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创新的发展机遇

Gordon Conway和Jeff Waage说,共同面临的问题、新的技术和更好的传播途径都意味着创新将会促进发展。

科学创新推动国际发展的潜力从未像今天这样巨大。

富人和穷人越来越面临共同的问题。我们全都正在面对农业保障、传染病和慢性病的全球传播,以及开发低碳经济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挑战。

尽管富人和穷人将采取不同的方法,共同的问题将拥有共同的解决方案的基础,特别是在科学技术方面。

与此同时,有更多的新技术可以迅速而容易地转化成富人和穷人都面临的问题的解决方案。例如,生物技术已经为穷人带来了改良的作物和新疫苗。由于它利用了基本的遗传与分子过程,它也可以很容易地用于作物和穷人的疾病。

如今生物技术的进展更少依赖于我们对特定物种积累的知识的少量进展。相反,我们可以迅速理解并研究新物种的有用特征,方法是利用基因组以及和其他物种类似的生理学过程。

而且新的纳米技术、能源、信息和通信技术比以前的工程技术更加灵活,因为它们对现有基础设施和大工业的依赖更少。

信息通信技术的迅速发展也正在让所有国家都更容易参与科学创新——也更容易让利益攸关方和获益者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超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历史界线。

优先事项


共同的挑战、可分享的技术以及传播和合作的更大机会——它们都是最近才出现的趋势——极大地增加了科学创新驱动有效发展的机会。

但是采取什么行动才能最好地确保这些新的机遇并加速发展?从我们加起来一共80年的国际发展工作经验出发,我们提出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政府的5个优先行动。

赋权

首先,要为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赋权,从而研究促进发展的科学创新。我们的最优先事项是投资发展中国家的科学。这就意味着让优秀的科学课程进入学校,支持大学设立本科和研究生的科学课程,并帮助大学和政府研究机构为有才华的科学家提供有吸引力的职业道路。

资助科学的发展机构必须离开向个人少量发放短期研究资助的方式,开始为国家科研资助系统提供资金,让当地的研究机构能够驱动更长期的研究项目。

系统


第二是加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创新系统。需要这种系统从而把科学家、企业家、管理者和其他利益攸关方集合起来,从而支持并提供研究及其收益。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帮助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通过南北和南南研究合作,从而参与到全球创新系统中。这些伙伴关系必须变得更加公正,并且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赋权,通过提供更长期的研究、发表和建立研究团体的机会,支持他们在国立研究机构的事业。

可获取性


第三是确保科学促进发展可以获取新技术。这就需要对国际公共产品(IPGs)的持续而充足的研究。

这意味着各国政府和捐助者必须支持把重点放在发展中国家问题上的研究机构,从而生产IPGs,诸如植物基因组序列。但是这也意味着与私营部门结成富有想象力的伙伴关系,让促进发展的研究获取专利技术。

基于结果

第四,研究的设计和提供必须以形成影响为目的。这就意味着建立以结果为基础的研发框架,确保科学研究的结果和成果有效减少贫困并促进福利。它也意味着要求利益攸关方帮助提出研究问题,从而让它们准备好参与执行、应用和扩大研究结果和成果的规模。

这种方法将鼓励开发出适宜技术,利用国际和本地知识,以及科学的传统平台和新平台。

提高知名度

最后,需要在发展中国家政府内部提升科学的知名度。应该帮助决策者理解投资于科学创新如何能够服务他们的国家的减贫和经济增长议程。

这包括证明支持科学教育和研究能够帮助社会,以及证明独立的科学学会和顾问团体可以帮助政府做出更知情的国家和国际政策决定。

这5个优先行动将帮助科学创新促进国际发展。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可能促进或妨碍进展,包括良好的治理、基础设施、经济发展与和平。科学可能无法提供促进发展的成批解决方案,但是它可以——也应该——为此做出有价值的贡献。

Gordon Conway 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国际发展教授。

Jeff Waage是英国伦敦国际发展中心主任、伦敦大学东方及非洲研究学院的教授。

这个观点文章是根据2010年1月由英国发展科学合作组织出版的这两位作者的新书《科学和创新促进发展》的结论撰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