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生物医学分析:如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Priya Shetty讨论了为什么生物医学研究在引领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方面具有关键作用。

在本周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峰会讨论千年发展目标(MDG)进程之后,重点必须转移到卫生保健供给的实践改善上,因为距目标日期只有5年的时间了。

2000年设定的目标是雄心勃勃的,而取得的进展喜忧参半,一些领域表现出了来之不易的改善,而另外一些领域非常缺乏动力。特别是我们在实现2015年的关键卫生目标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些目标是:减少儿童死亡率的2/3、减少孕妇死亡率的3/4,以及成功应对艾滋病、疟疾和其他主要的全球疾病。

资助不足是部分原因,而且许多国家仍然面临着经济崩溃的影响,这打击了国外的援助和国内的预算。不良的卫生体系意味着药物等生物医学研究的产品没能到达需要它们的人们的手中,而且缺乏卫生保健工作者意味着即便可以获得药物,也没有人能够提供治疗。

尽管存在这些挑战,政治意愿和公众压力以关键的方式对实现MDG的举措做出了贡献。生物医学研究也是如此。在过去的10年中,医学的进步已经带来了针对穷人的疾病的更好的诊断工具和更有效的疗法。然而生物医学在实现MDG方面的作用远远没有终结。

喜忧参半的进展

在总体上,非洲发现它自己仍然是最难实现MDG的地区。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在非洲西部和中部最高,那里1/6的儿童在它们的5岁生日之前死亡(1000活产儿童死亡169人)。亚洲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例如,在1990年到2008年间,印度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从(每千人)117下降到了72人,尽管这仍然高得让人无法接受。

在阻止艾滋病病毒传播方面的进展充其量是支离破碎的。在2003年到2008年间,获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治疗的人数从40万增加到了400万,这占了880万需要这种疗法的人的42%。然而新发感染率目前仍然超过了供应量。每年每2人开始接受这种疗法,同时就有5位艾滋病病毒新感染者出现。

然而,研究已经证明了哪种策略最可能在实现特定卫生目标方面最有效。例如,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治疗艾滋病病毒阳性孕妇能显著防止把这种病毒传给她们的婴儿。在2008年,45%的这样的孕妇接受了该疗法,比前一年增加了10%。

疟疾是真正能达到目标的疾病之一,这个目标就是停止疟疾的扩散并开始让发病率下降。108个面临疟疾风险的国家之中1/3以上国家的数据(其中有9个非洲国家和29个非洲国家以外的国家)表明,疟疾病例数量在2000年到2008年间减少了一半以上。

被称为青蒿素联合疗法的最有效的抗疟疾疗法在这个阶段的半途也就是2005年开始推广的。赞比亚在2006到2008年间的疟疾发病率下降了53%。在南非的林波波省,疟疾病例的数量从2006年的6000人下降到了2007年的不到3000。

前方道路

深思熟虑的研究策略可能有助于各国在未来5年内更接近于实现MDG,但是必须把它们导向特定的需求领域。在9月13日的一份声明中,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他将会提出一个促进女性和儿童健康的全球策略。他说:“没有什么领域能比女性健康和赋权的目标更具有产生连锁反应——也就是一个良性循环——的潜力。”

在富裕和贫穷的女性、城市和农村的女性的孕妇健康方面还存在很大的不平等。例如,确保没有钱和面临交通设施不良的女性能够获得熟练的助产士的帮助,这仍然是一个挑战。

关键在于研究以适宜发展中国家问题的方式把重点放在改善卫生系统上。目前,贫穷的妇女无法去诊所和医院看病,因此用一种造福贫穷的农村妇女的方式改善这些体系可以在总体上改善产妇健康。

有效地有针对性地投入资源在这场与疾病的斗争中也很重要。在2008年,肺炎、腹泻、疟疾和艾滋病总共造成了全世界5岁以下儿童死亡数量的43%。使用新开发的肺炎球菌病疫苗和轮状病毒腹泻疫苗可能带来极大的收益。但是仍然非常需要专门为儿童设计的艾滋病治疗策略。

下一步是什么?

资助这类研究的鸿沟很可能是最大的瓶颈之一。在各国仍然遭遇经济衰退的情况下说服各国找到更多的资金,这并非易事。但是毫无疑问需要更多的资金。

潘基文说:“仅仅是为了在49个最低收入国家实现关于卫生的MDG,我们就必须在2011年——也就是明年——额外投入260亿美元,并且到2015年增加到额外的420亿美元。

把关于共同存在于同一个病人身上的疾病的研究联系在一起、而不是让它们沿着平行线运行的国家策略可能提供解决这些疾病的更有效方法。考虑到可以获取的资助有限,把单独的疾病项目整合成加强卫生系统的方法也很关键。

MDG曾经被认为过于雄心勃勃而无法实现,但是它们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创造出了一种改善穷人的健康的促进力。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即便部分实现这些目标也有很大的好处。

如今是发展中国家发现研究的鸿沟的理想时机。然后,随着实现MDG的目标日期越来越近,它们可以在未来5年时间里更好地把研究优先事项和它们的卫生需求——事实上还包括它们更广泛的发展目标——协调起来。

记者Priya Shetty专门从事发展中国家问题的报道,包括卫生、气候变化和人权。她撰写的博客是Science Safari。她曾任《新科学家》的新闻编辑、《柳叶刀》的助理编辑以及本网站的约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