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作物:仍然不是贫穷农民的万灵药

技术研究人员Dominic Glover说,转基因作物被拥戴为一种“造福穷人”的技术,但是现实更加复杂。

转基因作物已经被一些学术人士、评论家和分析家誉为发展中国家穷人的一种成功,而小农最可能从这种技术中获益。

但是对农民的遭遇的更仔细的审视显示了一幅更加复杂的图景。

转变一种复杂的农业体系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把一两种基因引入到一种作物中。要想让贫穷和边缘化的农民获得转基因作物的潜在收益,就必须让许多其他的技术的、农业生态的、经济的和制度的因素到位。

Bt棉花——技术的成功

例如,以抗虫的“Bt棉花”为例,它含有来自一种常见的土壤细菌苏云金杆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的基因,它可以提供针对棉铃虫等害虫的一定程度的保护。

它是在发展中国家唯一被广泛商业化的转基因作物,而且被中国、哥伦比亚、印度和南非的小农广泛常规种植。

很明显,这种技术是可行的——至少是在含有Bt基因的转基因作物制造能杀死棉铃虫的毒素的技术意义上。如果得到正确的管理,这种Bt性状可以有助于农民控制害虫并避免作物损失。例如,它已经帮助改善了印度的棉花产量。

但是正如英国的STEPS中心(社会、技术和环境的可持续道路中心)的一份论文所凸显的,Bt棉花的影响随农场、区域和季节而有很大的变化。不是所有的农民都能够从种植这种转基因作物中同等地获益——有一些遇到了负面情况,而其他一些人可能由于该技术的费用或其它限制而无法种植它。

能力是关键

事实在于,从Bt棉花——以及任何其他作物品种或农业技术——获得良好收益严重取决于制度的、基础设施的和农业的因素,诸如起作用的市场、有效的运输系统、可靠的水供应以及良好的土壤。

如果没有这些,良好的结果就不太可能出现。不幸的是,这些常常是许多贫穷和弱势的农民恰好缺乏的。

特别重要的是把Bt性状引入到适合当地环境的作物品种中去。 即便这样,获得化肥等其他投入——以及购买它们的贷款——将强有力地影响农民从这种技术中获益的能力。

农民还需要信任他们的Bt棉花种子的质量和效果;如果不这样,他们可能还会继续花钱喷洒农业,作为防止作物衰退的另一重保障。

这就是为什么认为贫穷的农民很容易采用转基因作物的假设(也就是假定“技术在种子里”,因而不需要农业实践活动的变革)是错误的。事实上,大多数农业技术,包括新作物品种,都需要全新的知识和管理技能。

必须知道

Bt棉花肯定是一种知识密集型的技术。为了把它整合到害虫管理策略中去,农民需要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它如何运作以及如何在田间监测它的效果。

例如,农民可能需要知道植株的Bt毒素产量可能在生长季节发生变化。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中国和印度的棉农很难全面利用Bt技术,因为他们缺乏关于Bt毒素能够杀死什么害虫的明确而可靠的信息。

来自小农的Bt棉花的遭遇的关键经验是,即便技术在技术意义上“可行”,它仍然不显著地“造福穷人”。一种技术的技术性能不能与它的农业、社会、和制度环境割裂开来。

技术并不仅仅有装置和机械或者种子与遗传性状组成。它是由需要各种工具、技能、知识和实践的工作、制造、试验和改造的人类过程组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同的社会与农业生态环境而发生变化。

是到了重新设计的时候了

对于任何为了造福贫穷和边缘化的农民的农业技术,它们的要求、能力、优先级以及限制必须整合到这种技术的设计和实施中。Bt棉花最初是被设计成用于北美的大规模农业系统。营销者没有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小农面临的限制。

幸运的是,重新设计为时未晚,例如,这可以从中国的遭遇中获得经验。在中国,除了孟山都,Bt技术还是由公立机构研发的。释放的是小农种植的自然授粉的棉花品种,而不是杂交品种。

在印度,在一个热闹的“非官方”Bt棉花种子灰色市场中正在进行着令人兴奋的重新设计过程。与此同时,由政府价格控制、私营种子公司之间越来越多的竞争,以及公立机构推广Bt棉花等举措的组合可能有助于把这种技术带给更贫穷的农民。

下一代作物生物技术(不论是转基因还是其他)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围绕这样的农民的需求而设计?或者技术还是被设计成为了更富裕农民的资源和能力而被凑合使用?

Dominic Glover是荷兰Wageningen大学技术与农业发展组的博士后研究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