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小规模解决方案是水安全的关键

水专家David Molden说,小规模水解决方案是在面临气候变化的情况下增加农业生产力的关键。

2007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出了一个骇人的警告,称到2020年气候变化可能让某些非洲国家的农作物产量减半。

这个预测之后引起了争议,据报道,甚至有一位IPCC科学家也说他并没有发现支持这一主张的数据。但是人们越来越担心干旱的增加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农业产出的影响,在那里,95%的农田是雨养的,而且那里的土壤肥力流失率令人警觉。

仅仅两三周的干旱也可能为全世界的许多小农带来灾难。随着气候专家预测降水变率不断增加,农民为化肥、种子和良好的土壤管理实践投资变得风险过大。

有一种经过测试和检验的减少这种风险的方法:确保可靠的水供应,农民就会投资,而他们的产量也会增加。证据表明更好的水和土壤管理可以在气候变化的情况下增加谷物产量。

但是这如何实现?

小规模解决方案

这部分意味着实施大规模灌溉方案。但是由于每公顷的成本较高、收益率较低,大规模的方案成本高、发展缓慢,而且能从改善的生产中收益的农民相对较少。

例如,来自农业水管理全面评估的情境提示,即便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灌溉面积加倍,也只能帮助提供非洲10%的食品供应。

为了改善最需要水的人们——也就是农村的穷人——的水安全,我们需要更广泛的一批解决方案。

一个入手的地方是“非正式”的水部门,这在亚洲特别具有活力。那些没有得到政府水服务部门的良好服务的人们自力更生,常常激励了小规模私营部门的发展。

在过去的20年中,农业用水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技术——电动泵仅仅是例子之一。人们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一套泵,在需要水的时候去地下水井、河流或水沟等水源那里把水抽到他们的地里。

长的软管是另一个例子。可以在印度和中国的农村看到它们。它们在当地被称为“白龙”。它们可以让人们把水从水源地输送到很远的地方使用或者出售。

尽管泵和管子需要投资、运行和维护,水本身是免费的,而且也几乎不需要与社区的其他人或政府打交道。这听上去很简单。

“自发”采用

事实上,这一非正式部门已经诞生了几种其他的创新,包括独特的集水装置、低成本洒水器和滴灌系统、用膨润土等粘土保持土壤湿度,以及安全地使用城市污水用于灌溉。

水储存对于应对气候变化和变化更大的降水量也特别重要。我们需要考虑从池塘和农场小型储水池到地下水和土壤保湿等一系列的选项。

干旱保险和粮食储藏等收获后技术与更好的水储存形成了互补。

小规模的个人方法的优点是它们可以迅速安装,对于大批小规模农民的投资回报时间短。它们还让私营部门参与、刺激了“自发”采用,而非受到捐助者驱动的采用,后者常常既慢又昂贵。

进步的瓶颈

但是这些创新并没有以必要的速度和规模在十分需要它们的地区采用,诸如撒哈拉以南非洲。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需要很多其他因素。仅仅知道合适的技术或农业实践方法是不够的。许多水技术在当地市场无法获得,或者小规模农民负担不起。

他们同样也负担不起种子和化肥等农业投入。即便他们能买得起这些,不能充分进入市场就意味着小规模农民无法保证能卖出他们的额外产品。

一个农业水管理解决方案必须考虑到技术或农业投入背后的一大批因素。私营部门在融资、维护和推销可持续农业方面可以起到作用,诸如提供帮助农民获取需要的东西的小额信贷。

政府也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政策和投资可以帮助小规模技术的开发和采用。例如,减少进口水泵或其他灌溉和土壤改良技术的税有可能把成本降低到可以负担的水平。

寻找平衡


存在一个缺点。增加一个地方的用水将影响河流流域其他地方的一些人。成千上万的小型用户的行动会累加起来。不受控制的开采可能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河流收缩,以及关于水的竞争和冲突。

控制或管理一个大的灌溉方案相对容易,但是管理无数小型取水者使用的地下水资源是一个后勤的噩梦,正如在印度所见到的。

因此,水治理的挑战在于刺激廉价解决方案的开发,同时可持续地管理水和土地。关键在于决策者制定和调整可持续水管理的正确的政策。

好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任何改善粮食生产的水安全的行动将最终帮助我们应对气候变化。

David Molden是设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的国际水管理研究所的科研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