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结束对发展中国家的医学支配地位

Bhushan PatwardhanGerard BodekerDarshan Shankar.说,传统医学文化需要与现代医学结成真正的伙伴关系。

尽管现代医学有了巨大的进步,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人仍然依赖传统的——而且是有效的——知识从而治疗疾病。

它在提供廉价卫生保健方面的价值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可,而且如今国家和国际决策者正在呼吁在现代和传统医学之间结成伙伴关系从而帮助弥合全球公共卫生不平等的鸿沟。

但是这两者有本质的不同:尽管传统知识倾向于自由获取,现代知识被一个严格的专利体系强烈地保护着,而且支配着发达国家的见解。

面对这些差异,我们该如何建立伙伴关系?

保护知识的诉求


过去的合作常常被称为开发。西方生物医学科学家常常把传统知识仅仅视为有待系统化的勘查和改进的未被开发的资源。

这种“生物剽窃”已经导致了许多发展中国家把焦点放在保护的方式而非促进它们的传统知识上。

例如,一些南美地区已经设法立法制止生物剽窃,但是在全国或国际层面上贯彻实施法律面临困难(见秘鲁地方宣布生物剽窃非法)。

一些国家已经把它们的传统知识重新组织到一些体系中,从而让西方专利机构可以查询“先有技术”——在公共领域中已经存在的发明。例如,印度的传统知识数字图书馆(TKDL)是对关于生物剽窃的担忧的最先进的保护响应之一(见 生物医学分析:对传统知识持开放态度,但同时应当是安全的)。

然而,其他人使用了一种称为获取和利益共享(ABS)的方法。它提供了对传统知识的很方便的获取,但是反过来要求公平地分享对传统产品的改良使用而获得的利益。

例如,印度喀拉拉邦的Kani土著社区因为其对一种称为Jeevani的抗应激药物的商业化的贡献而从一家印度制药公司获得了报酬。

但是Kani的例子是一个例外而非规则,而且事实在于,关于ABS的许多运作和概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结局。

跨文化的挑战


我们需要一种更好的方式,平衡希望把传统知识开发成现代药物的研究人员与知识的土著保管者的兴趣,后者有权公平地分享任何回报。

在本质上,我们需要一种整合的知识系统,它承认传统知识和现代科学在认识论上的差异。

而且一个现实的挑战在于建立跨文化合作的规范。

例如,科学家获得传统知识的保管者的知情同意,这在伦理上和法律上都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其他问题呢?在什么时候保管人拒绝同意的做法是适当的?在一些情况下,拒绝可能不仅仅和不公平的商业或交易有关,而且还可能是由于认识论上的不兼容。

以印度黑胡椒为例。它在印度阿育吠陀的几个传统配方中使用,用于增强生物利用度和其他药物的吸收,而这种植物的活性成分胡椒碱的一种商业配方如今正在用于减少结核病治疗的利福平的剂量。

根据传统知识,为了避免副作用,这种植物不应该连续使用超过40天。但是服用结核病药物的时间远远比它更长。阿育吠陀医生应该允许对它们的传统知识的这种误用吗?

一种整体的方法

为了让整合的知识体系能够运作,他们还需要把全部传统疗法纳入其中,包括瑜伽、解毒疗法和食疗。

这些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现有的ABS辩论之外,然而它们在全球公共卫生中起的作用越来越大。例如,全球温泉疗养产业严重依赖于亚洲的治疗传统, 阿育吠陀和中医治疗常常被纳入到全世界的温泉疗养方案中。

全球温泉疗养产业的价值在2007年是2550亿美元——因此如果商业公司从地方传统中获利,他们应该为持有这些知识的文化提供一些回报。

这种需求并不必然仅仅意味着金钱的回报。例如,把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可以支持地方传统的复兴,鼓励与传统知识有关的微型企业的发展,并促进购买和出口传统健康产品和成分的公平贸易实践。

结束西方的支配地位

建立一个整合的知识系统面临发达国家拥有支配地位的更深远的挑战,特别是发达国家对亚洲知识基础的支配地位。为什么现代生物医学如此频繁地被认为对于传统医学更优秀。

事实上,来自我们的一个研究组的研究已经表明,阿育吠陀的“'prakriti'”概念——把个体当作一个整体——已经极大地帮助了生物医学研究人员理解新的学科,诸如药物基因组学(个体的基因构成如何影响对药物的响应)。

如今一些科学家更加赏识传统知识指导生物医学、而非科学方法用于证明或否定传统概念和实践的概念。

一个建立在这种赏识基础上的整合知识体系可能显著改善公共卫生。它甚至可能逆转现代科学世界的知识流的方向。

传统知识可以通过提供新的范式和解决方案,扩展视野并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从而重新塑造科学世界,而不是让科学从自然资源中采集新的成分。

Bhushan Patwardhan是印度班加罗尔的阿育吠陀和整合医学研究所(IAIM)的当选所长。

Gerard Bodeker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客座教授,也是英国牛津大学公共卫生高级临床讲师。

Darshan Shankar是印度班加罗尔的地方卫生传统再复兴基金会(RELHT)的创始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