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促进卫生的纳米技术需要良好的环境

Jayashree Vivekanandan说,只有在有利的环境中,纳米技术改善公共卫生的潜力才能达到最大化。

发展中国家有大约500万人可以从卫生等关键领域使用纳米技术而受益。纳米技术已经激励了卫生领域的重大变革,有望既改善现有的医学实践,又让它们的价格更加低廉。

例如,在印度,科学家已经在纳米医学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包括开发出了修复骨和组织的纳米生物陶瓷以及使用纳米颗粒传送肺癌药物的气溶胶喷剂。

印度开发的其他应用包括一种纳米水过滤器以及“iSens”传感器——一种廉价而对用户友好的纳米诊断工具,它能够预测心脏病发作而且预计将很快上市。

但是这类进展在改善公共健康方面的效果如何将取决于技术之外的一系列因素。这包括现有的管理框架、资助和基础设施,以及私营部门和使用者参与技术发展的程度。

无法获得人员


纳米技术有可能增加资本密集型而且需要专门技能的公共卫生结构的负担。但是对于印度这样的仅有十多位纳米医学专家的国家,人力资本很可能成为一个限制因素。尽管发展中国家输出了56%的移民医生,它们仅仅获得了不到11%的移民医生。印度是面临这种人才流失的两大国家之一,而且面临着缺乏有技能的医学专业人士。

而且,和在其他所有领域一样,资助是一个关键问题。在印度,纳米技术促进卫生的资助的缺乏和迟到限制了研发活动——2007 Nano Mission的与卫生有关的141个项目只有4个已经启动。

其他因素——诸如实验室和企业的整合不良,以及缺乏私营部门的参与——进一步阻碍了纳米卫生产品的商业化。2007年由一个产业委员会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Nano Mission在制药领域的6个公私合营伙伴关系中的3个已经建立,私营部门仅占了全国纳米技术研发开支的22%。

风险资本家由于全世界只有3%的项目为投资者提供了丰厚的回报而不愿意向纳米技术投资,这可以部分解释这种情况。但是即便如此,印度私营部门的投资仍然比日本(66%)和美国(50%)等发达国家远远更低。

印度也不得不与政府层面上的政策协调不良斗争。科技部和卫生部等部门之间的相互冲突的优先级和管理权导致了在进行必要的风险研究和建立管理规程之前就力促推广纳米技术。

在气泡中工作

缺乏让医学专业人士、卫生工作者获公众参与或提供咨询的举措让不良的协调雪上加霜,这意味着该国的纳米技术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纯粹的技术官僚的框架下设计出来的。

卫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社会竞技场,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管理而非技术创新,这包括促进生活方式的转变,提高意识,以及鼓励对环境和社区的道德责任。让所有的利益攸关方都参与到研究进程中来对于确保国家纳米医学项目满足当地需求具有关键作用。

在技术用户与科学界之间建立伙伴关系也能够帮助确保技术开发后的采用。南非的一个纳米水处理项目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地社区在设计和维护方面的密切参与(参见  社区所有权是纳米净水项目的关键)。

国际合作是改善国家纳米技术项目的另一条途径。诸如印度、巴西与南亚(IBSA)纳米技术项目等合资项目促进了能源、水、农业与卫生领域的纳米技术的合作与联合研究。

根据这一项目,去年在南亚建立了一个关于卫生和水的学校,而来自这三个国家的科学家正在联合研究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纳米给药系统。

几乎没有人怀疑纳米技术在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卫生方面有巨大的前景。但是实现这种潜力绝非易事。它需要在所有层面上的合作与参与——从国际研究合作到协调的国家项目以及当地社区的参与。

Jayashree Vivekanandan是印度新德里的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