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收获信息通信技术(ICT)发展的回报

程东红和贾鹤鹏说,中国致力于建设一个强大的信息通信技术(ICT)网络,投资者和农村社区都可以从中受益。

中国使用信息通信技术(ICTs)的人口比例高于任何其它人均收入类似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拥有大约3.38亿互联网用户。

这部分要归功于中国在过去30年的经济强劲增长,这带来了更多的社会财富和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导致了对ICTs的更强烈的需求。

另一个因素是大规模制造的增长,这降低了产品成本,并让更广泛的人群越来越负担得起ICTs。

但是这种ICTs的增长服务了发展目标,还是仅仅填满了大公司的口袋?

丰富的收获

平衡这些结果是决策者面临的一个严重的挑战。但是这两者并非完全不兼容的。

例如,向偏远地区的ICT基础设施投资最初几乎肯定没有利润,但是在更长的时期可以带来更大的财政回报。

中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已经向农村地区大量投资。该公司声称2007年以来它的一半以上的新用户来自农村,即便这些地区的人均收入仅仅是城市的1/3。

更好地交流和信息带来的农村地区的发展也带来了持久的财政回报。

例如,在宁夏的农村,电信运营商和ICT公司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CAST)联合起来,建立了一个提供网上信息、手机短消息服务以及为贫穷的农民提供ICT培训的中心。

迄今为止,这个项目已经培训了大约17万农民使用互联网。自从2007年中期开始,来自该地区平罗县的农民已经使用这个中心出售了价值约2.3亿元(3400万美元)的产品。

通过提供关于农业技术和市场的有经济价值和相关的信息,运营商确保了服务使用的增长并收获了可持续的回报。

政府支持

但是我们不能仅仅依靠经济因素去实现发展目标。在中国,强有力的政府及其对促进社会发展的坚定承诺也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的许多电信企业是国有的,而ICT公司受到政府态度的强烈影响。这让政府能够建立提供社会服务和促进社会发展的ICT项目。

它已经在这个舞台上实现了很多成绩。政府在90年代早期启动的村村通工程把电视、电话(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以及互联网接入扩展到了农村地区。到2010年,71.6万多个村已经能够接收卫星电视信号。

这个工程不是特别有利可图——例如,内蒙古的网络比北京的网络在经济方面的价值更低,尽管前者是后者的几百倍大。但是政府的影响意味着公司热衷于参与。

地方解决方案

当然,这样一种中心化的体系也有缺点。

最显著的缺点是几乎没有把当地社区联系起来的激励措施。这可能导致提供的培训或技术支持是当地不需要的,或者推广的农业技术不适合当地环境。

但是有很明显的迹象表明情况正在改善。

例如,平安互助网是一个农村地区的紧急服务,它代表了产业界和地方社区的一种新的伙伴关系。

这个网是由于山东省的农村社区对治安服务的需求应运而生的,因为许多青年人离开农村去城市工作,而老人和弱势群体变得更容易受到攻击、抢劫和事故。

电信运营商中国电信因此把每一条电话线都与村广播站的广播喇叭连接了起来,从而在紧急情况下每个人都可以迅速向整个社区发出求救信号。如今中国将近700万人参与了该项目。

更密切的联系

诸如CAST等社会组织也正在越来越多地帮助农村社区。

例如,CAST在各地区的分支机构已经建立了即时通信的链接,可以让农民和专家有效地交流农业、技术和产品问题。它们也开发了一种让双方交流经验和专家技能的网上聊天室。

在大连郊区的农村,当地的CAST分支机构通过网上视频培训和聊天室帮助2000位农民开发蘑菇养殖,让他们增加了290万美元的收入。

中国的ICT公司也正在开始与国外的地方组织更紧密地合作。例如中国的电信制造商华为资助了孟加拉国的整个代表团——包括学术界人士和地方民间组织——参加9月在北京举行的ICT促进发展世界会议,从而让他们学习中国的经验。

通过与最终用户和社区组织更密切地合作,中国的ICT公司正在确保它的迅速扩张的ICT网络提供真正的发展收益。

程东红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书记处书记。

贾鹤鹏是《科学新闻》双周刊的主编,也曾担任科学与发展网络的中国协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