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营养是降低感染率的关键

营养研究人员Andrew Thorne-Lyman Wafaie Fawzi说,微量营养物质可以帮助应对疾病——现在是把知识转化成行动的时候了。

女性和儿童的营养不足是每年350万人死亡背后的原因。在发展中国家,营养不良导致了5岁以下儿童疾病负担的1/3以上。

营养不良能削弱免疫,而感染常常耗尽营养和能量储备,反过来导致更频繁和严重的感染。因此营养不良和感染以一种恶性循环共同作用,这种恶性循环让健康恶化,并且有时候能导致死亡。

这种循环在发展中国家特别常见,为麻疹、结核病、腹泻以及艾滋病创造了适宜的环境,常常伴随着灾难性的后果。

这个问题的一部分在于维生素和矿物质(微量营养物质)的缺乏比蛋白质营养不良更不被人们注意。但是它们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而且是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原因。

早期证据


把微量营养物质营养不良与传染病联系起来的证据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当时维生素A的“抗感染”属性获得了科学家和公众的大量关注。这种关注来自于一些研究证明了缺乏维生素A的动物和人类对呼吸疾病感染具有不正常的易感性。

其他一些早期研究表明了鱼肝油(维生素D和A的丰富来源)以及阳光(它可以让人体制造维生素D)成为结核病的常见疗法的良好前景。

但是对使用这些微量营养物质促进免疫的兴趣在抗生素推广之后就减弱了。直到20世纪70年代晚期,科学家开始认真地研究人类的微量营养物质和感染——这部分是由于科学家发现了缺乏维生素A的印度尼西亚儿童有显著更高的腹泻、呼吸系统感染以及死亡的风险。

我们如今知道了缺乏维生素A和锌对每年100万儿童的死亡有贡献。其他微量营养物质的缺乏,诸如缺乏铁、维生素B、叶酸、硒和维生素C、D、E,已知会破坏免疫系统的重要功能,而且常常发生在结核病和艾滋病等慢性感染的人们中间。

健壮


而且越来越多的研究正在揭示出应对微量营养物质营养不良在防止和治疗传染病方面有多么大的作用。

例如,临床研究显示,补充维生素A能平均减少学龄前儿童的死亡率达23%——然而,有一些人怀疑为6个月以下儿童以及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们补充维生素A的安全性和收益。

另一种挽救生命的前景很大的微量营养物质是锌。研究表明把补锌纳入到治疗之中可以让死于腹泻的儿童数量减半。

伴随结核病药物治疗的各种微量营养补充剂试验也取得了有前景的结果,它们减少了死亡率,并改善了治疗结果。它们对药敏结核病以及耐多药结核病的有效性需要进一步研究。

而且补充微量营养物质可能帮助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们。尽管发展中国家迅速推广了抗逆转录病毒疗法,艾滋病仍然是全世界传染病死亡的主要因素。艾滋病与结核病的联合感染很常见,而感染其中一种或两种疾病的人们缺乏多种微量营养物质的证据充分。

几项观察研究和随机化试验表明了每天补充多种维生素能降低艾滋病的病程,而且能显著降低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孕妇的出生体重低、流产和其他不良结果的风险。

补充微量营养物质提供了改善艾滋病感染者的健康的一种低成本方法——尽管它们当然不能替代挽救生命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

付诸实践


决策者和营养研究者认识到了微量营养物质干预手段是改善健康的具有性价比的工具。2008年,丹麦的发展智库哥本哈根共识中心把主要的经济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召集起来,提出了一份发展优先事项的清单。他们把微量营养物质干预作为40多个有潜力的干预手段的最优先事项。

一些捐助者和卫生界已经接纳了微量营养物质干预。例如,用维生素A治疗麻疹已经是标准的护理方法,而半年一次的分发维生素A胶囊的运动已经是许多国家的常规儿童生存项目的一部分。

然而,微量营养物质和其他营养项目的资金仍然低得不成比例。而把科学转化成现实行动的进展仍然存在变数。

例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都发出了声明支持把补锌和口服补液疗法作为治疗腹泻疾病的标准。

但是政策和项目的推广仍然缓慢,受到资金问题和建立国家政策方面的困难的阻碍。

而且一些微量营养干预手段——诸如为艾滋病或结核病患者提供的干预手段——仍然在等待进一步的证实试验或者尚没有人倡导它们作为广泛的干预手段。

微量营养物质干预手段提供了实现大量减少因为传染病导致的死亡和残疾的低成本策略,但是目前资金不足。资助者和发展中国家需要促进干预手段以改善营养,从而减少传染病的负担。现在正是把关于微量营养物质和传染病的科学研究发现转化成有效的大规模项目的时候。


Andrew Thorne-Lyman是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博士生,Wafaie Fawzi是营养与流行病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