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造福穷人的太阳能需要政府支持

发展专家Vishaka Hidellage说,南亚的政府必须支持太阳能从而让农村穷人可以负担得起它。
 
高速增长的南亚对能源的加速需求正在几乎完全被不断增长的不可再生能源(煤、天然气和石油)发电以及通过电网输送所满足。
 
然而,对可再生能源的兴趣,诸如与电网相连的太阳能系统,正在日益注重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地区兴起。印度和斯里兰卡已经引入了"净计量电价"方 法促进这类系统——小规模的太阳能发电者因为他们的净发电量而获得报酬。而斯里兰卡最近已经开始使用最新的技术把从屋顶获得的能源通过电网转移给电力公用 事业公司。
 
但是这类策略只能在电网覆盖的地区起作用。而在南亚偏远地区的7.06亿人的大部分用不上电,在那里拓展电网代价较高、不切实际或者根本不可行。
 
在有充足阳光的区域,决策者应该转而把重点放在利用去中心化的太阳能解决方案从而填补能源鸿沟。
 
太阳能的黎明
 
有证据表明各国政府正在慢慢意识到太阳能的潜力。例如,大多数南亚国家如今推广家庭太阳能系统(SHS)用于农村电气化,并提供小额资金和补贴从而鼓励这种系统的采用。这种系统包括了与电池和充电器连接的一块太阳能电池板,有一个或多个插座用于为电器提供供电。
 
SHS很方便,而且能够满足乡村家庭的基本用电需求。它们也有其他的益处,诸如减少碳排放和消除与煤油等传统燃料有关的成本和健康影响。
 
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已经通过提供贷款和设计项目等方式主动地支持了政府在偏远地区安装SHS的举措。
 
太阳能补贴
 
提供可以在2-3年内偿还的小额贷款的小额信贷提供者——诸如孟加拉国的Grameen Shakti——也越来越多地让农村穷人能够购买SHS。
 
但是尽管南亚安装的SHS的数量惊人——印度安装了70万个系统(44MW),斯里兰卡安装了12.5万个系统,斯里兰卡安装了12.5万个系统——初装成本高以及有限的应用阻止了它的快速扩张。
 
在太阳能系统的成本和穷人能负担的价格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每一套系统每千瓦时的成本是0.25-0.43美元(12-20印度卢比),在斯里兰卡的成本超过了0.28美元(32斯里兰卡卢比)每千瓦时——这大约是传统电网成本的3倍。
 
然而,在没有电网的地方,太阳能等替代方法无论代价多高都是唯一的选项。电网供电嵌入了不是由城市消费者支付的隐含补贴。但是以类似方式补贴农村电气化的理由很少能够取胜,甚至没有得到公平的聆听。政府补贴对于让技术变得可以负担具有关键作用。
 
本国生产
 
政府还必须通过改善支持太阳能系统的基础设施从而增加太阳能系统的采用。这包括克服公用事业公司不愿意提供离网电力服务、开发太阳能的成功商业模型和融资技巧,支持消费者对太阳能系统本身的研发的投资。
 
诸如太阳能水泵、太阳能干燥和采暖等应用全都可能改善穷人的收入。推动当地研发、制造和能力建设将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而且政府必须抛弃政策限制,诸如对不可再生能源的补贴,关税结构和进口税,并研究对进口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实施不同的税率和免税。
 
把政府支持引导到当地能力建设并发现增加太阳能产品价值的机会应该成为特别的优先事项。南亚的太阳能产业被少数国际大型竞争者占据,零件是进口的而且很昂贵。当地制造或当地附加值通常少于25%,而且仅限于制造电池和连线。
 
促进SHS的政府激励措施大多数进入了中心化的私营公司,这意味着所有的发展工作都是在外部完成的,而且对于当地的太阳能技能和技术的能力建设提供的机会很少。
 
人民的能源
 
然而,有一些改善这些情况的尝试,包括印度和孟加拉国培训人们建设和维护充电器和电灯电路的社区赋权项目。
 
印度通过与大型能源公司的合作也在当地的太阳能制造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通过这种方式,该国已经减少了太阳能选项的成本并把太阳能应用的范围拓展到了太阳能水泵、太阳能街灯、太阳能灯、太阳能灶具、太阳能铁路和交通信号灯,以及太阳能电话亭。
 
但是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太阳能仍然只占了印度能源使用量的0.02% 和斯里兰卡的0.06%。
 
离网太阳能系统有潜力显著改善南亚的能源获取并帮助减少贫穷。但是太阳能技术的收益面临着该技术避开了最需要太阳能技术的人也就是农村穷人的风险,除非政府着手提供支持。
 

Vishaka HidellagePractical Action组织的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项目的区域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