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生物医学分析:对传统知识持开放态度,但同时应当是安全的

传统生物知识总是让人不安地放置在两个世界之间,一个是古代世界,当时的知识是由所有人共享的,另一个是现代世界,知识被专利精心地保护起来。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已经出现了弥合这一鸿沟的里程碑。

这个月(2月),美国专利与商标局(USPTO)部分拒绝了辉瑞关于其治疗阳痿的药物万艾可的专利,因为它与一种称为淫羊藿的中草药具有相似性。

上个月,欧洲专利局(EPO)取消了从南非地方特有的植物的根中萃取出的一种传统药物的专利。

这两个举动都是把传统知识整合到现代专利申请中的不断增长的趋势的例子。它们是在去年USPTO和EPO与印度签署了在授予专利之前先检索传统知识数据库(TKDL)的协议之后出现的事情。

记载知识

印度的TKDL是一个关于传统药物和药用植物的2400万页的多语言数据库。

德里的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的会长Samir Brahmachari说,设立这个数据库部分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关于广泛使用的传统药物的两场昂贵而冗长的法律之战。

1995年,USPTO为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使用姜黄粉作为伤口治疗药物授予了一项专利。任何曾在印度旅行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新的知识,在印度,浸姜黄的绷带很常用。

1995年的另一个专利持续时间更长。直到2000年,一项用印度楝制成的杀真菌剂的专利才被撤销。这项专利是EPO授予美国农业部和跨国公司W. R. Grace的。

Brahmachari的前任Raghunath Mashelkar领导了对这项EPO专利的斗争,他是设立TKDL的一位关键参与者,他解释了这个数据库的重要性。

“传统知识头一次开始用语言系统地编纂起来,而专利局可以使用它们。”他说。

中国也有类似的传统中药数据库供EPO使用。

这类数据库的存在,以及发达国家愿意在专利申请过程中查询它们,这对于保护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传统知识具有关键作用。

不是所有的国家有资源去进行这样的战争。而且这样做会占用本可以用于利用传统知识开发新的和迫切需要的疾病(例如疟疾)治疗方法的预算。

但是通过让人们获取传统药物化合物,它们也可能打开新一波药物发现的大门。

传统药物的前景

迄今为止,让传统药物进入发达国家的治疗的尝试大多数失败了。传统药物常常是因人而异的,而且即便是最常见疗法的成分的准确组合也可能不同——这是对商业标准化的一种诅咒。

然而,筛选传统上使用的化合物的文库的能力带来了很大的前景,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如今正在迅速地利用它。

例如,非洲药物和诊断创新网络把用传统药物开发治疗传染病的新疗法作为其目标之一。它正在独自进行这种研究,并且与全球生物探索研究所(一个研究治疗结核病和疟疾等疾病的植物药的全球网络)等机构进行合作。

与此同时,印度的医学研究理事会设在孟买的传统药物逆向药理学高级中心正在采用类似的手段发现药物,例如,研究一种当地称为parijat的茉莉的抗疟属性。

WIPO加入

当然,提供传统化合物的免费信息仍然会带来被剥削的风险。

新德里的生物技术和粮食保障论坛主席Devinder Sharma告诉本网站说:“TKDL促进了生物剽窃。随着专利申请变得复杂而庞大,永远不可能找出在哪种情况下公司使用了来自TKDL的信息。”

Sharma还说,应该修改国际指导方针和法律,从而让“任何被发现基于传统知识的专利申请都会受到惩罚,而且把申请公司放到黑名单上”。

Brahmachari不同意这种观点。他指出人类基因组测序的开放获取共识证明了TKDL以原定方式运作是可行的。

但是确保它的成功可能更多地需要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支持。在本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WIPO的总干事Francis Gurry说,“复杂的”TKDL是“我们希望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树立的一个典范”。

专利能够产生效果是由于侵犯专利会带来后果。只要开放获取的传统知识数据库受到——国内的和国际的——知识产权的巨头的支持,传统药物就很有可能进入现代世界。

记者Priya Shetty专门报道发展中国家问题,包括卫生、气候变化和人权。她担任过《新科学家》的新闻编辑、《柳叶刀》的助理编辑,以及SciDev.Net的约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