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打击假药从而应对耐药疟疾

Charles Delacollette说,大湄公河地区必须依靠目前的项目建立对假药和劣药的持久响应。

疟疾项目推广基于青蒿素的联合疗法(ACT)——这是用于治疗疟疾的强有力的救命药物——并且在所有疟疾地方流行的国家提供它们。

但是疟原虫对青蒿素的耐药性已经在柬埔寨-泰国边界出现。这表现在患者清除疟原虫的时间异乎寻常地增加,而且他们对ACT的敏感性正在下降。

这已经导致多个国家行动起来阻止耐药性传出大湄公河地区(GMS),并回答一个基本问题:为什么这种耐药性是在这个地区出现的?

一个关键的驱动因素是来源和品质有问题的药物的供应——换句话说,就是假药和劣药

有人估计全世界20%的疟疾死亡可能直接与这类药物的使用有关。尽管对死亡率和发病率的影响仍然未知,人们正在采取措施探测它们、追踪犯罪活动和执行反假药管理措施

探测假药

在大湄公河地区及其以外,各国已经采取了行动追踪当地生产或进口的假药。第一步是记录这个问题的规模,而不依赖于传言和错误信息。

例如,使用法医鉴识技术分析药品样本的合作研究已经证明了伪造的青蒿素正在整个东南亚及其外部广泛存在。他们也提出,10年前在湄公河地区出售的青蒿琥酯(一种青蒿素类药物)有一半是假的。

由于对假冒青蒿琥酯的国际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主要的制假者,以及之后对生产假药的非法工厂的曝光,情况已经有了改善。

自从2000年以来,湄公河地区击退疟疾项目的合作伙伴已经加强了在该地区的疟疾干预措施。

其中一个措施是在不同的销售点(包括私人商店和私人销售商)密切监视抗疟药,并测试它们的质量是否符合国际标准。

采取的方法各异,从简单地现场检查——例如寻找标签错误或药片是否正常溶解——到更精密的检查,诸如色谱法测试(一种把化学物质的混合物分离的技术)。建设这种监测能力已经成为了这个项目的关键部分。

在过去的5年中,2%到20%的抗疟药没有达到国际质量标准。这个比例在偏远省份最高,那些地区缺乏良好的卫生体系,这意味着非正式的私人诊所大量存在。

更强的监测体系

各国政府已经获得了管理和执法的额外的技术与财政支持,包括建设能力从而监控药物、疫苗和实验室试剂的进口和分发。

由于击退疟疾项目的合作伙伴、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特别是美国药典委员会的举措的帮助,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与疟疾基金会支持的大部分控制疟疾的资助提案如今包括了一个监控假药和劣药的战略组成部分。

这就意味着受影响国家的药品管理当局需要加强它们的监测能力、更新它们的管理程序,并建立简单的追踪、报告和信息系统。

例如,在柬埔寨-泰国边界上,当地当局发现了违法售药的私人药房或商店、销毁了没能达到国家管理标准的药物,并且执行了几个严厉的处罚。

这些活动正在开始展现出效果。由ACTWatch等国家项目协调、由数个参与方执行的调查显示,2010年出售的假药和劣药数量少于以往年份。

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伙伴也在西太平洋地区建立了一个基于互联网的预警机制。2001年建立的这个机制的目的是让正规药店和药品零售机构及早发现、容易地报告和描绘可能的假药或劣药。

它可以与监测其他风险(如食物中毒)的国家体系连接起来。

但是这样一个体系首先必须在国家层面上良好地运转,而这需要更多的资金。

良好实践

在应对假药方面的另一个优先事项是鼓励药品生产作为一个全球和地区"良好操作规范"的框架,它包括了一个强有力的营销后监测体系。

如果我们日常系统化地推广良好实践并促进公众意识,更好地预测药品短缺从而生产高质量的仿制药,假药市场将会萎缩。

在利润而非公共卫生是主要动机的领域,这些都不容易做到。在穷人没有医疗保险和药品市场不断增长且未受管制的低收入国家,这特别难做到。

但是正在采取措施从而让私营部门参与进来,只分发高补贴、高质量的抗疟药。例如,在柬埔寨和一些非洲国家,诸如可负担的疟疾药品采购机制 (Affordable Medicines Facility – Malaria)正在试验补贴机制,从而以成本价提供真正的抗疟药。

来自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与疟疾基金会的大量资金也确保了高品质的ACTs在湄公河流域的所有国家广泛推行。几年前却并非如此。

但是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平等地参与了这些行动,因此需要发表或记录有前景的结果,发现良好的实践并通过媒体加以推广。

假药能致人死亡,而劣药可能通过增加耐药性而对死亡有贡献。必须帮助低收入国家采取长期的响应,记录下这个问题的范围,用有效的工具、管理措施和执法应对这种威胁。

Charles Delacollette是泰国曼谷的湄公河疟疾项目的协调员

本文是关于探测假药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