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政策的核心是清洁技术,而非减排

来自全球发展中心的Nancy Birdsall和Arvind Subramanian说,气候谈判必须把重点放在改善获取能源服务,而非削减排放。

国际气候谈判陷入僵局,这部分是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过分忙于进行“指责游戏”从而决定谁应该削减排放、以及应该削减多少。

但是这组作者说,排放并非主要的问题。在发展中国家,数以十亿计的人们无法获得基本的能源服务。这组作者说,让这些人削减排放无异于“让他们从勉强生活倒退回中世纪”。

相反,气候谈判应该把重点放在改善发展中国家在不增加排放的情况下对能源的获取。这组作者说,这就需要清洁技术的革命性改进。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必须把公共资金投入到绿色能源研究中,这可能确保未来产品的价格,捐助者经常用这种方式开发新疫苗或其他发展清洁技术的方式。

各国必须达成一个为发展提供激励同时允许迅速传播这些技术的清洁能源全球知识产权体制。

关键的第一步是让谈判者离开设置减排目标的谈判。富国必须放弃要求发展中国家承诺减排的要求。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必须采纳排放强度的目标和对排放强度的国际核查,这可能为技术转移协议提供信息。

链接到《金融时报》的文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