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非洲:是时候使用太阳能了

联合国人居署的Banji Oyelaran-Oyeyinka说,非洲应该效仿中国,并且促进太阳能创新、生产和需求。

非洲有很多理由转向用太阳能满足其能源需求。非洲每天每平方米平均收获6千瓦时的太阳能。面对气候变化,非洲也日益面临着找到替代传统燃料的低碳方案的压力。

而且太阳能不仅仅是关于减少排放,它也能帮助减少贫穷。估计有5.6亿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们无电,6.25亿人依靠木柴或煤等固体燃料做饭。太阳能技术几乎不需要电就可以提供清洁、优质的灯、热和灶具,以及通讯——但是可以为卫生和生活质量带来巨大收益。

不断增长的市场

太阳能技术的成本不断下降和市场不断增长为非洲使用太阳能技术提供了另一个激励。

几种技术正在相互竞争,从而改善太阳能发电的效率,这包括光伏发电和聚焦太阳热。产品的成本正在下降,而太阳能发电预计将在10年内占领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主流。
 
根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全球安装的太阳能发电能力到2020年将增加到原来的20到40倍。而研究与出版公司Clean Edge预测,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包括模块、系统组件和安装——将从2008年的价值296亿美元的产业成长为2018年价值806亿美元的产业。

如果非洲可以利用这个市场,让自己成为太阳能技术的全球供应者和消费者,它将获得经济增长和发展利益。

转向太阳能

理论上,非洲应该逐渐在四个部门用太阳能逐渐取代传统燃料:发电、热水与采暖、交通燃料以及农村能源。

但是这需要政府使用一系列的津贴和激励措施培育小规模的太阳能开发,从而让它们成长为羽翼丰满的产业,带来规模经济并最终实现电网同价。

包括中国、德国、以色列和西班牙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证明了诸如补贴、可再生能源证书、强制光伏上网电价(给接入电网的可再生能源系统更高的收购价)、净计量电价(为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超过用电量的人支付报酬)以及光伏发电托管可以成功地促进太阳能光伏发电。

来自中国的经验

非洲需要建设自身的能力从而自主开发和生产技术并提供激励措施确保广泛采用太阳能产品。

非洲可以从中国等国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中国在近年来在可再生能源产业领域取得了飞速发展。到2008年,它已经具有全世界第三大的可再生能源能力。
 
 一个清晰的经验是需要促进高效、高质量的技术机构、非常有技能的工程师的骨干以及专业人士管理的企业的强有力的创新政策。
 
非洲发展政策的主要弱点是没有认识到不断变化的技术进步如何驱动着长期经济发展。尽管许多政府设立了科学技术部,这些部门常常与其它经济政策部门缺少互动。
 
在中国也曾经是如此,直到20世纪80年代的体制改革明确强调了获得技术能力和向外国学习。
 
从那以后,中国把重点放在了提供国家技术基础设施从而支持国内企业,寻求太阳能技术等有利可图的创新。太阳能以及所有部门的研发开支在过去的1/4个世纪里不断增长。

中国政府还鼓励国家从当地企业采购,并积极地促进中外企业之间的联系、投资以及合作学习。唯一的目的是建设能力并获得外部市场。

非洲的行动

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大多数非洲国家仍然受到官僚系统管理现代创新体制较弱的困扰。这严重地限制了它们推广太阳能技术的行政与制度能力。

非洲决策者必须开始通过为技术和创新支持提供资金,包括提供新的投资和其他激励措施,从而促进研究、发展和太阳能技术的设计和生产体系。
 
而这种财政支持需要支持采用太阳能技术的立法加以支持。
 
或许最重要的是非洲决策者需要把大学和制造商连接起来,从而确保知识和能力整合到生产体系中。
 

如果有了合适的投资和支持,我相信非洲国家可以利用太阳能为它的人们创造出更光明的未来。

Banji Oyelaran-Oyeyinka是设在肯尼亚内罗毕的联合国人居署的监测和研究部门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