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农业研究需要全球反思

世界粮食奖获得者Monty Jones说,全球农业研究促进发展会议必须重设研究优先级。

全世界的农业科学家在大学实验室、全球研究中心和政府机构中完成了挽救生命的研究。

发展中国家的无数人活了下来,这是由于征服了致命的病原体、压制了害虫、提高了产量和从更少的土地和水中榨出了更多食品的进步。

这是一个好消息。然而尽管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农业研究有巨大的创新和进步,在现代社会中仍然有超过10亿人营养不良,这是由于收益没有被人们公平地分享,以农业赖以生存的这10亿穷人常常得不到这种收益。

因此,尽管这个世界已经正确地学会了向科学要答案,我们目前拥有的解决方案远远不能帮助贫穷农民。而且最需要帮助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引导研究议程。

科学面临着帮助农民在人口扩张、饮食需求改变、土地和水短缺以及气候变化的情况下生产更多食品的迅速增长的要求。

我们需要到2050年把食品供应加倍。为了用环境可持续同时让人们脱贫的方法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重新改变和反思农业体系的结构本身。

需要全球行动

这就是本周末(3月28日)数以百计的科学家、政界领袖、农民、创新人士和民间团体代表将前往法国蒙彼利埃参加首届全球农业研究促进发展会议(GCARD)的原因。

我们的目标是启动农业研究方式的全球转变——在拥有知识的人和需要知识的人中间建立可靠的伙伴关系。

时间是关键。食品价格在过去三年中上升了30%到40%,而最需要粮食的国家的粮食成本预计将大幅度上升。两年前的最新一场食品危机引发了包括布基纳法索、喀麦隆、科特迪瓦、埃及、马达加斯加和塞内加尔在内的几个非洲国家的食品骚乱。

需要科学家帮助的不仅仅是非洲的农民。亚洲大约6.42亿人面临饥饿,而东欧1/4的农村家庭只有很少的土地或动物用于维持生计,然而农民几乎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他们也需要人们帮助让他们的土地更具生产力。

重大规划


西方八国集团要求我们这些GCARD的与会者制定一个环境可持续的方案,从而帮助科学迎接到2050年把食品供应加倍并让10亿人脱离贫穷和饥饿的挑战。

我们呼吁进行的变革将建立一个体系,向农民传播知识并让他们影响科学家关于研究什么问题以及研发什么解决方案的决定。

GCARD将汇集产生和使用农业知识的人,不论是在大型实验室还是在农村。我们希望他们的观点和经验将为捐助者的政策提供信息并帮助协调研究优先级,使其尽可能符合发展中国家农民的需求。

该会议是朝着西方八国集团领导人去年7月在拉奎拉全球食品保障联合声明中采纳的构想迈出的关键一步,这一声明要求全球农业研究论坛在全世界最贫穷地区的地方、全国和地区层次上建设研究能力。

一致意见是关


我们的目标是与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由100个国家的约8000位科研人员组成的一个联盟)开展的改革产生协同增效。我们与CGIAR的目标都是确保让农民获得科研成果并帮助减少贫困和饥饿。

很明显,需要用食品缺乏保障和贫困问题——而不是政府和捐助者资助的周期——去驱动国家农业研究体系和CGIAR的战略框架。

在气候变化和人口急速增长的情况下满足可持续地促进食品生产的巨大挑战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农业科研人员的创新以及支持他们的政府和捐助者。让一个新的体系运作的关键是在一组新的优先级和研究架构上取得一致,从而动员行动并为农民提供研究成果。

GCARD 将为这种共识打下基础。一旦这个困难的任务得以完成,在与饥饿作斗争的最前线勇敢作战的农业科学家将需要来自决策者和捐助者的支持,从而确保把他们的知识从实验室转化成造福大田中的农民的行动。

Monty Jones是2004年世界粮食奖获得者,他即将担任全球农业研究论坛(GFAR)的主席以及非洲农业研究论坛(FARA)的执行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