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让传统医学现代化必须为当地人工作

Oswaldo Salaverry说,在把传统与现代医学结合起来的时候,当地的卫生需求是最重要的。

拉丁美洲是一批传统医学财富的故乡。大约4500万到5000万的当地人——其中大部分生活在农村——在日常卫生保健和防止传染病方面依靠传统医学。即便是在城市地区,许多传统概念和传统药物也在与现代药物平行地使用。

在这种环境下,让传统和现代药物走到一起的政策对于保证公共卫生具有关键作用。但是把这两种学派结合起来并非轻松的任务——它需要在医学的教学、研究和实践方面的转变。

传统医学常常被西方科学家视为仅仅是药物的来源,而植物对现代医学有很大的贡献。例如,一种有效的抗疟疾药物奎宁来自于金鸡纳树的皮,而且长久以来被拉丁美洲的传统药物使用。

随着对活性成分的搜索的深化,拥有超过400种传统文化并且是全世界最大的生物多样性储存库之一的拉丁美洲很有希望提供大量新的药物。

不高兴的同盟者


西方的研究资助者常常规定了政策,倾向于把焦点放在发达国家感兴趣的疾病上。这对于改善活性成分来源地区的公共卫生的作用甚少,而且它忽视了一个事实,即大多数传统药物治疗传染病,而非西方文化中的复杂疾病或者慢性病。


围绕着研究发现的知识产权规则也带来了一个挑战。拉丁美洲的许多土著社区认为,集体传统知识(例如关于药用植物的知识)应该被正式承认,而且因它而获得的利益应该在科研人员和社区之间共享。但是这并不符合西方的专利体系。

这个问题很复杂,而立法又不足。许多国家有对研究实验室合适的专利保护规则,但是几乎没有法律认可祖传的知识。

实践的工作

在传统和现代医学从业人员之间也有冲突。许多传统医学的实践,诸如垂直分娩(产妇在分娩的时候跪下或蹲下)被现代医生认为是过时或原始的。

然而证据显示垂直分娩可以显著改善土著社区新生儿的存活率。例如,在秘鲁,培训从事垂直分娩和其他公共卫生行动的人员,在2004年到2009年期间几乎让新生儿死亡减半。

这个例子仅仅是把传统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从而改善土居居民卫生的一个创新的地区方案的成果之一。

拉丁美洲的跨文化安第斯山卫生计划是6个国家(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和委内瑞拉)的卫生部达成的一项称为《安第斯地区卫生组织Hipólito Unanue公约》的成果。

该计划的雄心勃勃的目标之一是把整个地区的官方卫生记录中纳入民族身分,从而制定土著居民专用的卫生指标。例如,它可以用于确定患结核病或艾滋病的印第安人的数量,但是它也可以用于承认诸如“着魔惊恐”(这是一种痛苦的综合征,所谓的一个人的灵魂在经历了恐惧之后被认为丢失了,而通过某些仪式可以把它找回)等文化疾病。另一个目标是让卫生人员具有跨文化的技能。

这个计划在许多方面都在取得进展。在秘鲁,诸如向准备分娩的产妇提供的调节和卫生保健设施的“等待房间”已经显著改善了产妇健康指标。

尽管它们是现代卫生体系的一部分,这些设施也允许传统做法——诸如垂直分娩、在分娩时服用草药汤剂、让婴儿的父亲在场以及使用毯子而非医院长袍。在2004年到2009年间,这些等待房间让在受过训练的人员帮助下出生的婴儿的全国平均比例从71%上升到了83%。

然而,尽管有证据表明把传统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具有切实的公共卫生利益,而且已经签署了一个条约从而促进它,各国卫生部尚未向这类举措投入足够的资金。整合地方实践的卫生单位通常很少而且相距很远,而卫生部门继续把重点放在完全由现代医学驱动的一个模型上。

如果决策者希望在拉丁美洲最偏远和被遗忘的村庄改善公共卫生,他们就必须从空谈转向实践,通过更多的预算和政策的持续性从而为传统与西方医学的整合提供更强的政治支持。

Oswaldo Salaverry是秘鲁国立卫生研究院跨文化卫生国立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