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水储存需要基于证据的方法

水文专家Matthew McCartney说,应对气候变化需要更好地理解水储存的选项。

缺水是全世界最穷的人的粮食保障问题和贫穷的一个主要原因。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个问题并不是本质上的缺水,而是无法管理降雨量的变化。

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95%的小农场是雨养的,降雨的数量和时机都较难预测,这让农业变得异常困难。缺乏水储存严重制约了贫穷农民应对干旱和洪水的能力,而且据估计消耗了埃塞俄比亚经济的1/3的增长潜力。

气候变化预计将增加许多地方的降水变率,即便总降水量将增加。其结果是,水管理变得更困难,而且许多贫穷的农民将面临水安全降低并且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到伤害。

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即便少量的水储存也可以支持农作物或牲畜度过干旱季节,显著增加农业和经济生产力,并且改善人们的福利。水储存在减贫、可持续发展和适应气候变化方面能起到重要作用。

液态财产


但是水储存解决方案必须适应目的。水资源规划常常把重点放在大型水坝上——全世界的5万座大型水坝的约40%用于灌溉。但是尽管其中许多水坝对经济发展做出了显著贡献,许多水坝也带来了显著的环境成本和对穷人的副作用。

对于农业,水坝仅仅是一大批可能的水储存选项之一,这些选项既有地上的,也有地下的,包括自然湿地、增强土壤湿度、地下水蓄水层、池塘、水箱和小型蓄水池。

这些选项都不是万灵药。它们在技术可行性、社会经济可持续性、制度要求以及对公共卫生和环境的影响方面各自都有自己的合适的位置。因此,不同类型的水储存对贫穷的影响可能由于地理、文化和政治背景而有很大的差异。

在充分考虑了这些背景的情况下,水储存解决方案能够取得成功。例如,在布基纳法索和加纳北部,已经建立了数以千计的小型蓄水池从而为家庭、牲畜和小规模灌溉供水。其中许多小型蓄水池已经帮助了社区适应干旱地区的生活, 对减少贫穷和改善生计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是在另外一些地方,水储存的发展常常以一种支离破碎的方式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规划很少的地方项目。它的特征通常是缺乏数据管理或者数据管理不良、与当地利益攸关方和水管理机构的沟通不足,以及缺乏整合的规划。

这种特别的方法常常导致了不合适的水储存解决方案,例如淤塞的水库、干涸的水井以及疟疾等疾病更高的发病率。

例如,根据2009年的一项估计,埃塞俄比亚Amhara地区在2003年到2008年间由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修建的大约4000个集雨池塘中的大部分不起作用或者已经停止使用。这种失败源于一系列因素,包括选址错误,设计和技术问题(诸如不合适的内衬材料导致渗漏)以及缺乏定期维护。

灵活的解决方案

随着人口的增长、降雨变得越来越易变,而且对水的需求增加,规划和管理水储存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此外,所有的储存选项都有可能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的伤害。更长的干旱时期可能限制把土壤湿度增加到适合种植农作物的措施的能力。而水塘、水箱和蓄水池可能没有足够的水用于支持农业,或者可能面临被洪水破坏的风险。

让水储存的收益最大化并让成本最小化将意味着让解决方案适合一大批复杂而相互关联的水文、社会、经济和环境因素。但是考虑到气候变化呈现的不确定性,规划还需要更加灵活并且在一系列的层次和尺度上加以整合。

联合并建立在各种类型的水储存互补性的基础上的解决方案可能比建立在单一选项上的方案更加有效而可持续。例如,把地表和地下水储存结合起来,或者把大型和小型蓄水池结合起来,可以减少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差距,并且已经在印度和斯里兰卡的一些地方成功地应用了。

但是如果没有更好地理解哪种类型的水储存最适合具体的农业生态环境以及社会环境,而且缺少了更系统化的规划,那么许多项目将无法提供原本打算带来的收益,甚至可能增加气候变化的副作用。

未来的规划必须更加基于证据。需要进行研究从而帮助理解不同的水储存选项的社会环境影响、扩大小规模干预手段的后果,重要的是,理解过去的干预措施的成功或失败的原因。

还必须开发出单独地和在系统内部评估不同选项的适用性和有效性的系统方法。

Matthew McCartney是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的国际水管理研究所的水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