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营养问题应当被农业优先考虑

发展经济学家Lawrence Haddad认为,提高营养含量能够并且应当成为农业的核心目标。
 
农业可以而且应该加速营养的改善。尽管我们知道农业与饮食之间的联系,我们并没有用尽它们的全部潜力。而且即便我们开始这样做,我们仍然将需要减少营养不良的新方法。
 
除了食物和收入,人们的营养状态取决于几个因素,例如卫生保健或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而农业之外的其他部门,如社会保障,也提供食物。因此营养不仅取决于,甚至并不主要取决于农业。
 
但是营养应该主要由农业推动——否则农业有什么用?我们需要从认为改善营养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额外目标的时代前进到它是一个存在的理由的时代。
 
改善营养的道路
 
农业产品能够以几种方式改善营养状态。在生产力更高的农业加强经济并降低食品价格的地方,人们能剩下更多的收入,而这常常与更多样化的饮食联系起来——尽管这并不总是会转化成一种健康收益。
 
自己种植粮食的人们从生产具有高营养价值的作物上直接获益。类似地,生物强化作物可能提升关键营养元素的含量,而不会损害微量营养元素的供应,但是它不能在所有地方或者在所有作物上起作用。
 
而且我们可以用营养知识运动影响对特定食品的需求。与其他干预手段结合起来,这些方法常常有效。
 
在这些途径中,女性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支持他们的赋权从而让他们控制农业营养链的整个阶段将带来反映她们的偏好和优先事项的决定——而这通常会改善女性及其家庭的营养状态。
 
我们对于发展、投资和农业研究如何改善营养了解得还不是很充分。很明显,它具有潜力。但是我们如何保证真正走过这些道路?
 
不充分的评估
 
说服力不佳且组织不好的证据很难用于评估农业增加其在营养方面的潜力是否正在实现。
 
很难找到关于农业是否带来营养收益的评估。在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于1995年-2008年发表的761份影响力评估中,只有83份评估把重点放在了诸如健康状态等福利指标上。
 
贫困行动实验室组织和国际影响力评估项目都没有进行或委托进行许多关于农业项目的影响力研究。而且尽管有很好的文献综述,却没有系统化的综述。
 
衡量农业增长对收入或营养的作用很难。即便有证据,结论也不是决定性的。
 
《2008世界发展报告》把收入作为营养的替代指标,它引用的跨国数据提示,与农业有关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1%,它为人口中的最贫穷的人带来的收入远远多于与农业没有关联的国内生总值带来的收入。
 
而且对巴西和印度的仔细研究带来了喜忧参半的结果,即服务部门和城市增长看上去是比农业和农村增长更强有力的减贫驱动力量。
 
合并目标
 
如果要利用农业促进营养的潜力,我们需要做什么?技术的创意是必须的,但是不够。为了让营养与农业结合在一起,我们需要的是制度的创新,从而产生并维持政治压力。
 
我们需要新的方法去监测与营养状态有关的卫生与发展成果。例如,使用新的移动电话技术和云计算技术的实时监测可以指导减少营养不良的行动——特别是在传统监测技术很弱的地区。
 
如今更多的捐助者正在寻找干预措施改善人们的生活的证据。捐助者常常把他们的期望放在千年发展目标的框架中。这带来了一种机遇,即坚决要求评估农业项目对营养的作用。衡量营养状态或其他挑战的困难并非不可逾越的,而且也不应该成为障碍。
 
但是为了让收益最大化,决策者将需要如何划分方案的优先级的指导方针。实践经验表明,遵循的策略将取决于背景而非意识形态——营养需求、农业可能性、政治空间、组织能力、冲突和环境脆弱性。
 
而且我们需要确保这些被设计成能够增强农业对营养的影响力的策略得到正确实施。良好的领导能力是过去的成功故事的共同的组成部分。
 
许多与农业有关的人士说这基本上是关于食品生产,而与增加收入的关系较小,而且肯定和营养没什么关系。事实上,它与这三者都有关系。我们需要把这些目标都视为通向改善营养的战略目标的战术途径。
 
这些目标之间将会有折中。但是最终它们将需要在一种理解和承诺中会合在一起,即农业在根本上必须是关于减少饥饿与营养不良的。
 
Lawrence Haddad是发展研究所的所长,这是一个设在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研究机构,他也是英国和爱尔兰发展研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