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更高的产量不代表更高的接受度

Luisa Massarani、 Ildeu de Castro Moreira 和Ana Maria Vara*说,转基因作物的产量提高了,但这不意味着拉丁美洲喜欢或者需要它。

由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获取服务组织(ISAAA)于2010年3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描述了小规模农民迅速接受转基因技术并从中受益的一幅美好的图景(见 报告说,发展中国家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不断扩大)。

但是近来中国的研究表明广泛种植转基因棉花已经导致了害虫猛增(见 Bt棉花引起作物害虫增加)。

我们在巴西和阿根廷的经验——这些国家是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的主要生产者——同样表明了转基因作物产量的增加即不能保证这种技术被社会广泛接受,也不能保证它们能造福小规模农民。

早期主张

在20世纪90年代晚期,国际农业企业孟山都向阿根廷引入抗农达大豆(一种设计成可以耐受除草剂草甘磷)的时候,政界人士和许多商业农场主张开双臂欢迎了它,这确实是真的。

最初,跨国公司和农民协会开展了声势浩大的转基因作物推广运动,利用了该国把自己视为主要的粮食生产者的观点。

仅仅只有一位政府官员负责转基因作物,而这帮助确保了法律体系没有带来任何障碍。事实上,转基因食品的问题从未真正进行过公共辩论。

而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到达阿根廷的时候正值该国进入经济大危机,而且急需农业收入。

还有其他一些偏爱转基因作物的经济因素。孟山都并不垄断这种技术,因为它无法在阿根廷为它的抗农达大豆申请专利。此外,草甘磷的专利也过期了;根据合同也很容易获取田间作业机械;而且与非转基因大豆相比,转基因大豆需要的田间劳动更少。

或许最重要的是,转基因大豆的利润很高,特别是在免耕农业以及增加使用农业化学物质结合起来的时候。所有这些因素都对转基因大豆在阿根廷农业的迅速渗透有帮助。

但是我们在2007年对大约50位阿根廷小规模农民的重点团体访谈调查揭示出了关于转向种植转基因大豆导致的社会变化的担忧。许多人的转基因利润并非来自种植这种作物本身,而是来自把他们的土地租赁给商业农场主用于大规模生产。

这对可持续性构成了威胁,因为它增加了小规模农民从外部获取收入的依赖性,而且还可能意味着农业技能和土壤肥力的丧失。

巴西之战

在巴西,对转基因作物的反对更加公开,孟山都引入抗农达大豆的举动几乎引发了长达十年的争议和法律争执。

早在1998年,巴西当时的主要反对党——劳工党就采取了一种反转基因的立场。一些州政府——例如Rio Grande do Sul 和Paraná州——也出于意识形态而反对转基因作物,甚至用地方立法禁止了转基因作物。

环境团体和社会运动——诸如绿色和平组织和无地农村劳工运动——也采取了反转基因的立场,而且比他们在阿根廷的同行在反转基因运动中发出更大的声音,也更加活跃。

而且,如果说巴西转基因争论的特点是政治分歧,科学界内部也有分歧。

科学界在总体上支持转基因作物的研究。巴西科学院也支持种植转基因作物。但是几位著名科学家——包括当时巴西科学促进会的主席Glaci Zancan——反对在没有关于健康和环境影响的长期研究的时候种植商业转基因作物。

战胜反对意见

尽管存在争议和批评,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已经在巴西迅速扩展,甚至是在2005年它得到合法审批之前。我们对包括约80位巴西利益有关者和大约200位小规模农民的重点团体和个人的访谈揭示出了这种增长的许多原因。

这些原因包括使用从阿根廷非法购买的未经批准的转基因种子;试验新种子的好奇心;让收成尽可能具有经济效益的压力;以及在一些地区传统种子正在变得很难找到的事实。

但是比这些因素更重要的是支持转基因的游说活动采取的聪明策略。据我们的一些被访问者说,其中甚至包括免费发放转基因种子。

最引人注目的举措是让转基因大豆于2005年合法化的策略。支持转基因的游说活动把干细胞研究问题和转基因大豆问题纳入了同一法案——生物安全法。这一举动利用了政界人士、科学家和公众对干细胞研究的更广泛的支持。

这一策略是可行的——该法案在国会以352票对60票得到通过,而且正式许可了在巴西生产和销售转基因大豆。

但是这场争论远未结束。在政府和未被说服的小规模农民之间仍然存在强烈的张力。我们的研究发现了对于无偏见的转基因作物信息的强烈需求,而三个全国调查也发现了甚至在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民中间也缺乏对转基因作物的接受程度。事实上,我们采访的这些人中间的一个常见评价是:我很高兴种植它,但是我不会去吃它“。

在拉丁美洲和在许多发展中地区,转基因辩论是一场混战。有一种危险是把转基因作物种植的简单增长解释成这些国家全心全意地接受这种技术或者对转基因技术的接受及其收益广泛存在的迹象。

Luisa Massarani是科学与发展网络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协调员,也是巴西生命博物馆、House of Oswaldo Cruz, Fiocruz的研究员。

Ildeu de Castro Moreira是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教授。

Ana Maria Vara是阿根廷San Martín国立大学的研究员。

*本文作者感谢Carla Almeida 和Fabio Gouveia对本文和它所提及的研究项目的贡献,该研究项目受到了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