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运动必须考虑到当地人的担忧

Heidi J. Larson和Isaac Ghinai表示说,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免疫接种运动只有在卫生工作者倾听了边缘化的社区的担忧并设计出考虑到社会政治复杂性的传播策略的情况下才能克服地方阻力。

1998年到2001年间的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运动导致了估计病例下降99%。但是最后那1%的病例很难消除。

边缘化的社区的反疫苗谣言以及缺乏政治意愿是没能摆脱这种疾病的关键原因。例如,在尼日利亚,宗教和政治领导人赞同一些谣言,即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是美国人的传播艾滋病病毒并导致不育的一个阴谋。类似地,在印度,谣言说这种疫苗被用于让穆斯林绝育。

但是Larson 和Ghinai说,公共卫生界决不能放弃斗争或采取针对该病的昂贵的长期措施。相反,它必须从免疫接种项目中学习,并确保在关于免疫接种的担忧放大变成全社区的拒绝之前发现这些担忧。

这组作者说,免疫接种运动应该在可行性研究中纳入社会和政治分析,弄清是什么驱动着反免疫接种的阻力,并且确保传播策略让当地人感到在他们社区的免疫接种运动中有自主权。

全球脊髓灰质炎根除项目在印度北方邦的工作表明,如果免疫接种运动与正式和非正式的社会网络密切合作,或者与当地研究机构合作,它就能成功。这组作者说:“一年多以来北方邦已经没有出现一例病例。”

在尼日利亚,理解宗教或政治领导人的影响力是关键,而卡诺州的州长为他的孩子接种疫苗是推广免疫接种的一个姿态鲜明的举动。这组作者说,当地的障碍各不相同,因此不同的参与方式将在不同的社区起作用。

链接到《自然》的文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