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所有人的能源——一种联合方法

Kandeh Yumkella和Morgan Bazilian说,对能源服务的普遍获取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需要找到新的方法。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发展中国家大约15亿人用不上电,大约25亿人依赖于木柴等传统生物质燃料。

不能获取廉价、清洁和可靠的能源服务阻碍着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而且它是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一个主要障碍。

但是当前填补这个“能源鸿沟”的努力在规模和范围上都不够充分。如果我们继续“一切照常”下去,不能获取现代能源服务的绝对人数在未来几十年将不会下降——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

能源获取的障碍不是技术性的——我们知道如何建造电力系统、设计良好的做饭炉灶,并高效地满足能源需求。

我们需要的是全球致力于提高能源获取在政治和发展议程中的地位,成为关键的优先事项。

同样重要的是理解干预手段必须以对独特情况的认识和当地社区的需求为导向。

而且我们必须强调普遍能源获取代表了一个新的市场机遇——但是它需要适当的支持才能繁荣起来。

建设行动

几个项目正在开始刺激对这种能源获取的支持,诸如国际金融机构、联合国机构、非政府组织和私营公司运营的项目。

一个例子是西孟加拉的Lighting a Billion Lives运动,它把农村的煤油灯和石蜡灯换成太阳能灯。由印度能源和资源研究所领导的这一运动表明了动员工业参与促进发展的机遇。

其它的大型运动包括世界银行集团的Lighting Africa项目,它致力于到2030年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至多2.5亿人提供廉价、安全和可靠的照明和能源。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世界能源理事会和世界经济论坛的联合项目Energy Poverty Action致力于示范用面向商业的方法为社区提供现代能源。

创新的财政解决方案——例如孟加拉国和印度的Grameen Shakti 和SELCO组织使用的方法——也提供了重要的范例,但是它们需要大力扩大规模。

重要的是这些项目与国家政策配合得很好而且起到支持作用。近来联合国发展规划署(UNDP)的一份文件显示,68个发展中国家有获取电力的目标,实现这些目标将需要能力发展、更好的管理和治理结构,尤其是财政支持。

我们这些在国际组织工作的人们必须支持这些国家和地区政策和目标的发展和贯彻。

资金问题

普遍获取能源的财政影响巨大,然而如果把它放在巨大收益的背景之中,它却不是令人生畏的。国际能源署估计,确保对电力的普遍获取将需要在未来20年投入大约8000亿美元——即每年约400亿美元,或者说能源部门年度总投资的10%。

计算转换到现代能源的投资需求更加困难,它包含了关于燃料选择、当地文化和性别问题等方面的决定。这就需要把重点放在解决一系列现存和已知风险的一套金融机制。

现实在于,对于电力和现代燃料,有各种不同而复杂的投资要求和环境。

让能源运作

增加能源获取不是简单的关于提供灯具或更好的做饭炉子。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和增长,也必须让能源服务朝着创造财富的方向运作——为商业提供能源,改善医疗保健、教育和交通。

经验已经反复证明了低效率的补贴政策无法长期持续,而且也不能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例如,在印度一些邦向农民免费提供电力导致了政府巨大的赤字,灌溉效率低下以及缺乏加强电气化、升级发电厂和改善其它地方的电网的资金。

尽管良好的管理和税收政策是重要的,各国政府必须首先把重点放在建立促进能源获取的基础设施、建设人和制度的能力,激励公用事业和私营部门提供农村电气化,以及为长期投资提供有力条件。

新的方向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和我们的伙伴在去年维也纳能源会议上把能源获取提到了优先地位,强调了需要增加对能源获取问题的国际承认以及一个健壮的国际框架,清晰地表达出能源获取的目标。

这必须伴随着一份详细的实施路线图、促进能源获取投资的机制以及在政治、政府、技术、金融和运营部门建设国内能力。

正如非洲能源部长论坛在2007年所认识到的,实现这个目标意味着“用有号召力的项目取代现有的项目愿望清单,建立改善国家投资吸引力的管理政策,并建立具有明确职责并且有适当资源的制度。”

普遍能源获取的重要性正在迅速获得承认。如今我们必须使用这一共识建设现存的有效模式,并创立开启这种巨大机遇的新方式。

Kandeh Yumkella是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的总干事。

Morgan Bazilian是UNIDO总干事关于能源和气候变化的特别顾问。

这篇观点文章是根据发表在Making It杂志上的Making It: Industry for DevelopmenI一文撰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