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与小麦锈病的斗争需要持续的投资

农业研究的带头人们表示,发展中国家需要在作物监控和抗小麦锈病品种的开发方面得到帮助。

今天的粮食保障局势因为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向新的地区传播速度远远更快的小麦锈病菌株而受到威胁——这些变化因为气候变化和越来越脆弱的生态系统中的诱导性环境而变得更剧烈。

或许最严重的小麦疾病是两种锈病:条锈病(也被称为黄锈病)和秆锈病(黑锈病)。

为了保护作物不受导致小麦锈病的真菌感染,各国需要采取先发行动,对科研和监测持续投资,还要有促进农作物多样性的策略,以及鼓励农民种植抗病作物品种的政策。

锈病流行

一种称为Ug99的新型秆锈病在几个生长季节的时间里从1999年乌干达和肯尼亚的高地通过埃塞俄比亚和也门于2007年到达了伊朗。这种疾病可能传播得更远——从伊朗到土耳其、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广大的麦田,这些地区大多种植对Ug99没有抗性的品种。

条锈病也在在全世界大多数小麦主产区流行。在过去的30年中,它导致了北美洲、欧洲、澳大利亚、中亚、西亚、南亚北非作物的严重经济损失。损失的范围是一个国家预计小麦产量的30%到50%。在上个种植季节,一种强有力的新型条锈病的流行导致了西亚小麦减产高达40%

20世纪80年代的条锈病流行——这是由一种能够超过许多小麦品种的抗病性的菌株导致的——从东非传播到了中东、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它们影响了小麦主产区并且打击了无数农民的生计。

在之后的几年中,科研人员在其中大部分地区释放出了能抗这种菌株的小麦品种。但是其中许多品种容易受到从上个季节开始传播并且继续迅速传播的新型条锈病的伤害。这种称为YR27的富有攻击性的新品种能耐高温而且迅速适应了新的环境条件。

不断增长的威胁

20世纪80年代小麦锈病流行重演的威胁正在增长,追踪小麦锈病病原体的科学家正在提醒各国做好准备。

在这些依赖小麦的国家出现锈病流行可能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进一步推高粮价、降低粮食保障,并且导致政治紧张关系。发展中国家正在加大监测和研究培育抗锈病小麦的举措。

例如,科学家与农业专家组成的网络正在交换信息从而实现他们所在地区的小麦锈病发病率的早期预警;科学家正在使用“缓锈”基因延长小麦品种抵抗这种疾病的时间,从而减慢这种疾病流行的进程;而农民正在避免大面积种植具有类似的遗传背景以及抗病程度的小麦。

尽管科研人员可以让小麦具有抗病能力,从开发到释放新品种通常需要10年的周期。

而且在育种项目持续开发抗病品种的同时,可以使用杀真菌剂在紧急情况下控制小麦锈病。但是资源贫乏的农民通常负担不起这个选项,而且杀真菌剂对环境并不友好。

持续的投资

能够根除小麦锈病吗?20世纪60年代小麦改良之父Norman Borlaug指出“小麦锈病从不休息”。小麦锈病菌株将持续变异并克服农作物的抗病性。

需要持续的投资从而支持农业研究和防范,从而帮助各国更好地长期管理小麦锈病,而不仅仅是对粮食危机做出反应。

捐助国政府、开发机构和国际科研界必须增加它们的注意力并且为努力制定预防小麦锈病的策略的低收入国家提供支持。而且这些国家需要健壮的粮食安全策略,包括跨区域共享农作物育种信息。

国家和地区的监测增加包括用地理空间工具测试和追踪锈病类型,监测它们攻击的小麦类型,并确定哪些具有抗性。然后可以用抗病品种取代容易染病的品种。

例如,在伊朗,一个农业推广专家和科研人员组成的监测网络收集关于新菌株的报告,从而促进一个国家的植物保护机构储备杀真菌剂,并且建立了一个苗圃,测试小麦育种者送来的小麦锈病样本。这帮助科学家在过去3年中发现了10个对于一种条锈病具有抗性的品种。

还必须鼓励小麦生产国设计能够让新的品种更迅速地释放和繁殖的农业体系。例如,在埃及,这种体系已经导致了仅仅在3年时间里新型抗病品种的生产可以覆盖该国小麦产区的30%。这些品种常常提供了更好的品质和更高的产量——这是让农民采用它们的一个强有力的激励。

在面临小麦锈病流行的威胁之下,低收入国家和支持它们的发展伙伴的解决方案是采用一个联合策略,包括持续的疾病监测、开发和推广新型抗病品种、加强研究能力,以及确保农民采用和繁殖新的种子。

Mahmoud Solh是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ICARDA)主任。Shivaji Pandey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主任。Thomas Lumpkin是国际玉米与小麦改良中心(CIMMYT)主任。Ronnie Coffman是Borlaug全球锈病项目(BGRI)的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