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批判谬论从而促进科学中的性别平等

Emily Ngubia Kuria说,如果能质疑社会规范,就会有更多的女孩学习自然科学——不存在天生的障碍。

数个世纪以来,女性在科学中一直没有得到充分代表,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女性参与科学的比例确实在各大洲各有不同,在非洲南部的进展比其他地方更大。但是,还没有达到平等——尽管已经采取了坚实的措施从而让更多的女孩获得教育,例如肯尼亚的基础学校教育是强制性的。

人们针对这个缓慢的进程提出了几个原因。但是对我而言,关键原因是对女性的能力的持续误解,以及漠视科学的性别鸿沟出现的地方——中学教育。

女孩在哪里退出?

南非科学院(ASSAf)说,男性与女性参与科学的鸿沟开始于小学。我不这样认为——它出现得更晚。

在许多非洲教育体系中,数学一直到A-levels都是必修的,那么我们如何能说在小学就出现鸿沟?这种鸿沟出现在中学,在更高级别的教育中扩大。

无疑,小学教授科学的方式(例如死记硬背事实)没能维持学生的好奇心,而且似乎更强烈地影响女孩。

但是在传统上,女孩退出各种教育——而不仅仅是科学——始于12-17岁年龄组,在这个阶段,女孩因为早婚、家庭责任或者因为付不起学费而辍学

人们认为的女性的社会角色也对这种性别鸿沟有贡献。关于科学领域的观点形成于青春期的早期,此时女性(和男性)开始遵守社会规范。学生对科学的兴趣也取决于他们是否感到能够在所选的学科成功。

我自己的经验能够证实这一点。在上学的时候我打算在内罗毕大学获得物理学学位,我在这所大学的女性朋友警告说,如果女性学习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所谓的STEM学科),她们很可能无法通过本科课程。

而招收了我的教授很快就补充说,我需要有一个"特别的性格或精神敏锐性"才能在这个"男性化"的学科中生存。

我决定留下来是因为我的父亲相信我的能力。但是经历所展示的东西令人厌烦:认为男孩认知能力更优秀的偏见甚至在高等教育机构也存在。

改进设计差异消失

讨论科学中的性别鸿沟的科研人员常常提到心理旋转测试来支持他们的观点。心理旋转测试是一个用来发现影响心理处理速度的因素的测试,这些心理处理被认为表现了基于性别的认知差异。

这个测试测量受试者用了多长时间才能确定沿轴转动不同角度的两个图像是否相似。它要求受试者在内心对这些物体进行变换,从而把它们转到类似的视角进行比较,然后才能做出判断。

男性得出结论的速度更快也更准确,这个结果被用于支持一种观点,即智力的生物学差异让男孩在STEM学科中的表现更好——在这些学科中,空间能力被认为是必需的。

这些观念的支持者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心理旋转测试中的性别差异仅限于特定的实验设计(纸与铅笔的测试),而且还仅限于特定的刺激(多边形而不是立方体能容易的重现性别差异)。

而且也没有关于获得空间技能与对数学或科学的兴趣之间的关联性的证据。相反,看上去男性和女性进行特定认知任务的时候,即便行为测量表明了同样的能力水平,被激活的大脑区域也是不同的。

这种激活模式的差异提示,女性和男性使用不同的策略完成类似的任务——因此训练女孩的空间技能既不会增加她们对数学的兴趣,也不会减少科学中的性别鸿沟。

促进进展的政策

弥合这一鸿沟的一种方法是通过辅导女孩,让她们把科学视为一种可以从中取得成功的职业,并鼓励女生报考大学的自然科学专业并坚持下去。

女科学家应该担负起辅导有志于从事科学研究的女孩的责任——诸如发展中国家女性科学组织等机构可以动员她们的成员实现这个目的。

但是辅导是不够的。我们需要针对女孩教育的更早期阶段的政策。决策者应该把日常经验放进小学的科学课程中,一旦小学生对科学的兴趣增加,就通过鼓励女孩在中学参与诸如科学展和竞赛等活动从而确保她们持续参与科学。

在大学层次上,为考虑从事STEM职业的女生提供的科研训练的激励措施以及奖学金可以起到作用。

科研和训练在非洲并不齐头并进,而它们之间的更密切的联系将鼓励女性参与能造福社会的学科,她们通常选择的是生物医学和环境工程。

制度的变革可以压倒社会规范——而政策不仅应该覆盖教育,还应该覆盖到经济与政治的改革,从而为女性在生活的所有领域赋权。

.如果有了结构的变革,再加上进步的社会态度和教育,有一件事就会变得明确,即要问的问题不是女孩是否适合科学,而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教育体系培养她们参与科学。

Emily Ngubia Kuria是柏林Charité大学医院医学史研究所的博士生,她也是柏林洪堡大学性别研究研究生院的成员。她的研究是由Schlumberger基金会提供的Faculty For the Future奖学金支持的。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