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营养保障悬而未决

Suresh Babu.说,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营养干预,从而在经济危机时期保护脆弱人群。

食品得不到保障的问题获得了科研人员和捐助者的重视。但是营养保障(获取均衡的营养)的缺乏不那么被人们注意,它对于贫困人口的健康和经济发展同样具有破坏性。

营养不良导致的效应是明显的。缺乏维生素能让儿童的死亡风险急剧增长,缺乏维生素A和铁也和婴幼儿更高的死亡率有关。生命早期与儿童时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发育迟滞和贫血,这不仅会导致下一代的出生体重低,而且还会危害认知发育。

在子宫发育期以及两岁以前充足的营养对于智力能力具有关键作用,因为到了儿童入学的年龄,认知损失可能无法逆转。他们在成年后的学术成绩更差、生产力也更低。

数字正在增加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字,这次经济危机已经让营养不足的人数从1.05亿增加到了10亿以上——这大约是全球人口的1/6。

最贫困的人口受到的打击也最大。全球饥饿指数指出了8个国家——安哥拉、布隆迪、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吉布提、海地、利比里亚和赞比亚——对于经济危机最为脆弱,面临“警戒”或“极端警戒”的状态。

这场危机特别具有破坏性,因为它紧跟着全球食品与燃料危机而来,后者已经耗尽了发展中国家应对价格冲击的能力。随着这些国家如今更加与全球经济结合在一起,它们无法轻易地逃离全球不景气的影响。

健康饮食的代价太高

经济危机以几种方式增加了营养不良,从工作机会更少、收入更低到更加变化无常的商品价格以及获取食品受限。

确实,经济萎缩降低了食品价格,但是它们仍然比4年前更高——平衡的饮食变得越来越昂贵。例如,在危地马拉,由玉米饼、菜油、蔬菜和豆类组成的饮食的价格是仅仅由玉米饼和菜油组成的营养更低的饮食的两倍。

贫困人群通过转向食用不那么均衡的饮食、放弃卫生保健或教育、出售资产或减少饮食从而应对更高的食品价格——而营养不良就会增加。

例如,在孟加拉国,据估计,食品价格上升50% 将让女性和儿童的缺铁人数增加25%。

这场经济危机还很有可能减少农业投资和生产力,因为银行削减了向小农贷款。而农业生产力低下将让发展中国家过去30年日益依赖于食品进口的情况更加恶化。

例如,埃塞俄比亚是一个每天热量摄入非常低的国家, 87%的谷物和所有的糖依靠进口——而它的出口收益只能负担起进口成本的1/4。

对于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国家,进口能力的下降——由于更高的食品或燃料价格、更少的捐助者资助、出口需求的减少或外汇有限——可能对于营养保障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干预手段是有效的

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营养干预手段和社会保护政策从而指导它们度过目前的经济危机,确保营养保障并保护脆弱的人群。

干预手段包括学校供餐和发放食品补充剂,保护政策包括有条件现金资助以及农村雇佣项目等等。

促进农业生产力的长期举措,例如化肥补贴或农业研究与发展(特别是研发生物强化粮食作物或“气候防护”作物),也可以帮助降低发展中国家的营养不良的负担。

一些国家已经学习应对这一问题。2005年,干旱和作物缺氮让500万马拉维人依赖于食品援助。到了那年的10月,政府开始了一项农业补贴计划,从而为贫穷的农民提供折扣化肥和改良的玉米种子。仅仅在1年时间里,玉米产量就翻了一番以上,超过了全国的食品需求。两年后,马拉维成为了邻国的食品捐助国。

在埃塞俄比亚,免费发放食品援助以及以工换粮计划正在干旱期间维持营养。研究显示这两项计划都改善了儿童营养指标。

在墨西哥,一个有条件现金资助计划为贫困家庭提供了购买食品的资金,条件是他们按时上学和去健康诊所就医。一个能源补贴也有助于缓解获取燃料的压力。

有一些例子已经被证明可以在危机时期保护脆弱的人群。但是在实现食品和营养保障方面仍然存在许多限制。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否则就不可能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到2015年把营养不足的人数降低到不超过4.2亿人的目标。

Suresh Babu是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的项目负责人和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