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同时恢复农业和卫生健康

发展问题专家Jeff Waage说,农业和卫生专家必须通力合作,解决疾病、贫困和营养不良等问题。

农业和卫生的关系似乎是直观而简单的——种植更多的农作物,人们将会有更多的食物,而且会生活得更加健康。但是由于农业和卫生政策很少相互协调,现实远远更加复杂。

事实在于,尽管在过去的50年中农业生产力和食品供应大幅度增加,而且食品价格不断下降,大约10亿人仍然长期营养不良

与此同时,廉价的精制谷物、糖和脂肪的生产对能量丰富而缺乏营养的城市饮食有贡献,这导致了肥胖和糖尿病及其相关慢性病发生率的迅速增长。这种饮食转型如今正在中国、印度和墨西哥等国出现。

穷人的负担

与农业有关的卫生问题在中低收入国家特别严重。这些国家的政府既面临农村长期营养不良,也面临城市饮食的恶化——这是一种与饮食有关的疾病的“双重负担”。

发展中国家还面临着来自食物链中的化学和生物污染(诸如杀虫剂、真菌毒素和人畜共患病)的最大的食品安全威胁,以及来自野生生物和家禽家畜的威胁,诸如埃博拉病毒和禽流感。

这些国家的大多数穷人是农民和农场工人,他们以农业为生,包括需要用收入去购买卫生服务。对农业的威胁成为了对卫生的威胁。

反过来也是如此。诸如艾滋病等疾病不仅让营养不良恶化,而且还可能破坏劳动、农场生产力和生计。在肯尼亚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男性一家之长的死亡可能让家庭人均粮食产量减少2/3。这些卫生与农业的相互作用导致了卫生与资源不断衰退的恶性循环。

同时促进卫生和农业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把卫生和农业干预手段和政策更好地整合起来。为了这样做,这就意味着发现消极的相互作用并合作解决它们。

例如,增加产量的灌溉项目可能在无意之间促进了疟疾或血吸虫病等疾病。在斯里兰卡,推广灌溉和养猪的集约化项目为日本脑炎创造了理想的环境。日本脑炎是由在沟渠中繁殖的蚊子传播的,猪是它的替代宿主。

让卫生专家参与农业发展项目可能有助于预见这类威胁并改善项目设计。

更为普遍的是,把重点放在增加产量和减少食品能量(也就是碳水化合物和脂肪)成本的农业发展对人类饮食的不平衡有贡献。农业和卫生专家必须合作,通过让具有必需微量营养物质的食品更加廉价、更容易获取,从而恢复饮食的平衡。

整合的障碍

阻碍整合促进发展的农业和卫生研究的障碍是什么?

它部分在于一种语言障碍:例如,农学家可能会谈论在食品能量方面对卫生的改善,而卫生专家关心的是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s)。

而且我们对于食品消费和饮食健康的大多数估计——我们用它们估计营养不良——来自于对农业产量统计的外推,而非来自对人们摄取的食物以及这如何影响他们的健康的实际测量。

共同的标准和方法为一种整合的方法提供了基础。例如,近来的一项对菲律宾的“金大米”(被改造成富含维生素A的大米)的研究表明了以DALYs衡量的农业创新的收益;而在蒙古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畜共患病布鲁氏菌病的研究整合了动物生产和人类卫生标准,用于预测控制措施的成本效益。

但是整合面临的最重要障碍是农业、卫生以及它们的研究和政策过程的长期隔离。我们在联合国的政府间机构、各国部委和大学中发现了这种“孤岛”。

一个支离破碎的发展景观可能减少政策干预的效能和有效性。

以改善基本营养的策略为例。有四种已经得到证明的改善基本营养的方式:为穷人提供营养补充、强化加工食品、培育更具营养的农作物(生物强化),以及鼓励更大的农业和饮食多样性。

在原则上,这些方法组成了一个优秀而灵活的工具箱,如果加以正确的组合,它们能够提供阻止营养不良的最佳方法之一。但是其中每一种方法都是由不同的卫生或营养专家的学界“拥有”和推广的,这让联合方法变得很困难。

联合行动


解决方案在于来自农业和卫生领域的科学家更好地为共同目标合作。新成立的Leverhulme农业与卫生整合研究中心 (LCIRAH)是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一步。

它让来自卫生、农业以及社会和自然科学其他领域的专家走到一起,定义和建立促进国际发展的农业卫生研究。该机构是伦敦国际发展中心的一个项目。伦敦国际发展中心是伦敦大学的一个应用跨学科方法解决复杂发展问题的协作体。

除了LCIRAH,还有其他有希望的迹象表明孤岛正在消失。例如,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正在准备一个促进农业和卫生研究的项目。

而“同一个卫生”和“生态-健康”的概念——它们把动物系统、人类卫生和环境联系起来——正在被纳入到联合国和其他组织的实践项目中。

两个本来从不应该被分开的发展部门正在重新慢慢走到一起。

Jeff Waage教授是伦敦国际发展中心的主任、Leverhulme农业与卫生整合研究中心的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