女性。

Tineke Willemsen曾任荷兰Tilburg大学的工作与性别心理学教授,如今是阿姆斯特丹的Aletta女性历史研究所的管理委员会主席。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