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需要用一种更合理的方法进行纳米技术创新

社会科学家Donald Maclurcan认为,如果要让纳米技术促进全球卫生和平等,需要另外的方法

如果要让纳米技术——原子和小分子层次上的工程学——在解决由千年发展目标(MDGs)设立的许多与卫生有关的目标中起到合适的作用,需要把重点更多地放在更平等地开发它的方式上。

人们认为纳米技术的与卫生有关的收益直接存在,包括提供更清洁的水、让更快速准确的疾病诊断成为可能,以及建立更有效的给药系统(与如下目标有关:MDGs1——消除极端贫穷和饥饿、4——减少儿童死亡率、5——改善产妇保健,以及6——与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作斗争)。但是人们也设想纳米技术具有间接的收益,诸如提供"更清洁"的能源,因此也就减少了因为使用更不清洁的能源而导致的呼吸系统疾病(与MDG7 有关——确保环境的可持续性)。

还有人提出,卫生收益还将慢慢来自纳米创新刺激全球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能力,方法是通过各种层次的参与研发(R&D)。哥斯达黎加、尼日利亚和泰国等许多国家已经在参与纳米创新,泰国政府在2010年为纳米技术研发分配了3亿泰铢(大约1000万美元)。该国已经生产了供出口的纳米技术产品,其领域包括食品包装、水净化以及草药。

重返生物技术

然而,伴随着纳米技术兴起的许多乐观的看法让人警觉地想起了关于生物技术的看法及其解决全球不平等的尝试。这带来了相当大的挑战。

首先,把纳米技术介绍成能够提供MDGs的重磅炸弹式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几乎没有考虑到卫生挑战的复杂的社会政治本质。这类挑战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解决方案"——它们也需要了解在研发的各个阶段植入到技术中的性别、地理、文化、社会、哲学和宗教偏见。

第二,利用纳米技术促进MDGs在很大程度上呈现为从富有的发达环境向贫穷的不发达环境转移技术的过程。国际辩论对于"适宜的"纳米技术在当地、农村开发的潜力几乎没有涉及。尽管最近人们认识到许多中药(以及某些"bhasmas"——由金属和草药萃取物混合而成的阿育吠陀传统药物,在印度已经使用了数千年)含有金属纳米颗粒。

这样,把纳米技术与MDGs联系起来的方法固化了国际卫生、技术与发展政策的有缺陷的思维。已经在发展中国家存在的大量知识在无意之间被拒绝了,谋求生存的生活方式固有的生态智慧也在无意之间被拒绝了。

最后,几乎没有人考虑到伴随着纳米技术的发展而来的贸易自由化(MDG8A——这是发展全球促进发展伙伴关系的一部分)可能造成的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损失。例如,如果碳纳米管取代了铜线,如果智利、印度尼西亚、南非和津巴布韦几乎没有资源去保护它们在这些重要的商品市场,这会对这些国家产生什么有害影响?

一个类似的情况是,国际专利体系为获取相关的纳米创新带来了极大的障碍。全世界已经遇到了纳米技术的"圈地运动",这大大超过了生物技术申请专利的类似历史时期。这些问题更加关键,因为2008年纳米产品的价值是1660亿美元,到2014年预计将上升到2.6万亿美元。

公平的未来?

然而,发展纳米技术的更公平的道路已经存在。例如,荷兰正在把建设性技术评估过程——技术发展同时受到技术使用者、开发者、投资者、购买者和决策者的影响——用于肿瘤学纳米疗法的开发。类似的,2006年在津巴布韦举行的"纳米对话"寻求通过同时让当地社区群体和来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科学家评估满足社区需求的纳米技术的适宜性,从而激励自下而上的纳米创新方法,

为了绕开制造不公平的专利系统,开源运动为分布式建立卫生纳米技术提供了一条新的道路。例如,nanoHUB是一个网络门户,每年为150多个国家的10万多个用户提供信息和工具用于纳米技术研发,它们大多数是免费的。此外,诸如Open Source Nano提供了自助式的教程,从而为解决水除砷等挑战开发简单的纳米技术装置。

一个更重要的纳米创新方法——它有意识地考虑到纳米技术开发的内在偏见以及替代道路的前景——为科学技术的新方法提供了指引,并且促进了创新在实现许多MDGs方面的作用。在根本上,这类变化可能推动促进全球卫生平等的更广泛的运动,以及一种可能性,即创新摆脱与国家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然而又保持对人们生活的重要性——"没有增长的创新"。这种方法似乎是生活在面临生物物理和生产力局限性的世界中的人类的唯一现实的替代方案。

Donald Maclurcan是悉尼科技大学纳米尺度技术研究所的荣誉研究员,也是Post Growth Institute的创始成员。

该文章是卫生领域的纳米技术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