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卫星可以帮助监测和管理非洲干旱

肯尼亚议员、遥感专家Wilbur Ottichilo说,利用卫星发现非洲正在形成的干旱的时机已经成熟。

600万平方公里的大非洲之角生活着大约2亿人。

在生态和环境方面,这个区域是高度不稳定的——超过60%的面积是干旱或半干旱地区,大多数国家的降雨量不规则,并且常常遇到干旱。

这些情况常常导致大面积的作物歉收,带来饥饿、营养不良、饥荒、大规模移民,以及在许多情况下的死亡。

即便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发生的灾难性和吸引报纸大字标题的饥荒尚未再次出现,这个地区几乎每年都会遭受严重的粮食安全危机,例如,在过去两年(2007-2009)中,肯尼亚遭遇了近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导致了粮食骚乱和严重的饥荒。

为了预测、监测和缓解这类灾害,我们需要迅速而连续的数据和信息采集。但是传统的方法对于受影响的大面积地区和适应全球变化的努力无效。

来自太空的援助

遥感可以提供帮助。卫星能在全球和地区尺度上迅速地不断以数字的形式收集数据。地球同步轨道气象卫星位于距离地面35786千米的位置上,几颗卫星能够一起观测整个地球,它们特别有用。

每颗卫星每15分钟收集一次数据。这些信息被用于监测变化的天气,比较季节趋势和预测大面积地区的短期和长期的降雨量。

这类数据可以提供一个关键的基准,从而据此发现未来的变化和在干旱发生前预测到它们。当与地理信息系统(GIS)和其他地理空间数据(例如人口密度)使用的时候,这些信息可以帮助衡量风险以及可能的影响。

空间技术和GIS技术被许多国家和地区广泛用于规划,然而在非洲大多数国家它们尚未被广泛采用。政界人士仍然不知道这些优点,因此各国缺乏制度能力或相关的政策和立法。

在根本上,高层政界人士和决策者尚未确信遥感对于干旱的预测和规划具有关键作用。这部分是由于几乎没有决策者拥有科学背景,而且他们大多数并不理解这项技术是如何运作的。

但是这个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有限的预算以及解决更多实际问题的需求形成了冲突的压力。考虑到这个选择,大多数决策者将选择资助一所新的小学而不是一座卫星接收站。

然而,没有可靠的、系统化的早期预警系统和管理灾害的地方和全国能力,定量地衡量它们的社会经济和环境成本或者早期预警可能带来的收益将仍然是困难的。

说服政界人士

必须让政界人士和决策者了解遥感技术对于灾害管理有多重要。

首先,这意味着科研人员必须与议会议员合作,证明遥感对于干旱预测的威力,并解释一个整合的早期预警系统将如何帮助他们的当地选民。

一旦政界人士加入进来,他们将需要建设制度能力。这意味着建立或加强有效管理灾害的体制。这些制度必须同时使用卫星数据去预测可能的问题并发现让农民获得早期预警的传播机制。

但是非洲大陆也有令人鼓舞的迹象。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于1975年建立的资源测绘促进发展区域中心(RCMRD)近年来已经获得了成功。设在肯尼亚内罗毕的这个中心为调查、测绘、遥感和GIS提供能力建设和顾问服务。

成本与可靠性

主要的挑战在于让各国相信卫星是一个重要的数据来源。而且,就在不久之前,这项技术一般而言还是很新而且昂贵的,需要重大的财政和人员投资。

但是到了2000年,遥感和GIS技术已经变得高度发达、用户友好而且相当便宜。在过去的6年中,RCMRD已经站在了在非洲推广遥感和GIS的前沿,它与美国宇航局合作为非洲建立了一个称为SERVIR的基于卫星的灾害早期预警系统。

SERVIR提供许多灾害的实时信息,包括干旱。这些信息免费在互联网上发布。

非洲的许多其它组织和机构如今也在为干旱和灾害管理提供卫星数据和信息,包括东非的政府间发展机构的气候预测与应用中心(ICPAC),非洲南部发展共同体,以及西非的AGRIMET。

我们拥有利用遥感促进干旱监测和缓解所需的许多基本工具。

设备和软件从来没有这么便宜过。卫星数据已经存在而且正在等着你来使用——两个重要的数据来源,也就是Meteosat第二代地球同步气象卫星数据和SPOT的植被数据都是免费的,而且是以容易使用的格式提供。自从2004年以来,欧洲联盟已经开始在非洲安装免费的接收站,从而让当地科学家可以从一系列卫星上直接获取数据。

人员能力也不是一个大问题——几十年以来,RCMRD已经培训了管理遥感数据的人员。

但是要让空间技术和GIS技术在非洲牢固地扎下根,我们必须尽快让政界人士参与,帮助他们建设制度能力并设计相关的政策与立法。

Wilbur K. Ottichilo是肯尼亚国民议会的议员,曾在2000到2007年间担任资源测绘促进发展区域中心的主任。