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南非必须加强绿色技术的转让

Radhika Perrot表示,南非必须在获取绿色知识及技术转让方面做得更好,否则将被全球市场抛弃。

《京都议定书》用一定的篇幅提及了技术转移,其中清洁发展机制(CDM)是主要的市场手段,被设计成把技术从发达国家转移给发展中国家。

CDM的目的是帮助南非等发展中国家,跃进到低碳技术,并建设它们的绿色能源产业能力。更广泛的目标是缓解全球碳排放。但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CDM起到了作用——而且肯定没有在南非起到作用。

CDM之前的政策仍然在运作

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仍然依赖于传统的技术转移从而发展它们的风力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制造业。它们把目光投向了寻求效率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合资以及要求在投资中有当地内容的政策。

但是南非从未吸引过这类制造业的FDI,除了汽车和汽车零件工业。问题在于投资者通常寻求的不仅仅是廉价的劳动力和获取自然资源。它们还希望得到价格有竞争力的材料和其他投入。

尽管南非的太阳能和风能资源丰富,它尚未发展出一个健壮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无论是通过它的CDM活动、碳融资、政府的长期缓解策略(LTMS,它科学地评估未来的能源情境,而南非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以此为基础)或者通过它的产业政策。

该国严重依赖于煤炭,目前煤炭仍然很廉价。尽管LTMS和南非的2004年促进可再生能源与清洁能源发展白皮书已经勾勒出了转向可再生能源的策略,该国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一直是低效的而且充满了行政障碍。

太多的机构参与其中、处理执照的时间太长、很难说服投资人、环境影响评估程序太不灵活,而且能源采购协议模糊。

当地制造尚未发展

2004年白皮书勾勒出的一个目标是“用适当的研究、开发和当地制造加强可再生能源技术,并优化它们的实施”。但是没有如何发展当地制造的正式规划。

南非确实有产业政策要求外国企业与当地的BEE(黑人经济赋权)公司合作——BEE是种族隔离结束后的一种积极行动举措的一部分,目的是为社会中的那些在历史上处于弱势地位的人们赋权。但是不幸的是,几乎没有BEE企业是创业技术起步企业,或者拥有制造技能和能力的企业。

然而当地企业吸收技术的能力在与外国企业结成的知识共享伙伴关系中具有关键作用。企业应该具有迅速获取知识、技术和技能的能力,然而就可以传播给其他企业。一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鼓励这种情况。

相比之下,印度的通过与国际企业特别是丹麦企业的交互学习进行技术转移的独特政策已经对该国在发展风能产业方面的成功做出了贡献。十多家大型国际风能企业通过合资在印度制造风力发电机。这种技术转移的模式鼓励了一个强大的国内制造部门,而且一些外国公司甚至把80%以上都外包给了印度。

当丹麦的风轮机制造商Vestas在1989年进入印度的时候,印度的改革前的工业政策要求要求它与印度企业RRB能源公司结成平等的伙伴关系。RRB能源公司最初是作为开发风力发电机的制造企业而成立的,风力发电机是风轮机的最主要的部件。通过它与Vestas的合作,该公司有能力获取先进的风力发电技术和生产能力。如今的RRB是世界上领先的风轮机制造商之一。

中国领先

中国对于外国企业在中国建立可再生能源生产厂提出了当地内容的要求。它们必须满足把70%的制造内容和部件外包给中国的制造商和供应商。通过这种政策,中国企业已经建立起了它们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诀窍,而且如今正在国际市场上与大型的风轮机制造商竞争,这包括Vestas、西门子和GE能源。

中国的太阳能光伏发电企业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Ltd并没有在南非出现。但是今年早些时候,它与一个无名的南非伙伴签署了一项协议,从而在南非开发太阳能电厂,总容量达到100兆瓦。然而,这项没有约束力的协议的细节尚未公开。缺少了这样的关键信息,特别是关于Suntech和这家南非企业的技术转移协议的信息,很难确定地说南非是否终于开始了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的技术转移。

尽管南非太阳能电厂的开发是可再生能源能力建设的一个清晰的迹象,而且也是技术转移的必要条件,但是这并不足够,因为技术转移只能事先确定。

除非南非迅速制定出强有力的技术转移政策从而限定这类协议,在技术转移者和当地技术开始支持南非经济之前,全球市场上的制造商的“潮流”将肯定是欧洲、美洲和中国企业。

到那时候,可再生能源技术将变得过于先进,让南非的参与者无法在现有市场上猛烈地竞争。

从现状看来,当外国企业参与当地制造的时候,就会带来工作机会。但是必须尽快制定当地的科学技术政策,从而纳入慎重的技术转移成分。如果它们这样做了,这种积极作用将最终惠及当地企业,并创造出建立在当地制造能力上的一个产业。

Radhika Perrot是联合国大学马斯特里赫特创新与技术经济研究院(UNU-MERIT)的博士生、南非约翰内斯堡WITS商学院的创新与可持续能源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